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8

 

早晨的陽光朝氣十足的灑在三樓的大房間裡,大床上並列的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有了動靜。

「嗯~~唔~~~」首先是欣容,她一雙愛睏的眼睛都還沒完全睜開,便坐起身來,用力的伸了伸懶腰。

「嗚……早安~」而後是因為陽光太過刺眼而被亮醒的亞未,也在眨了幾下眼後,跟著醒來。

「哈呵~亞未早安~~」欣容打了個呵欠,也回以一聲招呼。

「嗚~今天醒太早了……」亞未揉著眼睛,喃喃的念著。

「可不是嗎?現在竟然才六點~」欣容走下床,略為伸展著四肢,做著簡易的早操。

亞未掀開被子,站起身來,卻忽然雙手撫著肚子道「唔!可是我肚子餓了~」

「哈~我也是……趕快刷牙洗臉下樓吧!雨晴一向早起,說不定熱騰騰的美味早餐已經準備好了!」一想到雨晴所煮的營養餐點,欣容嘴角的口水就差點滴落,她連忙回身將床上凌亂的被褥整理好,然後搶先衝入浴室。

「呀!等等我--」亞未也當仁不讓的跟著擠進浴室。

星期二的早晨於是就這麼熱熱鬧鬧的開始了。

 

*   *   *   *   *

 

「咦!」欣容一馬當先的踏入廚房,卻發現別說是餐點香氣四溢的味道,就是人也沒看見。

「呀--好痛!」跟在欣容後頭的亞未煞車不及的撞上了她,撞疼了鼻子,身子卻跟著往後摔去,眼見與大地親吻的疼痛即將來襲,使得她不由得痛呼了起來,不料,等了兩分鐘,預想中的疼痛沒有傳來,卻聽到這一聲訕笑。

「冒失鬼。」

「你!」藉著來人的扶持站穩了的亞未沒有感謝,反倒指著他的鼻子「臭陽一,你說什麼?」

「沒辦法啊!我只是看某人實在太笨手笨腳了,情不自禁的說出口而已嘛!」陽一雙手一攤,表示無奈。

「什麼!你一定要跟人家吵架才可以嗎?」於是這對小情侶每日的例行公事,吵架,又再度的上演了。

「停--!」看不下去的欣容只好搖搖頭,站出來,打斷兩人的爭執「你們不覺得,這樣一個早上,應該是要做點有意義的事情才行嗎?」她皮笑肉不笑的問著。

「可是欣容,妳都看到是陽一他先--」

欣容直接打斷了亞未的話,她將頭湊向她,微笑著問「但是你們難道不覺得,這個早晨要先把肚子餵飽才是最重要的嗎?」

 

「呃……」趁著陽一呆愣住,亞未立刻狂點頭。

「但是我五點半晨跑回來到現在,雨晴都還沒出現。」亞望也踏進廚房,皺著眉頭說著。

「真的嗎?雨晴會不會出什麼事情啊!」亞未聽見自家哥哥的話,馬上緊張的胡思亂想起來。

「應該是不會--」欣容不確定的說著,接著她環顧了站在廚房的幾個人「陽一、亞未、亞望,咦?光一呢?」

「老哥?」陽一跟著回頭望了一眼,發現一向早起的哥哥也不見人影「怪了,他不是六點多就會準時出現在這裡看著雨晴做早餐的嗎?」

「兩個人都不再,該不會約出去吃好料的吧?」欣容開玩笑地問著。

沒想到這一說,所有人不約而同地狂點頭「搞不好是勒!他們倆個最近越走越近,我說該不會是趁機會跑出去約會了吧!」

「我隨口說說的啦!雨晴她身為學生會長,哪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啊!」(話說出去玩和學生會長有什麼關係呢?作者問)

「那他們倆人會去哪裡啊!」亞未緊張的問著。

「總之我們還是先把房子找過一遍吧!」亞望冷靜的說完,離樓梯最近的他馬上走上樓「先從光一的房間找起!」

 

乓乓乓--一群人跟著亞望的腳步,馬上往樓上衝去,直接來到了光一的門外。

叩叩叩--亞望輕輕地敲了幾下門,但他身後的陽一卻連敲也不敲的就轉動門把,將門推開「老哥,你知不知--」

未竟的話語,就這樣在嘴邊凝住,時間,彷彿就這樣凍結了--。

 

呆愣了兩秒鐘,陽一十分順手的又將門關上,回過頭對著三人道「我想我一定是沒睡醒所以出現幻覺,我回床上躺躺--」

「難不成幻覺還有四個人一起看見的嗎?」亞未沒好氣地問著,她回頭望著欣容「既然知道雨晴在哪裡,那我就放心了許多,容,我看時間也快來不及了……我們先下去弄早餐吧!」

 

然後,她就牽著還傻愣著的欣容下了樓--。

「咕--」用力的吞嚥口水,陽一望著亞望的臉,僵硬的問著「現在,要怎麼辦?」

「還、還能怎麼辦啊?當然是趕快把你哥叫醒問清楚啊!」莫名的,雖然他也擔心吵醒某人會有什麼危險,但是對於此時此刻眼前房間裡的情向,不禁的有幾分好奇和興奮。

「那、那我開了噢!」陽一怯怯地伸出手,然後一咬牙,在視死如歸的心情下,將門拉開。

 

「嘖嘖,睡的還挺熟的!瞧瞧,這手還抱的真緊!」與陽一的緊張相反,亞望已經拋開了一開始的擔憂,研究慾十足的走到床邊觀察著。

只見偌大的床上,高大的境佔有慾十足的攬緊了天藍的肩膀,而與境相比,嬌小許多的天藍則小鳥依人的在他的懷裡安睡。

兩人靠得緊緊的,但是平時感覺十分敏銳的境此時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沉沉的睡著。

「欸!亞望哥,你就別鬧了……還是趕快幫我想想,現在要怎麼把老哥叫醒啦!」

「我能有什麼辦法啊!」亞望雙手一攤,無能為力的反應清楚的寫在臉上。

「少來了!唯一可以把熟睡的老哥叫醒的,除了危險,就是你了啊!」陽一快要崩潰了,自己還記得在日本,多少次要把自家老哥喚醒,是多麼的可怕--。
睡眠不足的境,可是一顆不定時的炸彈啊!

「可是來到台灣,吃好住好的,我生疏許多欸!」亞望微笑著望向陽一。

「可惡!你休想把問題丟給我自己想--。」

亞望掙脫開陽一拉住自己的手,隨即轉過身踏向門口「不如就下去告訴兩位小姐,問問有什麼辦法可想好了。」

 

「哥,他們醒了嗎?」將裝滿了三明治的盤子端到桌上,亞未望見哥哥走下樓梯的身影,馬上開口問著。

「叫了!費盡九牛二虎的力道,但是他們就像是昏迷一樣,沉沉的睡著。」亞望說得十分認真,就像自己剛剛真的這麼做一樣。

「噗--!」跟著下樓的揚一正喝下一口水,卻因為他一番話而噴了出來。

「呀!陽一你髒死了!」被噴個正著的亞未氣得衝上前拼命捶打陽一。

「那現在怎麼辦呢?」端著榨好的果汁的欣容也走到餐桌旁,皺著眉頭問著。

 

*   *   *   *   *

 

相較於樓下四人的煩惱,樓上的兩人此刻正--

「唔--嚇!」隱隱約約聽見什麼吵雜的聲音,天藍緩慢的掙開那雙美麗的眼睛,沒想到映入眼簾的卻是境放大版的睡臉。

「……唔……早。」因為天藍的抽氣,境微微一動後,也跟著醒來,但是卻仍有幾絲睡意的他,看見天藍就在自己懷中,嘴角一勾,帶起了一個俊魅的笑容,低頭輕輕的在她頰邊一吻。

「你……我……」被境如此自然的反應嚇到,天藍一時說不出話來,隨即又像是想到了什麼,拼命的掙扎著。

「怎麼啦?」天藍越是掙扎,境卻笑得更開心,手摟的更加用力。

「討厭!你放開我--」天藍咬著下唇,克難的抬起兩隻手,推擠著身前的胸膛。

「不要~」不料,卻引來境如此無賴的拒絕,但是境看著懷裡的人兒如此的抗拒,甚至使力到白皙的臉蛋都紅了起來,只好嘆嘆氣,稍微鬆開「怎麼了?好端端的硬要掙開--」

「你還問!」掙脫成功的天藍坐起身,低視著仍躺著的境,嘟著嘴問「我問你,你這樣抱過多少女孩子睡覺?吻過多少在你懷中醒來的女孩!」

「噗!哈哈哈哈哈哈--」聽見天藍的話,境沒有回答,反而大聲笑了起來,但望見她已經惱怒的準備下床,他連忙起身並伸長大手,將人再度撈回自己懷裡,但是再回到自己懷裡的女孩卻撇過頭,不看他一眼「生氣啦?」

「哼!」天藍冷哼一聲,反正也掙脫不開……她索性由著他抱。

「好啦~別氣了……」望見她的反應,境欣喜的俯身又吻了吻她的臉頰,才一臉認真的表白「我發誓,這輩子活到現在,唯一在我懷裡睡著的女孩只有妳--」聞言,天藍驚詫的回頭望著他,卻見他再無辜不過的繼續說著「所以,會在我懷裡醒來的也只有妳,自然只吻過妳。」

聽完他的話,天藍忽然間回不出話,但是悄悄地紅了起來的臉蛋,足以顯見她的羞怯,以及喜悅。

 

 

待續...

 

然後,我很高興的說~

 

他們終於一起睡了!(揍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瘋了)

身為作者,真的不得不說,看著筆下的孩子們開始談情說愛,

其實是有那麼一丁點得覺得礙眼(無誤)

畢竟我孤家寡人都這麼久了是不是!

唉~不過又是因為現實生活裡少了這一味,於是就只好安排自己的孩子在以前放閃光,

(所以我說寫著這種故事對單身者而言根本是自虐阿自虐。)

可是卻樂在其中,樂此不疲XD

 

阿嗚~話說到為了想起這個一起睡的一開始

(話說這橋段就沒有別的稱呼了嗎?)

我還回頭去翻了連留在文件夾都覺得很汗顏的早期版本,也就是戀音。

重看了一遍最舊的版本,真有種"這什麼碗糕"的無奈感。

所以我不得不說,改了雖然亂了很多,但是我更愛這版本裡的角色們XD

 

初版的我也喜歡就是了,但是只會有種讓我,這孩子還沒長大啊!的無言感XDD

(所以才會有當初那個連存都不想存就刪除的故事阿阿!!)

是說幸好有E-MAIL版本的,不然這下子,這篇的梗就沒有了XD

唔唔~不過這個梗寫完後,我就有點無辜了~

不知道接下來要繼續寫哪裡,所以繼續校慶好了!!

(要不然妳是要拖多久才要把校慶過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