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煩死了!」不耐煩的將手上的書本扔開,辜振杰大吼一聲後仰躺在地上
「‥‥‥」
「為什麼要有課本?為什麼要有考試?為什麼在我這麼“心猿意馬”的時候妳還讀的下書?」看著坐在小桌子前用功唸書的女孩,他不甘心的大吵大鬧
「因為要充實我們的生活。因為要確定我們的能力。因為我沒有必要跟一個笨蛋同程度。」冷冷的回答從她口中道出,文凡薰頭也不回的繼續看著自己手上的書

兩人現在在辜振杰的房間裡讀書,不過‥很顯然有人根本沒在讀。剛開始,他會找文凡薰來他房間,純粹就是因為自己在房間裡不知道要幹什麼,只好死拖活拉的拉人來陪自己。不過讀書會沒多久就成了爭辯大會‥‥

「我說過我不是笨蛋!我是很聰明的!」因為又再一次被人講中事實,所以他在一次吵鬧了起來
「如果不是笨蛋,怎麼會用錯誤的成語來形容?怎麼會讀不到兩頁書就躺下來鬼叫?」
「不要叫我笨蛋!妳這個笨蛋的未婚妻‥‥」因為吼的太高興,他一時忘情,真把自己當笨蛋
「才說自己不是笨蛋‥下一句又說我是笨蛋的未婚妻?那不是在說你自己笨蛋嗎?笨蛋。」
「可惡!」知道自己在嘴上鬥不贏,只好撲到對方面前「不准看!」搶下對方的書。

手上一空,沒了書本的她無所謂的聳聳肩,放鬆的將床上的棉被扯到地上,滾成一球後躺上去‥並發出一聲滿足的讚嘆
看對方太舒服的辜振杰這下火氣又上來了,又撲上去‥壓在她身上「現在還舒服嗎?蛤?」

「噗!」看著他“猙獰”的表情,文凡薰很不配合的笑出來,但笑沒兩秒就因為那沉重的感覺而吃不消「起來!你這隻豬!」175公分高的他,體重可有近七十公斤,壓的只有40幾公斤的她快喘不過氣

「嘿嘿!會痛苦了吧!求我阿~」
「才不要勒!」
「竟然說不要?很好,那我就讓妳生不如死~」說完,他使出力氣擠壓她
「起來啦!重死了!笨蛋豬頭!」
「竟然不知悔改還罵我笨蛋!我就偏不如妳意!」然後,開始磨蹭

「可惡!」文凡薰終於忍受不住了,抬起稍微能動的左腳,往上一踢!正中目標。

而被踢中的辜振杰,抱著腹部跳起來‥又因為用力過猛撞到桌子‥整個人翻了過去「哇!好痛‥‥」

頓時,房間內充斥著乒乒乓乓的撞擊聲,桌子倒了‥書本散落一地,還有一個模樣狼狽趴在地上的辜振杰。

*   *   *   *   *

「嘶--輕、輕一點!」
「‥‥‥」聽到這聲哀求,手上拿著藥品的人兒停頓了一下,然後又恍若沒聽到般的,很不小心且不輕柔的將雙氧水倒上他的傷口
「哇!好痛痛痛痛痛‥妳殺人喔‥‥」原本舒服的躺在沙發上接受服務的他,因為這項刺激太過深刻,立刻起身,瞪視著她
「噗!哈哈哈哈‥‥」因為他臉上閃過隱忍著疼痛,以及想殺人的表情實在太過滑稽逗趣,所以手上握著藥水的文凡薰開懷大笑,也因此‥手上的用具使用力道開始有些不輕不重的情形發生

「嘶!輕、輕一點啦!算、算我求妳了嘛~嘶!老、老大~小、小小力一點嘛!妳要笑晚點再去笑個夠‥‥嘶!現在先安穩的幫我擦完啦--啊啊!救命--」

終於,生不如死的擦藥過程完畢,兩個人疲累的倒在地上‥一方是痛到快暈過去,一方是笑到快斷氣,兩個一樣疲累‥‥並沒有佔上風。

「好、痛、喔!」躺在地上哀嚎,辜振杰抬起雙手審視著
「活該。誰叫你壓在我身上!」正在收拾藥箱的文凡薰幸災樂禍的笑道
「嗚嗚‥‥全身都中獎了‥妳這可惡的女人怎麼這麼狠心?用力踹人家,要是以後--」鈴鈴~一陣音樂從桌子上傳來,打斷了他的抱怨。這讓渾身掛彩的他不得不起身,因為是自己的手機響起「哪個不要命的現在打電話來?」

『吃炸藥了喔?這麼火爆?』電話那頭的人笑問,他是辜振杰的死黨之一;簡知群,與辜振杰不一樣,雖然不喜歡讀書‥學業成績卻極好,總是名列前矛。是班上的副班長
「是你喔‥什麼事?」
『沒啦!只是剛好和阿倫他們晃到這附近,想找你玩嘛!』
「玩屁!沒空沒空,通通給我滾回家去!」因為渾身的傷正隱隱作痛,所以他想也沒想的回絕
『嘿!別這樣‥有帶好東西來找你耶!』手機被人搶過,電話另一頭換成了另一個人;溫鴻達
「沒興趣。滾回家唸書吧你!」
『唷~改性了啊?竟然會叫人唸書?你頭殼燒壞啊?』
「閉嘴!總之老子要閉關--」他因為被人一再調侃,所以忍不住又大喊起來‥但是,未喊完就被電話那頭的人打斷
『管你啊!我們就在街口‥大概十分鐘就到你家了喔~吃的喝的準備好!哈哈---嘟‥嘟‥嘟‥嘟‥』

「靠!神經病--欸,小薰‥‥我跟妳說‥‥噗!等等‥簡知群他們說在外面,十分鐘後就要來了!」電話掛斷後,辜振杰收起電話,走到文凡薰面前,正要說些什麼‥突然想起剛剛電話的內容‥‥整個人忙成一團‥‥

看著他自己在客廳裡瞎忙了起來,文凡薰搖搖頭「就算你在這裡轉到明天早上,東西也不會自動準備好。」她好心出聲提醒,但他還是在原地轉圈圈,無奈嘆氣「唉‥飲料在冰箱裡面,吃的在櫃子‥自己去拿,我上樓了‥‥還有,明天要段考‥請不要玩太晚!」說完,抓起自己遺留在客廳內的東西‥上樓去。

而就在文凡薰上樓沒多久,門鈴響了起來‥‥
「欸!阿杰‥開門喔~」門外的人非常沒有耐心‥門鈴按完立刻喊著
拉開門,辜振杰有點煩躁的看著三人「你們是趕投胎喔,吵什麼吵?」
「噗!你“犁田”喔?」門外的人對他的問話態度沒有反應,反倒是好奇的看著他身上出現的各種痕跡‥憋笑問道
「犁個頭!少爺我騎車技術好的很!」他嘴上嘀嘀咕咕的,沒忘記退開一步讓死黨們進入

「每次來就覺得很誇張‥‥」辜振杰死黨,泛品倫站在客廳,環視著裝潢與格局,不自覺這樣自言自語;外貌斯文的他是個喜歡閱讀的乖小孩,不過成績也不過是普通程度而已‥比起簡知群差很多,但比起另外兩個人也好不少。
「什麼?」辜振杰疑惑的看著他,非常不解
「買這麼大間的房子給你一個人住不嫌太浪費嗎?」看著疑惑的他,泛品倫乾脆把心中醞釀已久的問題問出口
他搔搔頭傻笑「哦,不會啊!大才好嘛!我可以辦Party嘛!」

「說真的,兄弟‥‥這麼大的屋子,有沒有金屋藏嬌啊?」簡知群曖昧的湊到他耳邊問,整個人壓到他身上‥不巧,就壓在與桌子親吻後一片瘀青的肩膀
「哇啊啊啊啊!痛死了--」而後果自然是,痛的他立刻倒地「你、你是沒看到我全身都是傷嗎?還這樣對待我!」
聽到他這樣說,溫鴻達走到他身邊後蹲下,笑說「噗噗‥兄弟,你也別怪我們嘛!怪你自己曬太黑囉!」說完後,身手戳戳他的瘀青,然後以眼神示意另外兩人

兩人有默契的同時彎下身,扛起還躺在地上的他「走了走了,上樓賞寶囉~」
「靠!小心一點‥‥不要晃那麼用力,我渾身都在痛耶---」




待續...

星☆語

唉~老毛病犯了= =

總是第一回簡短,後面就開始加長了‥‥

不過算了,第一回嘛!就當楔子來寫吧‥‥

不知道看倌們還喜歡這回內容嗎?為了去研究哪種藥水擦起來比較痛‥還問了很多事情‥‥哈!

話說這小倆口的相處模式,就是打打鬧鬧,外加搞笑而已。

不過,後面應該可以慢慢的體會出兩人的純純之愛‥‥吧。

那就醬哩~下回沒弄錯,應該是會接續下去~(到底段考要挪到哪時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語‧漪 的頭像
星語‧漪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