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9

 

 

 

「天。」日推開門,緩步踏入已經將所有的窗戶以及深色窗簾全部拉開來了的巨大臥房裡,順利的找到了站靠在落地窗前對著夜景發呆的雙胞胎兄弟。

「……」只是,天卻沒有任何回應的話語,只是一個兀自沉溺在自己的思緒之中。

「仔細想來,我們兄弟倆的命運還真是多舛?」日一點也不在意天的沉默,輕笑著站到他的身邊「從小,爭著爸媽的寵愛,來到這裡後爭著當第一,從遇到天藍開始,便一直爭著誰能夠站在她的身邊--」

自己的一番話也不知道天是否有聽進去,日聳聳肩後繼續道「不過沒想到……小天藍一夕之間拋下了我們,選擇了其它的人。」

日側過身子擋到了天的面前,咧開的嘴角代表了他今晚的好心情「不過,不管怎麼說……小天藍終究是回到了這裡,我們的身邊,不是嗎?」

 

「……但是,你我都知道……她們這一次的回歸,只是為了最後的分別--」天終於還是開口回應兄弟的話,只是語氣十分的沉重哀傷。

「我知道啊!那種事情--」日眨了眨眼睛,挺起身子與天的視線對齊「不過,時間畢竟還沒到,小天藍的想法……我們誰也不知道,不是嗎?」

「阿阿……多羨慕你這麼豁達的想法--」天淡淡的扯出一抹笑,有幾分的嘲弄。

「笑著是一天,哭也是一天,與其煩惱下一秒是不是要哭,不如這一秒先大笑。」日又露出一抹燦爛的微笑。

「好熟悉的一句話……」天也露出了笑,與日的陽光燦爛不同,是極為謙和包容的溫暖笑容「不過我記得告訴我們這句話的天藍是這麼說的……」

“無論有多少難題在前面,你可以一笑置之,或者耍賴大哭,但無論如何的困難,一天就是一天,不會因為今天困難、明天簡單,就少了三個小時,所以我與其在這裡苦惱要為了已經造成的錯誤而哭,不如在下一秒想出了方法而大笑。”

 

輕輕閉上雙眼,天還依稀記得,那個小女孩的臉上帶著前所未見的自信表情,嘴角的一抹沒什麼誠意的微笑十分的吸引人,面對眾人十分苦惱的錯誤,她只是輕描淡寫了這一句話……然後果然就在下一秒裡,成功的解決了眾人苦手三個小時以上的難題。

 

「好吧!既然是妳,那麼結果如何……都好。」想起了那個給予自己光明的存在,天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即使最後面對的是死亡,也甘之如飴了。”

 

*   *   *   *   *

 

「睡不著啊?」在偌大房間的小小客廳裡,薩恩動作輕巧的躍進圓形沙發裡,與皺著眉頭狂飲紅酒的萊兒對望一眼。

「……妳不也是?」扔過一支酒杯,萊兒沉默了一會兒才接話。

「真不知道什麼才是激怒老大的最後一條線。」薩恩搖晃著裝了八分滿的杯子,透過裡頭深紅色的液體苦笑著「別人不知道,但我想妳的感覺應該跟我一樣--」

「是阿……我隱約的知道,老大說要回來……不過是因為我們兩個罷了……」萊兒沒有薩恩的猶豫,仰頭飲盡了杯中的液體,再斟滿一杯後,才又道「說要回來解決所有的事情,不過其實情況根本還沒到需要老大出手的地步。」

「是啊……我們的老大,終究還是……一心保護著我們。」薩恩傾倒杯子,望著液體盡數流在地上,卻很快的被設施裡裝置的自動清除系統弄的一乾二淨「我們啊……好像看在老大的眼裡,一直都是這樣子……無論裝了什麼在裡面,總是轉眼就空了。」

「這種話我怎麼聽怎麼感覺不爽。」萊兒晃了晃酒杯,砰的一聲放下「怎麼樣我也是一支滿滿的酒瓶!才不是裝載的杯子!」

 

「萊兒聽了不開心……難道我就高興嗎?」一道聲音加入了兩人,隨著聲音出現的,是一道美麗的身影,來人俐落靈巧的躍入沙發內,這個正坐在兩人對面的,正是被談論的對象--天藍。

 

天藍姿態優雅的取過酒瓶,也為自己斟滿了一杯,淺啜了兩口才嗔罵道「你們兩個還讓不讓人睡。」

「哈哈……」萊兒尷尬一笑。

「少來!我雖然七年沒睡這房間,但是還記得那幾面布簾都是特殊處理過,絕對遮光和隔音,哪裡會吵到人了。」薩恩白了天藍一眼,語氣有幾分不馴。

 

「唉……其實我也不是一直對這裡無動於衷--」對於薩恩的調侃微微一笑,天藍沒有對此表示回應,反倒開口說起了自己的想法「嗯?要從何說起。」

「其實七年間,我對這裡不是一無所知。雖然說要避開以及切斷聯繫、資訊來往……不過知己知彼嘛--所以這裡的狀況,至少該清楚的,我還算了解。」

「那怎麼--」薩恩愣了愣,馬上反問。

「我知道!當你們知道這裡的“恢復”,會馬上回來摧毀。」天藍打斷了薩恩的話,接著說下去「所以我沒有讓你們確實了解這裡的狀況--」

「說起這七年間的希塔多嘛……至少我明裡暗裡觀察過,沒有像我們最後那四年一樣,有任何偷搶拐騙孤兒回來的情形。」天藍喝光了紅酒,將杯子傾向前,萊兒自動自發的為她斟滿第二杯「雖然那種將任何有資質的孩子都納為己有的情形沒有了,卻多了更多與自取滅亡無異的實驗。」

 

「還記得“方塊五”嗎?」天藍悠悠的道出一個久違了的稱呼,那是某場失敗了的實驗。

「當然啊!那種莫名其妙的病毒--」萊兒撇了撇嘴,有幾分不置可否,隨即又瞪大眼睛「你是說他們!!」

「方塊五阿……那是誰無意間製造出來的東西?」薩恩露出了回憶的表情,刻意用著輕快的說著「我記得研究出那東西的好像是第三實驗室?」

「是的。所以我們當時第一個轟掉的地點就是第三實驗室。」

「……還有第四宿舍。」萊兒小小聲的提醒著。

「那些年裡,最讓我們無法忍受的,就是第四宿舍的孩子們,全都被方塊五感染……才幾歲的年紀--」天藍閉起眼睛,當年的慘狀就好像又在眼前重演。

 

「……阿阿……嗯--」曖昧的呻吟聲從半闔的的門扉傳了出來,碰巧經過的三個女孩訝異的停下腳步。

「這裡面的孩子--」薩恩喃喃念著,伸手就要推開那扇門。

萊兒的動作快了薩恩一步,制止對方的時候,只是輕輕搖了搖頭「大概是方塊五。」

「方‧塊‧五?」薩恩激動的喊了出來,過大的聲音一瞬間讓屋內的聲音靜止了。

然後,那扇半闔的門扉在三人身前緩緩的大開。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慘不忍睹的情況。

 

裡頭的男女全赤身裸體的交纏在一起,男人全都是希塔多裡,位於“高層”以上的幹部,女孩子……則是這間第四宿舍的孩子……全都是未滿八歲的年紀,最小的……六歲。

 

 


待續‧‧‧

 

 

雖然第40回已經寫好了,

但是又覺得有幾分不足(或者只是一種莫名其妙的矛盾心態)所以可能這次只有這一回。

 

其實寫的過程中阿,

我一直覺得要加點什麼驚天動地的生化危機或病毒或高科技武器來氣勢磅礡一下。

也覺得,那個叫做方塊五的東西,好像有點太歡樂了?

仇恨值不太夠的感覺。

 

可是,老實說,我現在的思緒,

全都飛到日本篇去啦啦啦啦啦

 

((明明都還沒結束,拼命打續集的廣告是怎樣??))

(((而且不瞞您說,其實我好怕想的這麼開心(已寫部分),結果到時候寫不出來來來來來)))

 

認真的說,其實所謂的日本篇,

大概會變成馴X記……吧?(無誤)

 

實話實說~在寫39.40.41(41肯定不會完,所以還有42...)的時候,

其實我無比後悔,幹嘛不38回結束就好!

(繼續我高深莫測的風格是吧?)

但是我又很不甘心那個很久以前想好的結局沒辦法接上去……

 

所以,繼續拖(被打)

 

嗯哼,總之最後一定要交代一下!

這樣才能滿足我想寫第二部的心態(WTF?!)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