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0

 


一週後,雨晴家

亞未有氣無力地趴在桌子上,望著欣容將外送的食物擺在桌上。
忽然,一陣無奈的嘆息傳來「唉~~~」只見亞未可憐兮兮的望著欣容,撒嬌道「晴姊姊到底什麼時候要回來?人家已經不想再吃外食了!」
聽著她的抱怨,欣容也十分無奈「我也吃這家店吃到快吐了,按照計畫她應該昨天就回來了才對啊--」

「既然都過了該回來的期限,那妳要趕快打電話叫她回來才對啊!人家好想念她喔~而且,她若一直不回來,人家的中文都一直講不好--」亞未又在一次用可憐兮兮的表情與嗓音看著欣容。
「笨蛋!這種程度已經很好了!想想看我們在兩個禮拜的時間裏面,從一個字也講不出來到現在,已經能聽能說了!妳還不滿意嗎?」陽一在旁邊,伸手揉亂女友的頭髮。
「臭陽一,我才不理你!」伸手拍開男友的手,亞未將視線轉向另一頭不發一語的境「光哥哥,你也說說話嘛!從晴姊姊離開台灣以後你就很少開口了耶!」
但是境仍保持著原來的姿勢,認真地看著手中的書,他的中文能力進步神速,除了最早接受雨晴的中文教學外,就只因為天資聰穎了。
「唉~真是被寵壞的丫頭--」這裡頭唯二沒有反應的人就是亞望,他悠哉的翻看著報紙,因為程度比較好……外加勇於向學,所以即使這幾天沒有雨晴的教學,已經靠自學以及問同學而懂得比其他人更多。

見哥哥與境完全不理會自己,亞未只得用力的跺了跺腳「你們!討厭--」然後拉著欣容奔上樓。

話說到,這群人之所以如此情景,是因為雨晴出國了。
而為什麼會挑在這即將校慶的重大時刻出國,當然是因為身為整座展御學園的核心人物,學生會會長,必須親身前往親自遞出邀請函邀請貴賓。
廣邀國內的每所學校學會參加還不夠、邀請國外知名的學校,也是必要的、當然還有展御在各國的姐妹校更是不可或缺!拜展御的名聲遠播,以及此次活動的盛大之賜,幾天內,她幾乎飛遍了世界各地。

鈴-鈴-鈴-

「喂?雨晴!?」電話一響,還坐在單人沙發翻書的境馬上衝到電話旁,剛剛的冷淡完全消散「摁!都還好,是阿……除了亞未和欣容成天問“妳何時要回來”外,一切都好,那妳現在到哪了?」難得多話的境,一臉的笑容燦爛。
『是嗎?』電話那頭傳來雨晴慣有的溫和嗓音,她甜甜地笑了起來,又道『那,幫我保密唷!因為我明天就會回去了!現在剛到美國,準備轉車到美國分校……這趟飛行趕了好多地方,雖然全身都快癱了!可是人越來越多,好熱鬧,呵呵--』

「真的嗎?那--」說著說著,境忽然壓低了聲音「想不想我?」
聞言,電話彼端的雨晴的臉忍不住地紅了,她難得結巴地嬌嗔道『討、討厭,才不告訴你……』

*   *   *   *   *

「--不行,因為答案要等我回去再告訴你!唔!我不跟你說了!拜拜--」雖然雨晴嘴上說著再見,卻沒有把話筒放下的意思。
『好吧,我只好在家裡等著妳回來,摁!還有一天,妳要趕快回來--』境也道別著,卻同樣沒有放下電話的舉動。

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卻始終沒有一方肯先放下電話,似乎都在為這距離痛苦。

「藍,好了嗎?我想要打一通電話回學校--」一名有著藍色眼珠的金髮女子來到雨晴身邊,她笑著拍拍雨晴的肩膀。
被這樣一拍,雨晴整個人跳了起來「境境、境,我、我我該掛電話了,等回、回台灣見唷!」說完,雨晴快速掛上電話,轉身,紅著臉面對金髮女孩「安娜,電話交給……討厭!妳騙我!」看著女孩沒有接過電話的意思,雨晴這才發現對方的惡作劇。

「呵呵呵,是男朋友嗎?我沒有想到妳情竇初開的這麼緩慢--」安娜輕笑著調侃起總是淡定自若的她。
「討厭!臭安娜,別再說了--」雨晴的臉蛋紅透了,只好窘迫地拼命搥打安娜。
「在玩什麼啊?在機場還這麼吵--」一名打著呵欠的金髮男孩出現在兩人身後。


「漢斯,你剛剛說要換衣服,是在廁所換到睡著啦!唷,虧你還是理工天才,原來生活能力這麼低能啊!竟然穿這樣就出來!」安娜看著襯衫一邊紮進褲子裡一邊卻在外面飄揚的漢斯嘲笑道。
「嗄?這、這這是一種新流行的個人主義頹廢風啦!妳、妳這傢伙才不懂--」低頭瞥了自己的衣著一眼,漢斯紅著臉連忙爭辯道,這兩個人,雖然此刻正幼稚的在吵架,其實卻是世界知名的人物。

安娜.海金斯,英國展御分校–宜御學園學生會會長,年僅15,卻已經是國際知名的音樂才女,舉辦過幾十場個人獨奏會。
漢斯.貝克洛斯,德國展御分校–鄧御學園學生會成員,今年18歲,各生物科技產業舉足輕重的理工天才,隨手的幾件實驗結果都在生物科技界造成轟動的效應。

兩人就這樣一路爭辯,從機場開始爭,直到走去搭乘接待車,又再出發到美國展御分校–珉御的一路上,而雨晴始終都看著兩人爭辯,眼神不經意瞥到外頭,才終於開口笑說「啊!到了呢……。」
「哇!真快!我記得從機場到珉御可是得開上兩三個鐘頭呢!果然,跟著藍就是有這種好處!」安娜笑著率先下車。
而跟在安娜後面的漢斯也笑答「是阿,可以這樣遊覽世界……搭私人飛機、乘高級名車、享精緻美食,拜託您,以後要出門,都請帶著我~」

「好呀」雨晴爽快的點點頭,後又輕笑回道「那麼,以後去德國,我要漢斯當司機,去英國嘛--安娜當車掌。」雨晴不落人後的也嘲諷了一下。
「呿!當我們是小弟、妳是女王喔!」有默契的,兩人同時扮著鬼臉回頭。
走到辦公大樓,在門口時看見一個人彎著腰站著,眾人接近後「Welcome~Sweet Heart~珉御代表等候大駕多時了~」是一名黑人少年,他恭敬的站在門邊,彎腰鞠躬,標準的紳士禮儀。
「嗨~請問珉御的代表在哪呢?」雨晴落落大方的與少年擁抱,親吻臉頰後問。
少年脫下帽子後彎腰鞠躬,一頭長髮飄逸而下「不就是不才在下敝人我嘛!」抬起頭,俏皮一笑,原來她竟是個女孩……。
「凱西,果然是妳!還是這麼熱衷於扮男裝呀!」雨晴再度抱住名為凱西的女孩,興奮道「跟我走吧,這次台灣我特地為大家準備了一場展覽唷!」

*   *   *   *   *

不久後,雨晴這趟旅程所要接送的人終於都已找齊……豪華的私人客機上,幾個人圍在一起,開心的談天說地。

「--所以這回是藍在台灣的處女秀啊!」金髮藍眼的安娜正比手畫腳著,機上的人大致上都沒有語言障礙……畢竟都是各校各地選出來的菁英人物!
「是的,所以請大家多多指教!為成功乾杯!」雨晴站起身,舉高杯子。

「乾杯~」鏘!玻璃杯碰撞發出悦耳的聲音。

這私人客機上所搭載的,可不只是一般的青少年,除了安娜.海金斯、漢斯.貝克洛斯,還有來自美國展御分校–珉御的凱西.布魯蘭,她雖然只有11歲,但可是個在繪圖界享有盛名的天才少女,被譽為新一代畢卡索或莫內再生;以及來自日本分校–和御的學生會會長,水島太一,17歲的他可是個全能的運動員!此外,機上竟還有幾個國際知名的頂尖模特兒--。

而事實上,這次飛機上的所有人可是再多的資金都請不動的狠角色!她們會出動,可不是光只看在展御學生會會長的面子上,更是因為“藍雨晴”這個人。

坦白地說,在這機上,所有人的資產與價值加起來……甚至遠遠不及“她”來的尊貴;因為她,不單單只是展御學園第二十五任的學生會會長,更是歌手.夢幻女孩的主唱及知名服飾品牌“衣灼藍”的首席服設師,Blue。

最尊貴的她的真實身分,僅有一尊貴非凡的名字可以代表,那便是,天藍.席莫.艾塔特狄尼希斯,英國皇室的正統繼承人,也是國際間‥令人聞風喪膽的組織“希塔多研究所”的頭號天才。
藍髮金眼,是她的標記,只是為了躲避麻煩,她只得隱瞞年齡;而這真實身分她沒有告訴其他人,世界上唯一知道的,只有同為希塔多天才的“萊兒.波特.提姆頓”及其兄長,“亞力安.波特.提姆頓”和“薩恩.里可.依斐希斯”以及日本、英國的親人知道而已。


待續...

 

是說這篇有越修越欲罷不能的感覺。

這篇可以算是我除了早期同人小說外,

最早最早的一篇構想,也是寫了最久最久的一部。

事實上,我忽然間發現,我貌似將主角‧藍雨晴過於神話了(聳肩)

不過誰要她是我最愛的女主角呢(燦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