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2

 

「……這幾天,你真的很奇怪耶。」碰的一聲放下碗,文凡薰終於忍不住的說出口了。
「……」夾菜的動作停了一下,但只維持五秒鐘就繼續動作的辜振杰頭也不抬的回問「有嗎?怪在哪?」

「我也說不上來。」忽然被這樣反問,本來覺得有點遲疑的她像是終於確定似的開口「可是,就是很奇怪。不像那個我認識五六年的辜振杰。」

「是嗎?」辜振杰放下筷子,終於抬頭看著她「那是改得好還是不好?」

「唔……我也不知道。可是這樣的辜振杰我不喜歡。」她搖搖頭。
「不喜歡?為什麼?」
她沒有回話,只是站起身,在離開廚房前,輕輕的說了句「沒有活力,死氣沉沉的,不是我認識的那個辜振杰。」

*   *   *   *   *

凌晨兩點 文凡薰在床上翻來覆去,卻始終睡不著。

「……」過了十五分鐘,她又換了個姿勢,看著隱隱透出光線的窗外。

『為什麼,我會覺得這樣的他很陌生?他變的認真“正常”,不是大家所期望的嗎?』文凡薰想著,卻又反駁起自己『就是因為他不正常太久了,所以我才會覺得奇怪,一定是這樣!』

「沒錯,肯定是這樣,所以,文凡薰,妳該睡了!別再想了!」再翻了一圈,旋過身面對牆壁,雙眼卻仍清明,但是這次視線裡多了抹自己也沒察覺到的溫和「晚安,笨蛋。」然後輕輕的閉上眼睛。

 

相隔一面牆壁的辜振杰此刻正認真的盯著電腦螢幕。

專注的彷彿螢幕裡有什麼神奇的大事情,但是仔細研究卻可以發現,螢幕裡代表他的那隻角色此時正遭遇悽慘的事情--

【靠!你嫌經驗值太好賺嗎?】職業是祭司的隊友“狂風凜”拼命替他的角色–熾魂剎悠補血。

但是雖然狂風凜的職業是專司補血的祭司,卻不是一名非常正統的祭師,只因為他選擇了一般祭司遺棄掉的攻擊性技能,所以雖然他的等級高達一百四十七,能替隊友補的血卻只有少少的百分之十。

此刻的情形說來好笑,一群人本來BOSS打的好好的,但是一切從戰士恍神後開始走樣--。

本來有血厚打不怕而且高攻擊力的戰士在,任務應該三十分鐘內就可以解決的,但突然間他開始恍神,然後被一掌打趴,幾萬的血瞬間歸一,只能躺在地上苟延殘喘……。但即使祭司拼了命補血,他卻又動也不動的在那邊發愣……最後在隊友們努力下好不容易才在差點全軍覆沒的情況下結束任務,離開了九死一生的“王洞”後,立刻又遇上眼前這群不自量力的蝸牛大軍,這群缺水缺鏢缺箭的殘兵頭痛的要命,本來,若是戰士沒恍神,應該是三兩劍就清潔溜溜,可偏偏劍士就是不回神。

【媽的!熾魂!你信不信我們不救你,讓你被蝸牛踩死!】另一邊的弓箭手“暗夜”一邊冷嘲熱諷,但也拼命射箭阻擋蝸牛大軍。
【……熾魂剎悠!不要以為等高蝸牛踩不死!你現在的血量在被踩五下就掛了!】刺客“嵐”雖然是隊伍裡最高等的,但是刺客這職業還是不適合面對一群大軍,即使他們的對手只是Lv.1最低等的蝸牛……。
【混帳東西!趕快回神啦!角色死一次掉五趴,但若是被低自己十等的怪幹掉等級會掉十趴,二十等會掉二十趴耶……你一百五被蝸牛幹掉,經驗值會變成負數不用說,還會降級耶!】隊伍裡的最後一名隊友,是擅長冰屬性攻擊的法師,但無奈他的等級最低,且目前還尚未學會群體攻擊的魔法,只能用最基礎且是單攻的魔力珠擊。


【啊啊啊啊啊!幹!】於是就在戰士一個勁兒的恍神中,終於被蝸牛踩掛……緊接著,是血量最少的祭司……少了戰士當肉盾,他被踩了半分鐘後,也無奈的變成一道白光……重生去了。

踩死了一百五的戰士和一百四十七的祭司,越來越有自信的蝸牛大軍紛紛轉移目標,看上也很好“踩”的弓箭手、刺客、以及冰系法師。

等級一百六十三的刺客有先見之明的扔下兩個回程膠囊,酷酷的留下這句話【撤退!】然後身影就消失在兩人眼前。
【快!颯!你先回去,我血比你厚一點,可以擋一陣子!】身為隊長的弓箭手焦急的護在冰系法師–冷颯身前,期望隊友趕快回去--。
【不、不行啊!我、我身上滿的撿不起來!】
【丟水還是丟什麼不會啊!快點!!!!!!!!!!】弓箭手失去理智了,因為他的血只比冰系法師高出那麼一點點。

【我……啊啊啊!不--】冷颯太過驚恐,一不小心按到了招喚膠囊,唰!地一聲……兩人身後的空間被一個暗黑的身影佔據……只見等級高達兩百五十的終極“BOSS–暗黑精靈”現身了。

但情況危急的兩人沒有震驚太久,就立刻因為暗黑精靈猛地揮下來的一巴掌給轟掛了。


四名百等的高手狼狽的從重生點走出來,與使用回城膠囊的刺客相會。

「媽的--」弓箭手憤恨的甩著手上的弓,為自己降的經驗值以及等級哀悼著。
「唉,你還好吧?真是抱歉按到那顆膠囊……」冷颯愧疚的道歉著。
「沒關係啦!還好不是被蝸牛踩死的,我們只掉五趴算是萬幸了……」暗夜慶幸的說著。
「哈、哈哈……幹!老子降等了……媽的,還好我是攻擊性的--」狂風凜一臉悽慘的瞪著無意識動作著的始作俑者「死熾魂,這渾蛋發呆也不會挑時間……去你的害我降等級……」但是看著無動於衷的他,這下他終於無法忍受的伸腳踹了過去。

「……」被一腳踹倒在地上的“熾魂剎悠”恍恍惚惚地站了起來……而暴怒中的狂風凜則被另外三名隊友架住。
但是他的嘴卻沒有人記得去遮住「我去你的OOXX@$#!&^%#!#--」
「問你們一個問題。」沉默了老半天的熾魂剎悠終於回神過來,開始輸入文字與隊友們對話。
「幹嘛?」狂風凜沒好氣地問,他費盡一番苦心才甩開隊友們的手,所以雖然滿肚子怨氣,但已經沒有衝上去扁人的慾望。
「我想知道一件事情……」熾魂剎悠沒頭沒尾的問著,卻也沒說出自己到底想問什麼。
「熾魂,你不講清楚我們怎麼知道你要問什麼!」暗夜無奈地揮舞著手上的弓,因為沒箭可發,所以他急著想去“補貨”。

事實上,這夥人誰不是缺水缺箭缺鏢呢?大概只除了打到恍神的熾魂吧?

「摁。我想問……為什麼我會忽然間想為了一個人改變自己?」熾魂恍神的說出這句話,又不等其他人回應,繼續丟出下一句「而又是為什麼她不喜歡改變後的我?」
「蛤?你到底在鬼扯什麼!」暗夜被他的話搞得一頭霧水。
「媽的你在繞口令試試看!」狂風凜無故掉了一等,已經滿肚子火,這下子又被他的疑問句惹到,火氣十足。
「熾魂……沒頭沒尾的,你要不要解釋清楚?」冷颯懦懦的問著。
「……夜、凜、颯。」少言寡語的刺客嵐忽然出聲呼喚另外三名隊友「你們先回去補水吧!讓我和我表弟好好聊聊。」

「哦?摁,也好。」暗夜沉默了十秒鐘,決定讓嵐出面了解「那我補完就先下了啊?早上還有堂翹不得的課!」
「幹!!是尤教授的課,嵐,我補完也要先下了!」聽見暗夜的話,冷颯沒了剛剛的氣質,髒話出口後也趕忙跟上暗夜的腳步。
「我上禮拜沒去,先走了。」狂風凜丟下這句話也跟著轉過身離開了。

「好了。親愛的小表弟,你怎麼了?」一反剛剛冷漠的樣子,嵐湊到熾魂剎悠的旁邊,口氣十分三八的打出這段話。
「……」感受到嵐的八卦樣,熾魂剎悠十分後悔剛剛脫口而出的問題,但又無法太明顯的將人趕走,只好沒種的問「哥……你不是跟他們三人同班嗎?」

「哦?什麼事情比得上我親愛的小表弟的煩惱還重要呢?何況老哥我這麼認真向學,整學期只翹這麼第……三次,沒關係的!」嵐一個箭步,擋下了熾魂剎悠默默退開的腳步,再道「所以,要不要和親愛的哥哥我,聊聊啊?」

 


待續‧‧‧

 

話說貼上這篇來之前,

我才赫然發現這故事的前一篇寫在兩年前orz...

這篇真的停很久很久,中途還為了遊戲的一些規定什麼的苦思良久,

更甚者中途還整個改過兩次,但又回歸原本這部分。

事實上我曾經一度寫不出如何讓男主角正視自己的心意。

於是又讓一個曾經的,男主角出來。

是誰呢?哈哈哈~

下回分曉XD

 

PS:是說最近該認真地為這篇想個正式點的篇名了,

不過取篇名這件事情,實在有點困擾我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語‧漪 的頭像
星語‧漪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