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9

 

 

「該起床了。」境眷戀的撫弄著天藍的藍髮,十分不想離開床上的樣子。

「唔!真不想去學校!」難得賴床的天藍在床上翻了翻,嘟起嘴唇道「但今天是星期二,才進入校慶第二天呀!」

「哈,那就別去吧?」境伸手揉了柔她的長髮,其實他也很想繼續和天藍兩人獨處著。

「不行啦!欣容會罵死我的,何況我是學生會長耶!要隨時待命的耶……」聽見境這樣說著寵愛自己的傻話,天藍甜甜地笑了,但是卻搖頭否決。

境笑了笑,果斷地掀開被子翻身下床「就這樣決定了,我立刻去跟欣容說。」

「啊--」望著泰然自若地掀開被子,走下床的境,天藍這才意識到,他一直是裸著上身!縱使她是天才少女,卻也對男女之事懵懂,過了半响才後知後覺的摀住眼睛,不敢直視。

「哈哈哈哈--」望著天藍的反應,境大笑著。

天藍一直摀著眼睛,過了半响才發現房內再無一絲聲音,悄悄地移開手指從指縫中覷看,才發覺境早已出了房門外,回過神來的天藍才喃喃的自問著「咦?我在境的房間?昨晚,不對,今天早上……我們、我是怎麼……睡著的啊?」

 

*   *   *   *   *

 

上午6:40

「不行--!」原本端正地坐在椅子上,手上正拿著自己和亞未辛苦完成的三明治的欣容,卻一口也沒有咬下,然後忽然間站起身,低吼著。

「怎、怎麼了?!」坐在她旁邊的亞未被嚇個正著,驚魂未定地問著,也不管手上那正要咬下的三明治就這樣滑下,散開在盤子上。

「我要去叫‧醒‧藍‧雨,晴!」說罷,她行動力十足的立刻往樓梯口衝去。

「等等啊!」椅子上正悠閒吃早餐的亞望及陽一聞言,急急忙忙地衝上前阻止「妳、妳不是認真的吧?」

「我很認真,就快七點了欸!雖然雨晴家到學校很近,但是也得走上五分鐘,再加上我們身為幹部一到學校就得--」欣容急著想推開身前的兩座大山,無奈雖然她的體力和運動能力都比雨晴好上一些些,但是,眼前的兩人是來自運動名校‧和御的交換生,所以,無論她怎麼掙扎、推動,兩人文風不動。

欣容會如此焦急,那全是因為礙於現在正值校慶期間,所以學校規定所有活動日的準備工作都必須在七點前完成,而學生會成員更得在第一時間在自己的職位上待命,身為會長與副會長的雨晴與欣容當然更身負重任。

「不行啦!」陽一恐懼的吞嚥著口水,拼命地搖著頭「妳不會想看見老哥他睡眠不足的樣子,我說真的……」

「欣容,我也必須勸妳別上去,因為光一睡覺習慣裸睡(?),我怕妳萬一上去他剛好醒來,只怕會看見什麼“怪”東西啊!」亞望雖然也是在勸阻,可是怎麼聽怎麼像是在幸災樂禍。

「不管!大不了長針眼而已,反正我跟雨晴不能遲到--」

 

「森川陽一,櫻門亞望。」忽然,在樓梯口爭執不休的三人全都因為一句呼喊而靜默了下來,頓了頓後,有默契的一起抬頭往上看去。只見境只穿著一條褲子,手插在口袋裡狀似悠閒地踱下樓梯,臉上的表情是前所未見的神清氣爽。

「哥、哥哥--哈呵呵--」陽一見自家哥哥此況,傻眼極了,不由自主地開始傻笑和口吃。

境走到樓梯口處,白了他一眼「是不是非得我說個“請”字,三位才要讓開一條通道?」

「阿阿!對呀!大少爺請請請。」亞望回過神來,馬上退開了一步,畢恭畢敬的半彎著腰道。

「晚點再找你算帳。」境丟下這句話,走到冰箱前拿出牛奶,開始將牛奶微波溫熱,一邊動作,他一邊像是自言自語般地說著「對了,欣容,我和雨晴可以晚點再到學校嗎?」

聽見了境的話,欣容只是傻傻的點頭,也不管有沒有人看到。

最後,三人還是傻愣愣地站在樓梯口,望著動作一氣呵成,然後又端起牛奶欲往樓上走的境。

結果,是欣容望著境上樓的背影啞口無言了好半响,才終於吐出的一句話「可是只能到中午噢!因為你們兩個下午必須上台唷……」

 

最後,時間逼近6:50時,是終於吃飽的亞未拎著三個裝著三明治的小袋子,催促著三人出門上學。

 

*   *   *   *   *

 

「我的女王,我替我們請好假了--咦?」境興高采烈的端著牛奶,三步併作兩步的跨上樓梯回到房間,一推開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

只見房內原本在自己離開前仍十分凌亂的被褥已經整齊的折疊好,但原本該等著自己回來的人兒呢?

但他只在房裡傻愣了五秒鐘,手指馬上一彈,瀟灑一笑後再次端起牛奶旋身往房外走,不在他的房裡,那肯定在她的房裡。

 

「嗯?」肩膀上夾著電話的天藍十分心不在焉的應著,她的雙手正忙著在攤開的紙張上寫寫畫畫。

「不行。」克難的抬起左手推了推即將滑落的手機,語氣輕鬆地回絕電話那頭的要求。

「唔~還是不行。」她抓住手機換了一邊,然後又拿來其他紙張繼續研究。

「哈~求我也沒有用~你還是自己想辦法說服我們家海瑟吧!」又聽了一會兒電話,她笑得十分可惡地丟出難題,然後一把推開身邊那些紙張,往後仰躺下。

「才不要呢--咦?」她正專心的回應著電話那頭的人,視線卻因為仰躺而看向了門邊,注意到正好整以暇地斜靠在門框上望著自己的境,小臉一紅,慌忙地坐起身,馬上結束通話「討、討厭,我不跟你說了,你自己處理,掰掰。」

 

「喝點牛奶,雖然已經涼了。」境帶著微笑走向天藍,跟著在床沿坐下,然後遞上手中的馬克杯。

「謝、謝謝……」她接過手,怯怯地啜飲了一口,好奇的目光藉著杯子的掩飾不停地看向境。

「怎麼了?」感受到她的目光,境側過頭問著。

「你不好奇我跟誰講電話嗎?」她繼續藉著手上的杯子作掩護,低頭假裝認真地喝著牛奶。

「不會啊,這是妳的隱私。」境輕輕的笑了起來,伸手拿開她用來掩護的馬克杯「但是如果妳要主動告訴我,也沒關係。」

聞言,她的臉又紅了起來,但是因為沒有馬克杯掩護,只好不斷地絞扭著雙手。

就這樣子又無聲了幾分鐘,她緩緩的鬆開著已經因為她的掐弄而微紅的手臂,緩緩地挪動雙腳跪爬到他的身前,雙手大膽地搭上了他的肩膀,使他的視線直視著自己的「我、我很喜歡你,你呢?」

境微微一笑沒有回話,只是放下杯子,抬高右手將她的頭往下一壓,使兩人的唇在空中結合。

 

 

 

待續...

 

這一回,

比我想像中短。

 

而且,忽然發現他們兩個竟然拖到第19回才要表白=口=

(雖然之前整個都跟情侶無誤了說,嘖)

 

然後我深深的苦惱著,不知道該怎麼安排這半天假期給他們><

 

唔唔唔~~而且感覺有種會甜到溺死自己的感覺(嗚嗚嗚~~誰寫的啦!!!)

((被巴))

 

唉唷~反正,唉!

其實我發現自己開始寫小說,根本就是自虐的開始阿阿阿阿阿~~~

 

然後明天又是靈感充沛(?)的一天X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