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8

 

 

 


「唔……」女孩的唇讓男孩吻住……這一吻,使她發出細細的嚶嚀聲;聽見這聲音,男孩更加喜悅的加深了這個吻,並忘我的伸出舌頭逗弄女孩……。
「嗯……唔……」女孩無力又無助的逐漸癱軟在男孩懷裡,虛軟無力的嬌軀投降似的讓男孩侵略起自己,但又似乎是害羞於自己這樣的聲音,女孩睜開迷濛的大眼睛,望著他,並克難萬分的伸出手抵制著男孩「境,不要……我、我們、唔……不可以這樣……而且、而且我變的好奇怪……」雨晴在境的誘導下漸漸地由坐姿變成了仰躺,蓄滿淚水的大眼睛、顫抖不已的雙手象徵似的拉著衣襟,欲阻擋境的侵襲。
看著雨晴嬌柔的模樣,境只是邪邪的笑著「不會有事的,這很正常……」說完,緩緩移開雨晴的手後,又似呢喃一般的低頭在她耳邊輕聲道「只要相信我……」熱燙的大手隔著衣衫,輕輕的撫觸著她柔軟的胸部,但是這還是不能滿足……於是他解開衣扣,伸手探入,撫上雪嫩的肌膚。
「不、不要……境、我……我們不可以這、樣……嗯……」雨晴的阻抗很快的變成一連串無力的呻吟。

境的唇再度吻上她的,輾轉的吸允著,而後陶醉的開口「這都怪妳,怪妳要誘惑我……」
「才、才沒有、我沒有誘惑你……呀……啊啊……」境欣喜地望著身下的女孩,無法抗拒於自己的挑弄,嬌弱的身軀因為陌生情感在體內不斷流竄、沖擊,她終於忍不住地弓起身子,渴求更多更多--「不……唔、嗯--」

嗶嗶嗶嗶--刺耳的嗶嗶聲傳來,境惱怒的坐起身,用力的拍下鬧鐘,恍神半刻後才意識到……方才的一切都只是夢。
他腦怒的拋開被褥,走向浴室,準備冷卻一下自己。腦袋卻不自覺的又想起昨晚的事情……

「雨晴,我有事---啊!抱歉!!」推開只是虛掩著的門扉,境低頭說著話,抬頭後,傻愣愣的趕忙退出。

因為雨晴正在換衣服……雖然只是匆匆一瞥,卻也讓他看見不少美景……光滑的雪背、白皙誘人的肌膚,以及最要命的,挺翹可愛的臀部……雖說雨晴是背對著門,所以境只看到背後……不過那些卻也非常能夠引起遐想了,於是現在,待在浴室內的境,只能非常惱怒的繼續沖著冷水……好降降自己緩不下的慾火。

話說昨晚,境尷尬退出後沒多久,是雨晴紅著臉蛋開門「境……我、我好了,進、進來吧……」看著雨晴嬌羞的模樣,讓靠在門邊的境也手足無措起來,進了房門後,兩人的視線始終膠著在地板上,仍在為方才的意外尷尬著

「我、我……呃、對不……剛剛對不起!我太心急了,沒有先敲門……」先開口的是境,他有些語無倫次的解釋著。
聽見他這樣說,雨晴的臉蛋又羞紅了起來「我我、我才是、應、應該要、要把門關好……」然後兩人又陷入沉默。

數分鐘過去了。終於雨晴傻笑著打破沉默「呃、都、都快11點了……你、你上來有什麼事嗎?」她聰明的不再搶著道歉。
「哦喔!是這樣的,我的經紀人前幾天給我兩張遊樂園的門票,說是明天有雜誌要拍攝,也順便要我帶陽一出去走走……但是我想找妳跟我一起去,好嗎?」從口袋中掏出兩張門票地給雨晴,境也聰明的不繼續道歉下去。

聽完境的解釋,雨晴好奇的望了票,隨即驚訝的抬頭問「這不是那間新開,而且還一票難求的YL遊樂園的門票嗎?」不過隨後又皺起了眉頭「但你說是拍攝?意思是我也要入鏡嗎?」雨晴偏著頭疑惑的問著。
「經紀人說明天的攝影工作已經找了女模特兒,所以妳只要陪我去就好了。」緊張的解釋著,但是看見雨晴有些遲疑的表情,境尷尬的笑了笑,默默的收起票「不過想想,特地找妳去看我拍照好像怪怪的,我、我還是去找陽一好了--」
「我、我想去……」就在境站起身的同時,雨晴怯怯的拉住了他的衣襬。

被扯住無法前進的境回過頭,那失落的表情迅速轉變,笑容燦爛的開口「嗯、嗯!那明天早上七點,我們一起出發。」


*   *   *   *   *

隔天,也就是星期日早上六點。「早安!」一聲有元氣的招呼聲來自欣容,今天她醒的特別早……但顯然雨晴還是比她早。
「早。」微笑著將剛完成的早點放上桌,雨晴也打著招呼
「今天吃什麼?是鬆餅耶!」
「嗯。這邊準備了草莓、蜂蜜、花生和巧克力果醬,要吃什麼的就自己決定吧!」微笑著一一將餐點放上桌,雨晴一邊介紹著「對了,七點我和光一要出去唷!」
「育嗄?」(去哪?)這熟悉的對話情節又出現了。因為美食當前,所以欣容又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
「……YL遊樂園。有雜誌的拍攝。」頗無奈於眼前這位少女,不吃東西時充滿氣質(當然,不緊張時也是。)的美少女,每次吃東西都要搞得像餓死鬼投胎,塞的整張嘴滿滿都是,更讓人無力的是,每次都要一邊吃一邊說話……。

「嗄!阿斯奧ㄜ?」(嗄!他知道了?)
嘆口氣,無奈的回話「沒,我只是陪他去拍攝雜誌的照片。」然後優雅的使用餐具,十分秀氣的小口吃著東西……與欣容狼吞虎嚥貌完全不同。

「哦~玵驗哀啊?」(哦~談戀愛啊?)
「對喔!要也應該是妳去呀!」狀似忽然清醒,雨晴甜甜一笑「畢竟妳和立威現在正如膠似漆呢……」話說這多年的默契使然,雨晴早就練就了一番功夫,在何欣容吃東西時溝通兼自動翻譯的能耐……。

「啊ㄜ!吳耀以要偶!」(媽的!不要取笑我!)非常有魄力的一句話,但是就一個滿口都是食物的狀況來說,這句話很沒魄力。

雨晴吃飽了,將杯盤拿去洗一洗時,狀似無心的奉送了一記回馬槍「對了……有回立威和我提起,說想吃吃看妳煮的菜是什麼滋味呢~」
「啊!噁物!玵以盈!有俺诶偶!」(啊!可惡!藍雨晴!有膽別走!)如同剛剛所說,這句話依舊讓滿口的食物阻擋了魄力。

「總之我準備出門了,所以中餐自理唷~」踏著輕快的步伐,雨晴將鬥嘴勝利的開心表現在行動上,一蹦一跳的上樓。

*   *   *   *   *

叩叩……境輕敲著雨晴的房門,尤其是昨晚以及早上的折磨後,讓他不敢貿然開門進去「雨晴,好了嗎?」
「好了。現在出發嗎?」房門開啟,穿著簡單的襯衫搭配一條及膝的裙子,雨晴一臉期待的出現在境面前。
「好漂亮……」從沒想過一件簡單的白色襯衫和單調的及膝牛仔裙也能讓女孩子如此嬌媚,境有些不知所措的讚美著。
嬌羞的低下頭,雨晴小小聲的問「只、只是很簡單的襯衫和牛仔裙而已……」
「不!妳真的好美好可愛……」

「呦~你們已經重複這段對話十分鐘了,在繼續下去,到時候肯定遲到了!」因為早餐之戰輸了,所以欣容跑上來看好戲……剛好讓她瞧見雨晴嬌羞的時刻!
「糟糕!都快七點了,我們走吧!」境自然的牽起雨晴的手,而雨晴也沒有任何遲疑的將手交給他,兩人就這樣跑過欣容面前。

「這樣還跟我說沒什麼?在騙嘛!出個門在那裡稱讚半天!敢說沒姦情沒曖昧,這種鬼誰會相信!」不敢置信的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欣容嘖嘖稱奇著

嗶嗶嗶--突然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音,欣容拿起一看「『我床上有套服裝,是妳和立威的,記得去試穿,晚上要告訴我合不合身。雨晴』呿~真是的……咦?還有Ps?『可別跟男朋友在我房內亂來唷!』」轟的一聲,粉頰迅速爆紅了!欣容火冒三丈的在原地跳腳「啥?那個白痴女人!有病!可惡!」

另一方面是傳出簡訊的人……她在車上開懷的笑倒在座椅上「呵呵呵呵~敢調侃我~讓妳知道什麼才是調侃!」境不解的看著雨晴賊笑的模樣,但是不管眼前的女孩笑得再怎麼沒形象,他的腦海裡還是只充斥著她的古靈精怪……也許這兩人,真的離情字不遠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