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江博視角》

 

我有一個妹妹,她是我珍藏在手心的寶貝。

那是一張照片,相片裡的男孩高大俊帥,站在她身旁笑得十分溫和。嬌小纖弱的她,那怯生生的表情讓我覺得十分可愛。

 

「--小博!我的小博,還好你沒事!」婦人激動地摟著他。

他剛醒來,以往清明的視線,此刻模模糊糊的望著上頭一片的白。

 

「小博,你終於醒了……媽媽擔心了好久好久--」婦人坐起身,擦著眼淚。

「小真呢?」

「她?幸好她終於做了一件值得我們驕傲的事情,救了你。」婦人表情沒有剛剛的激動,只是淡淡地說著,就像在說那個孩子,並不是她的小孩一樣。

「她在哪!」江博瞪著她,他一直討厭死了她那不冷不熱的態度。

「太、太平間。」婦人被他突如其來的反應嚇到,但隨即旋過身,拿起蘋果準備切給兒子吃「來,你躺了這麼久,先吃點蘋果,等醫生檢查……小博,你在做什麼!你還不能下床啊!」她忽然間焦急了起來,因為江博掙扎著要下床,連忙放下手上的刀和蘋果。

「走開!」他伸手揮開了母親,一跛一跛地走出病房。

「太平間在哪?」隨手抓住一名護士,用幾乎與咆嘯無異的聲音問著。

 

「小真……」他顫抖著手,拉開了冰櫃……然後伸手拉開層層的袋子,望著裏頭冰冷而蒼白的人兒--。

「小博,你怎麼了!別嚇媽阿--」婦人焦急地尾隨在兒子的身後,跟進了太平間

太平間那比醫院裡任何一個地方都還要寒冷的氣氛,讓她忍不住的瑟縮著肩膀。但是此刻,她也不了解,到底是因為兒子那與過往完全不同的脾氣,還是因為低溫?

想起了兒子失控的推開自己,咆嘯著逼問護士,然後又來到太平間,憤怒地問著守門人,這樣的兒子,她好陌生。

「妳出去。」江博指著門,對母親說著「妳在這裡吵鬧大叫只會吵得小真不能好好地睡,也只會讓小真不開心!出去!」他站起身,將母親推出太平間外。

「小真,她被我趕出去了……妳不要害怕,快睜開眼睛看看哥哥吧!」江博回到放置妹妹的冰櫃前,望著她仍然沒有血色的臉,和緊閉的雙眼「呵……我都忘了……妳最怕冷了呢……」

江博忽然抽噎起來,然後是一陣失控的大哭……半响,他回過神來,望著妹妹仍然緊閉的雙眼「讓妳看笑話了,哥哥真是的……竟然哭了呢--」

他停止了大哭,但是眼淚卻還是不斷的落下,他閉上眼睛「神啊,我從來沒有信仰,但是如果您真的存在,那我請問妹妹她做了什麼事情?要讓您狠心的收她回去?」他喃喃的念著,聲音破碎而又讓人傷心。

一聲大過一聲的逼問與自責在太平間裡回響著,直到他頭上和腳上的傷口因為他一陣胡鬧的舉動,而又開始滲血,使得他痛昏倒地前,他還是不斷地問著「神……」

 

*   *   *   *   *

 

「江博。」一道帶著溫暖的暈黃色光芒,在江博的床邊閃耀著,隨著光影,一個聲音溫和的呼喚著。

他終於還是因為昏厥被人發現而帶回病房裡。

 

「誰……?」他掙扎的動了動,然後睜開眼睛。

「我是你昏迷之前,一直喚著的神。」

「神?請問尊貴的神有何指教?」他冷哼著。

「我知道你很擔憂妹妹,這樣吧!我手下的七名死神,正好奉我的命令到了人間,我允許你找一人照顧江真。」

「呵……我連妹妹都看不見了,何況死神呢!」他自暴自棄的笑著。

「那麼,我就決定由暴怒幫你吧!」神不理會他的自暴自棄,兀自下了決定「至於你的妹妹,她還在原地,等人指引她方向--」說完,光芒消失了,病房內又恢復黑暗冷清。

「小真……」江博握緊了手,手裡是一對耳環,那一天,他要買給妹妹的禮物。

 

*   *   *   *   *

 

出了院的江博,先是回到出事現場,他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象。

僅剩半截的電線杆旁,一個身穿著深藍色水手服的女孩,正抱著膝蓋靠坐在電線杆旁,一頭黑亮的長髮飄著盪著。

周圍路過的人卻不會多看一眼。

 

「小真。」他情不自禁的喚出聲,然後,見到了女孩顫動了身體,怯怯地抬起頭來。

他笑了,車禍後第一次露出笑容。

找到了妹妹,他還有另一項“任務”,那就是找到神所說的死神……但是沒想到--

「江博?」一道略顯低沉的聲音在他的頭頂上出現。

江博抬起頭來,望見一到全身黑衣的少年飄在半空中「你是死神嗎?」他脫口而出。

「是,我是死神,暴怒的獄。」少年略為詫異,但又馬上開口「時間到了,該跟我走了。」

「我?」江博聽著少年的話,想著是不是他誤會了什麼?但是卻也沒有多做思考,馬上就開口了「死神,請答應我一個請求。」

 

我想,把成為一抹幽魂後,無法開口的妹妹,交給眼前這個狂傲的少年,也許是個壞主意。

但是神既然給予了這樣的恩賜,那麼對於妹妹,應該是件好事吧?

 

*   *   *   *   *

 

從小,江家有兩個孩子。

出色的大哥,和樣樣平凡的小妹。

「好棒啊!我們家小博又考了全校第一名!」媽媽興奮地放下了手裡的炒菜鍋以及鍋鏟,雙手只是隨便的在圍裙上擦了擦,就撲過來抱住我。

第一秒,我本來厭惡的想要推開她……但是手都還來不及動作,我身旁那溫柔的她,就率先做出了反應「媽、媽媽……好香噢!妳在煮什麼?」

「沒什麼,就炒些菜而已,小搏,你先上樓去洗澡換衣服休息一下,然後下來吃飯了吧!媽媽煮了很多你愛吃的,還烤了蛋糕唷!」母親聽見妹妹的話,只是不冷不熱的問了聲,而後又走回廚房去「小真,妳也是阿!別只會站著,趕快回房間去,有時間在這裡發呆,不如多念點書,多向哥哥學學嘛!」

「好、好的。」江真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望著哥哥「哥,恭喜你考了全校第一。」

 

*   *   *   *   *

 

叩叩--「小真,我進來囉?」江博輕輕地敲了妹妹的房門一下,然後就直接推開進入。

「……哥!」望著突然進入房內的兄長,江真緊張地把手上的東西全往背後塞去。

環視著妹妹的房間,江博忍不住要嘆氣,床也好,床單也罷,書桌檯燈等,整間房裡的東西,全都是自己這裡不要的或者用久了的淘汰品,房內幾乎一絲女孩子的味道也沒有,真要說有的話,那便是那個坐在床邊的地上,正瑟瑟的發抖的女孩了吧?

但是瞧瞧,她身上那過於寬大的衣物,不就正是自己上一季淘汰下的舊衣嗎?

 

「哥哥……怎麼了?」江真怯怯地站起身,走到哥哥旁邊扯著他的衣襬。

「妳不是說最近數學和生物都看不懂嗎?我來替妳解謎了。」江博溫和的揉著妹妹的頭,弄亂了她一頭長髮。

「嗯!那我去拿課本--」江真聽見哥哥的話,馬上衝回書桌旁找課本。

江博走到剛剛江真坐著的位置坐下,右手稍微往後摸索了下,馬上就找到剛剛她急忙藏起的東西「畫冊?」他悄悄地翻了幾頁,震懾於畫裡那豐沛的情感以及細膩的筆觸--。

「不可以看啦!」江真回過頭來,望見哥哥拿起自己的畫簿,緊張地衝上前搶回來。

「我看看又沒關係。」江博哭笑不得地問著,兩人從小到大有什麼祕密沒有分享過的?

「不行……就算是哥哥,也不可以--」她抱緊畫冊,小貓似的抗議著。

「好吧。那麼快點翻開課本吧!」江博笑著轉移話題,心想,反正以後時間多的是。

「好……」江真先將畫冊放到隱密的地方藏起,然後在緩步走到哥哥旁坐下,翻開那本有點破舊的課本……不用說,這也是江博用過的舊書。

「唉~~」望著課本,江博有些難過地抱住妹妹「對不起--」

「哥哥?」她不解的偏著頭。

「我就不懂。」江博忽然冷哼起來,嘲弄的把玩著課本「一樣都是爸媽的孩子,為什麼就要這樣差別待遇?他們難道連給孩子買件新衣服、一本新書都捨不得嗎?」

她搖搖頭,傻氣地笑著「這樣,就可以用跟哥哥一樣的課本,學習哥哥學過的東西……整個房間裡,都是我最愛的哥哥的影子。」

 

那天起,13歲的我決定要讓妳得到,從來沒有從爸媽那邊得到的寵愛,就由我來。

 

*   *   *   *   *

 

「欸,江~博~!」遠遠的,一個男孩眼尖的發現從首飾店走出的高大身影,一邊狂奔一邊喊著。

「幹嘛?」江博瞪著他,怪他破壞自己的好心情。

「好奇你剛剛去哪裡啊!」鄭威遠,江博的死黨,國中同班三年,高中也同班邁入第三年。

「買禮物。」

「又送妹妹啊?」鄭威遠笑的奸詐,揶揄問著「我說你啊,每年都送~~該不會你是想……來段禁忌之戀之類的吧?」

「不干你的事吧?」江博白了他一眼,他只是十分寵愛自己的妹妹而已,才沒有他那樣淫邪的念頭。

「哦~~~」鄭威遠拖著長長的尾音,不是很相信,但是此刻他對於禮物的好奇更強烈「那讓我看一下你送什麼嘛!國一送手套,國二送圍巾,國三送毛帽,高一送了一條項鍊,高二送了一條手鍊,高三能送什麼呢~~」說著,他已經伸長了手去搶。

「走開!」江博急忙拍開他的手,可是不死心的鄭威遠馬上又伸出另一支手,就這樣一來一往之間,他手上那精緻的禮物盒飛了出去……「該死!」

江博馬上衝到馬路上撿起來,他心急地打開盒子確認裏頭的物品有沒有損壞,抬頭正想瞪著好友。

卻看到了前面兩抹身影,是兩個身穿著深藍色水手服的女孩子。

 

黑髮的那個漂亮女孩緩緩的走著,長又直的柔軟秀髮隨著她的每一步晃盪著,深藍色的制服,將她白皙的肌膚映襯的更加白嫩。

那是他的妹妹,他可愛的妹妹。

他失神的想著,全然忽視自己正身處在危險的馬路上。

啊!妹妹看到他了……他看見妹妹因為發現自己,而露出的笑容。

下一秒,他看見妹妹原本還有些紅潤的臉蛋蒼白了起來,她狂奔,用著不可思議的速度來到自己身前,奮力一推--。

 

吱---刺耳的煞車聲在耳邊響起,他的頭好痛……視線變得有幾分模糊,禮物呢?他焦急地找著身上,發現那個深藍色的盒子在自己不遠處,但是已經因為摔飛出去而打開來,露出了裏頭一對鑲著藍色碎鑽的耳環,小巧的天使翅膀造型,一定很適合妹妹--他想著,笑著往前爬幾步,撿了起來。

剛剛妹妹在這吧?他要親手為她戴上。

妹妹呢?他用力的左右張望著,卻發現自己不是很能隨心所欲地動著,然後,他看見了前方……那衝向電線杆以及撞毀了圍欄才終於停止的卡車。

有一抹藍從車輪底下露出,然後是刺眼的、大片的紅--。

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一跛一跛地走向前,不可置信地望著在車輪底下的妹妹,她微弱的喘著氣,但是水靈的大眼定定地望著自己前進一步,兩步,三步。

她的視線終於看得清楚。她笑了,一如以前一樣,淡淡地溫柔的笑著,輕輕地說著「哥哥沒事,就好了--」

 

然後,他就這樣望著她,永遠閉上了眼睛。

 

*   *   *   *   *

 

將妹妹託付給死神後,我的心裡還是一樣的沉重,還是一樣的空洞。

少了妹妹的調劑,我一天到晚和父母吵架,家裡的氣氛一天天沉重,少了妹妹恬淡的笑容,和傻氣的話語,那壓抑不住的沉悶全都爆發了。這樣也好。

一如妹妹離開我後,我又來到當時的車禍現場。

卻忽然聽見妹妹的聲音,疑惑地回過頭,是她又回到了我的懷中。

可是,她昔日的好友卻冒了出來,說盡了難聽話……可是,我的眼裡只有小真,她柔柔的說著,望著那個張雨恬的眼裡,只有知足的笑容「至少,我們以往的時光裡,是快樂的。」

 

「妳啊,總是這樣溫柔,明明自己該要有的權利,卻總是鬆開手讓它溜走--。」我望著這樣笑的傻氣的妹妹,也笑了起來,不捨的淚水終於滑落,因為我知道,她長大了,終於,即將要離開我了--。

 

「哥哥,要笑喔!我不在你的身邊後,要記得時常微笑噢!不然媽媽和爸爸會擔心的……」江真又笑了起來,一樣是那麼恬淡的笑容。

我忍不住地問了最後一個問題,她卻露出最甜美的笑容,說著「我最愛哥哥了!」還感謝我找到了最好的人陪伴她--

 

再見了,我的妹妹……

 

 

《全篇完》

 

不知道是哭點過低還是怎麼一回事,

但反正我寫這篇時,

跟著哥哥哭了幾次(尷尬...)

 

嗚嗚嗚~小真好可憐噢!!!!!!

可是她跟死神成為一對應該會比較幸福吧?

沒有提到的是,神之所以會要祂的七個死神到人界執行任務,

那是因為祂希望他們能夠找到可以互補的搭檔,

現在來看,暴怒的搭檔是溫和的江真,

應該不錯~哈哈哈

但是我應該不會繼續寫七死神的愛情(?)故事。

 

噢!對了,寫太平間那裏時,

我一直覺得痾……好難形容,

所以寫的都是自己的感覺這樣,

(以往遇到有點困難的部分都會上網GOOGLE一下,可是這個題材太..敏感,我怕會嚇到自己=口=)
((所以就....自己形容!!!!不像就不像!!!!因為我抖得好慘><)) 

 

說起來,這篇故事也不知道怎麼來的(聳肩)

也許純粹想大肆虐待角色們吧!哈哈哈哈哈哈

 

話說世上真的有這樣的父母嗎?

應該有吧。

不過如果是真實存在的,至少可以確定,

孩子應該不會像江真和江博一樣,相處融洽才是(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