狂想曲,新曲~

作者前言,

開始前,我要先說,

這篇新曲,是新作品,說是取代原本的狂想曲,其實也不為過。

不過楊戀星的故事就在那裏了,不會改變也不會刪除。

那麼接下來,就是新曲的故事囉:)

 

新曲~1

 


「這件湖水藍的禮服是露背的設計,布料的質地輕巧不會很沉重,不知道小姐您還滿意嗎?」婚紗店的店員們正忙碌地替走出試衣間的女子整理著曳地的裙襬,但女子始終不肯給予一句回應的話語。

「小姐?小姐?」整理好裙擺的店員們一直等不到回應,才終於抬起頭注視著女子,而穿著一身華貴禮服的女子顯然早已不知道神遊到哪,她們只好輕拍她的肩膀,試圖喚回她的神智。

「嗯?」女子這才終於有了回應,但是她卻只是瞪著店員們……身後的方向,那裡站著一名高大的男子。

「您、您對這件婚紗滿意嗎?」努力地無視於女子的眼神,店員怯怯地問著。

五分鐘過去,女子始終不開口回應店員的話,但是瞪了半响,她的眼睛都痛了「試婚紗這種事情,可大可小。」於是這才終於啟唇,不輕不重的說出她踏入婚紗店後的第一句話,她的視線則始終瞪著男子。

但是男子始終噙著一抹縱容的微笑,不語。

再深呼吸一口氣,女子又道「再者,婚姻是一生的大事,可不是兒戲,更是要雙方都你情我願,並且接受親友們的祝福以及理解。」

聞言,男子輕聲地笑了起來,他的笑容陽光燦爛,兩隻眼睛的旁邊因此而出現了細細的紋路,顯示他平時也是個愛笑的人,他走上前,牽起了女子的手,深情款款地注視著她「寶貝,妳所說的事情我當然知道。再說了,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把這場婚姻當成兒戲。」

「天啊!」女子抽出自己的手,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然後繼續瞪著男子「軒轅泓,需不需要我提醒你,我們的認識只有十天時間,而且,你只是來台灣洽公的這件事情?」

「親愛的,我一直都記得,」軒轅泓對於女子抽出手的舉動並不在意,他只是笑了笑,繼續回答問題「我一直記得這十天之前,我對於來到台灣這件事情是如何的平靜,也記得在這十天之中,我是如何的對妳感到驚艷,並受妳深深吸引,更記得,十天之後的現在,我又是為什麼決定要迎娶妳。」

「……」相信任何一個女人聽見他這番話,就算是一個萍水相逢的路人甲,肯定馬上就點頭下嫁了吧?

 

但是那任何一個女人,可不包括我,桑璟薇。

今年二十八歲的我,是個獨立自主的堅強女性,以寫作為業,鎮日最常待的地方就是我工作的出版社,我不僅是名作家,也是一名專業的編輯;其餘時間則都在家裡寫作。

老家在台南的我,自大學畢業就獨自北上工作,生活圈簡單寧靜,不熱鬧,也不紛亂,而這個堅持要“迎娶我”的莫名其妙男人,則據說是一名在香港富有盛名的上市公司總裁,十天之前來到台灣洽公,但是第一天就因為體內的冒險因子而嘗試自己在台北街頭闖蕩。

說到在台北街頭闖蕩這件事情,就是我這個已經在台北待了將近四個年頭的人都不敢做的事情了,更何況他這個香港來的大總裁?也因此,第一天來到台北的他,理所當然的迷路了。

而我,很巧的那天脫離我的“宅生活圈”,帶著心愛的寵物出外走走,順便購物,也因此,撿到了這個迷路的總裁--。

 

「薇?」忽然,這個呼喚的聲音將我從思緒中喚回。究竟我這個隨時走神的習慣要到何時才會改?

我回過神來,才發現是他再叫我,我只好定下心神,深呼吸一口氣開口回道「好。你說的話,我相信了,也知道你對我的感覺,我相信我應該也有,不然不會答應天天與你見面,但是能不能給我時間,讓我想清楚一點?」

「好。」聽完我的話,他只輕輕點頭,表示知道了,但是隨後又開口「不過,相信這段“考慮期”不用太久,應該三天就好?而且我相信,答案應該不會與現在有任何變化。」他又露出那抹閒適的微笑,然後便轉頭向婚紗店的店員小姐道「那就不好意思麻煩各位小姐了,我們今天就先試到這裡,過幾天再過來了。」

聽完他的話,我唯一的反應只能是拋出他剛剛走過來時塞入我手上的戒指「……我去你的!」

然後徹底的無言了。

 

 

待續‧‧‧

 

嘛!話說這又是一場夢了~哈哈哈哈哈哈

話說,狂想曲~楊戀星那部分到底是怎麼決定開始的,

我還真疑惑。

不過故事的發想點我倒是還記得,

年少輕狂年少輕狂XD

是說,其實這篇和我最初最初的靈感已經走樣很多了=口=

(反正原本是夢,都馬亂七八糟的……所以我想了多一點的部分就在於要如何讓故事連貫)

嘛!反正,我現在的功力就是能掰成這樣(掰?)

接下來還有一些片段,其實整個故事起源,大概就有種閃電結婚的感覺吧XD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做這種夢,夢到自己閃電結婚就算了,對象還是香港來的=口=..

(是說年紀是瞎掰的哈哈哈~夢裡我幾歲我倒是~不確定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