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想曲–初戀 1


「……」孤單的坐在starbucks裡,桌面上放著一杯香味四溢,仍然冒著熱氣的焦糖瑪奇朵、以及一本我總是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和散置的幾支筆,表面上看起來我正在沉思一些重大議題,但其實我只是什麼都不想的在發呆而已。
而這個時間,正是……下午第二節課開始上課的時間。我還有一堂選修課要上……但卻出現在這裡,而原因,全是……楊紫瓊、簡若水和張曉君這三個瘋女人!若水就不用說了,她已經出社會工作,自由自在愛去哪就去哪。但是紫瓊和曉君兩個人,跟我一樣還有課(而且選了同一堂選修課)的兩個人……全跟著她起鬨,還抓著我一起出來逛街……說什麼不能沒有我,結果原因竟然是,他們缺交通工具!

平時要翹課就翹課的紫瓊上下學的交通工具自然是摩托車一輛;而獨立自主兩年多的若水也早已擁有車子,並且狀況良好……所以仍然沒有考照“勇氣”的曉君,照理說並不會造成問題……但是紫瓊竟然挑這幾天故障送修,所以三人缺了一部車……但又一心想逛街的她們,最後竟然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來!……嗚嗚嗚……我因此翹課了!

「--小姐、小姐!」
「嗯?」一聲大過一聲的呼喚,終於把我遠颺的心緒撈回來,但仍有點心不在焉的應聲……不過為了維持與人說話的基本禮貌,我還是轉回頭望著他……那是一個皮膚不黑、眼睛很大的男孩……還帶給我一種隱隱約約的熟悉感,但我卻不記得自己在哪見過他。

「請問一下,妳是不是……台南大成國小XX屆六年甲班畢業的……楊戀星?」
聽見他這串話,我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後愕然的問著「你、你怎麼知道?!」
「我果然沒認錯!」他高興的自言自語著,過了幾秒終於意識到我的傻愣,才好心的替我解答「好久不見囉!還記得我嗎?」見我一臉茫然的望著他,他才繼續自我介紹「我是妳國小同班同學,陳俊嘉!」說完,他露出一個笑容,帥不帥我是不知道,但我聽見身後傳來此起彼落的驚呼聲。

*   *   *   *   *

事後,為避免被女人海淹沒,所以我們兩個有志一同的走出starbucks ,畢竟是老朋友相聚……所以即使我有多麼不想此時此刻面對“這位先生”,我還是習慣性的帶著微笑,與他一同走著。
依著一些片斷的畫面,我慢慢想起那段我其實一點也不想回味的童年回憶……

那一年才剛從小四升上小五的我,正高興的坐在新教室的新位子上,等著我的新老師回來。
國小是採用二年級換一次老師,四年級分班的制度,所以對剛升上午年級的我來說,什麼都是新的!

眼角餘光瞄到了半小時前到四年乙班教室領了我等五人到這間教室的班導師出現,她身後也同樣跟著五六個學生……


『……幼稚園三年,想說到國小就分開了……是註定我們要黏到畢業嗎?』我眼神死死的望著那個男孩,我堂弟……楊浩翔……小我五個月的他,從小各方面成績都不錯,好死不死,相差五個月的我……每每都被抓出來比較!好不容易有分開的跡象……但此刻的同班,似乎象徵我未來不會再有輕鬆快活沒得比的好日子了……真想大罵學校沒良心!

不過我當然忍下來了……事實上,我對這名堂弟十分照顧。因為他是名符其實的表裡不一。外表高大壯碩,但其實一丁點小事都很容易落淚……於是基本上已經不算是女生的我,天天都會特別注意他的情況……尤其自從那次事件後--

某天體育課,我和一群朋友在操場上打球……突然間,班上綽號“小強”的同學跑到球場外,朝著我大喊「楊戀星!妳弟鋼管舞跳到一半,突然間哭起來了啦!」
“鋼、鋼管舞?”乍聞這個詞,我愣了愣……本來一開始不想理會,但是聽到關鍵詞“哭”?便決定走一遭看看……
來到司令台後方,眼前那哭的整張臉紅通通的不正是我堂弟?趕忙上前問情況……但他卻只是抓著手狂哭……於是我只好半哄半騙的將他帶去保健室……處理完這個默默落淚的,我趕回操場上瞭解情況……抓著一根“鋼柱”突然間就哭起來?這理由也牽強的太莫名奇妙了。我當然怎樣都不肯相信……不過就算逼問了那群男生半天,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好等回家再問問看堂弟情況作結尾了。

最後堂弟的手是扭傷。離奇的是,無論我怎麼問,連他自己也說不出受傷的理由……但是自此後,只要是與勞動有關的事情,我的視線一定特別注意我堂弟。


咳!扯遠了……真正關於我與這位陳俊嘉先生的“恩仇”,是在後來某天……回家時,我正巧在路上遇到放學不乖乖回家跑去買怪獸卡那些怪東西的老弟,所以逗留了一下才回家。但其實也沒有拖延很久……畢竟就以一個自己家就在學校隔壁的學生而言,再怎麼晚,也不可能太誇張……。

總之,那天回家後,看到家人看我的眼神全都只能用一個字形容,那就是“怪”。

忍無可忍的我終於在吃飯時提出我的疑問「老爸,老媽……你們是“中猴”嗎?不然幹麻這樣看我?」
「中妳頭!不要亂說話!」爸敲了我頭一下,但是敲完他又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狂笑起來,過分的是……指著我大笑半天,就是什麼也不說。

這件事情我始終覺得很奇怪,但逼問了半天就是沒人肯告訴我……直到他們覺得笑夠了,才終於在睡覺前說出答案。那時候的情景我現在想到會覺得爆笑……不過當時的我只覺得丟臉而已。
還記得那時候,老爸老媽大伯一家子,包含堂弟們……來到我房門外,我和老弟傻愣愣的看著仍然狂笑不已的六人……當時阿嬤已經先去睡了,不過我覺得她是沒興趣的機率比較大。
首先是老爸,像是要公佈什麼重要資訊般的清清喉嚨「咳……」但這一清,就清了十多分鐘。
沒啥耐心的我立刻將視線轉往老媽,疑惑的用眼神詢問。
「噗!翔翔說……妳、妳們同學……那個……哈哈哈……陳俊嘉……跟、跟他說……他會……成為他的……噗!哈哈哈哈--」還沒說完,結果我媽又是一陣狂笑……害我聚精會神聽那麼久!根本什麼重點也沒聽到!

然後終於清好喉嚨的老爸,擺出一副非常正經的表情「就是,陳俊嘉那小子,跟你弟說……他是他未來的姊夫。」
「啥?」

就因為這位先生莫名奇妙跑去對我弟“表白”,讓我一夕之間……好吧!其實是下午,一下午之間成為全家的笑話……所以,陳俊嘉!我跟你勢不兩立!

後來就因為我這幼稚又詭異的的心態,所以我直到畢業也沒在跟他說過一句話了。


「那所以,你怎麼會在這裡出現?這裡可不是台南耶!」我與陳俊嘉並肩走在百貨公司的走道上,好奇的我問出自遇到以來就想問的問題。
「哦……那是因為我國中畢業那年,搬家到這裡來啊……所以現在基本上可以算是半個嘉義人!」
「噢噢!那你讀哪裡啊?我是K大的!」(為不與真實世界之大學校名重疊(也害怕故事中的事情瞎扯到某些真實事物上),故以假名帶過)

「我是N大的。但是早知道妳在K大,那我當初說什麼也不要放棄推甄!」
「呃……」“你這麼說,我是要怎麼敷衍你啊?”我在心裡這麼OS著,同時……也想不停的找樣東西轉移注意力!

「唉~~好後悔!」突然間他這樣喊著。
「什麼?」太好了!看來,他轉移話題了。
「很多事啊!但我最後悔的就是當年沒有好好的跟妳表--」
“ Won't you show me some baby, I gotta get some baby ……”感謝老天~這嚇死人的來電鈴聲解救了我!很立刻的抬頭望著他,同時歉然一笑,我就立刻跑到一邊接起電話「瓊瓊嗎~什麼事呀~~」
『……妳發神經啊?』紫瓊遲疑了兩秒才回應我,而她這是當然的反應!因為認識到現在,我還是頭一次用這麼怪異的語氣對打電話來的人說話,若是平時的我絕對是充滿不耐煩……可是剛剛是我極度緊張尷尬的時刻啊~所以整個是解脫了一半!
「說什麼渾話!怎麼了嗎?」笑著不把她的疑惑當一回事,我轉移話題的問著。
『噢~沒啦~其實是若水說,妳對逛街不是沒興趣嗎?要不要先回去?逛完我在打電話叫我哥來載就好。』
「噢噢……咦!?」本來已經準備說好的我,突然意識到身邊站的傢伙,想起他剛剛說到一半的話,又這麼想著“如果我現在說我沒事了,難保他不會說要跟我去哪邊,也怕他又繼續“告白”,所以我要不要乾脆,將計就計!”

思考至此,於是我重新抓穩電話「妳說妳現在需要我過去?好好好,那我馬上去!等我五分鐘!」說完,我立刻掛上電話,不等她在錯愕後的逼問,立刻轉頭對陳俊嘉微笑「我朋友找我,我先走囉~下次有機會再見囉。」
「啊?」還在恍神中的他,最後還是只能看著我向前走的步伐……說不出半句話來。




待續...

星★語;
說好的短篇呢?
馬的我整個欲罷不能的寫了好長,
這還是勉強找個地方斷具才能有的一章,
之前本來已經貼出來一次,但是因為不想拖太多章所以又刪掉,

但是我不知道哪來的想法,
把說好得短篇又改成連載型故事……
腦漿嫌太多是不是?!!

真想打昏自己不要想太多阿T^T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