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我的同居戀人)

part 46

 

文凡薰現在非常窘迫。

她縮在浴室裡面,已經左右來回走了七八回……

但就是鼓不起勇氣,踏出門外。

整個下午,她都在和自己排演,要怎麼說,然後怎麼瀟灑的離開……可是回頭看看現在的自己?身上穿著某人的T-Shirt,甚至裡面一絲不掛(那套今天穿了一日的衣物早被自己一個晃神給順手洗好了……)。

再度走了個七八回,「這麼繼續縮著也不是辦法!」她輕輕地將門拉開了一個小小的縫隙,萬分希望能夠看到自己的行李箱就在門邊等著她。

但是沒有。

「咦?」她驚詫的將門拉得更開一些,足夠讓腦袋探出門外。

視線在房間左右看了兩遍,還是沒有。

不要說行李箱了,就是辜振杰也不在房間裡面。

 

「只是拿個行李箱……是去了哪裡?!」文凡薰皺著眉,將浴室的門整個拉開,然後終於踏了出來,只是步伐的大小甚至沒有平時的半步大。

走出浴室,首先看到了被辜振杰架在房門口的椅子。

不解的偏頭想了想,她先伸出一手將長度只到大腿上的衣襬壓好,然後伸出另一隻手,克難的跩著椅子……將它拉離開門一點點。

隨後,才走到門邊……

她微彎著腰,一手緊緊的按著腿上的那截布料,確認就算某人突然開門也不會有任何走光的危險!

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另一手……搭上了門把,並轉了半圈,拉開門板--

咚!

 

***   ***   ***

 

辜振杰此刻十分煎熬。

當他氣喘吁吁的停在門外,手上拽著一只高度到他大腿一半的行李箱,手掌握著門把,卻遲遲沒有轉動。

只見他僵持了半刻鐘,最後還是挫敗的在門口坐了下來。

「我的老天啊……」背靠著房間的門板,那隻原本握著門把的大手改成緊緊的摀在臉上,感受著他臉頰上的熱燙。現在,到底該怎麼進去才好?

半天以來的坐立難安,似乎都比不上現在的天人交戰。

「我是直接進去交給她,」他拍了拍身前的行李箱,像在與兄弟對話般的喃喃自語著,「還是……把你放進去,然後下樓等個二十分鐘……再當作沒事的上來?」

「可是我覺得還是應該守在--啊!好痛!」

就在辜振杰繼續和“行李箱”溝通的時候,身後的門突然就這麼滑走了。

然後門板又在他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撞了回來。

「呀--!」

他清楚的聽見了,伴隨著門板撞上自己腦袋的聲音而來的一聲尖叫。

 

***   ***   ***

 

「……喂。」辜振杰小心翼翼的坐在床角,高舉著的手上捏著一包冰袋,正在撫慰著被門板狠狠疼愛過的傷處。不過一雙眼睛倒是噴火的瞪著也在床的另一頭瞪著自己的少女「妳還要氣多久?」

「不要看這邊啦!變態」少女雙眼眨也不眨的盯著他,雙手則忙碌的將蓋在腿上的薄被拉好……雖然早已換上了自己的衣物,貼身衣物到長褲、上衣都沒有缺少,但她仍然不放心露出半片肌膚。

「就跟妳說!我、什、麼、也、沒、看、到!」覺得自己萬分委屈的辜振杰咬牙切齒,但是從當時的情形看來……他真的說什麼都沒有辦法自清。

「哼!你說這種話,怎麼不摸著自己良心!」

 

快要崩潰的辜振杰索性拋開了手上那包沒什麼作用的冰袋,撲向了床的另一頭……他覺得自己的“心理創傷”似乎要嚴重一些「我就說了,我真的什麼也沒有--」

就在辜振杰奮力一撲的同時,房間的燈突然啪地一聲,就這樣暗掉了。

同時,原本運轉著的冷氣、電風扇……也在瞬間停止。

「停電了?」辜振杰維持著往前撲的姿勢,抬起頭來注視著天花板,「這麼說來……下午好像有發訊息通--薰?」

自言自語的同時,辜振杰猛然回過神來……意識到被自己壓制住的人兒突然沒了動靜。

「喂!妳沒事吧?!薰!」辜振杰抬手輕觸上了文凡薰的手臂,卻發現,底下這副嬌軀正劇烈的顫抖著「小薰!只是停電而已,沒事的!喂!」

「不、不要!不要--」文凡薰像是換了個人似的,開始奮力掙扎了起來,雖然雙腿被緊緊的裹在薄毯之下,但仍能不斷踹中目標,「走開……不要過來--」

「好痛!妳快冷靜下來啊!」雖然被少女的膝蓋頂中了好幾回,少年仍努力的想要安撫她的情緒,他努力的避開她揮舞的手臂,狼狽中也總算讓他緊抱住少女。

「嗚嗚--」行動受到控制的少女開始無法克制自己的哭了起來,「辜、辜振杰、爸爸、快來救我!好暗……好可怕……不要--」

「沒事了,沒事了!文叔已經把壞人趕跑了,還有我,我就在妳身邊!」辜振杰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同時不斷的和她說話,「叔叔和我已經把壞人跟黑暗都趕走了,妳看……好大好圓的月亮,這裡一點也不暗哦--」

 

待懷裡的少女只剩下啜泣時,辜振杰指向了兩人身後,窗戶那本來遮的嚴密的窗簾不知何時已經被拉開了,柔和的月光透過了玻璃窗映照入室內,少女抬起了滿是淚痕的臉蛋……可憐兮兮的問,「辜振杰?」

「嗯?」辜振杰伸回了推開窗戶的手,用指腹抹去了殘留在文凡薰臉上的淚珠,柔聲道「別哭了,我就在這裡。」

「我喜歡你--」夾帶著一絲熱氣的微風拂入,將半遮住窗口的簾子輕輕的撩起,越來越明亮的光線下,少女愣愣地看著少年,不知怎的就脫口而出。

 

***   ***   ***

 

「咦?」上一秒才順利安撫好失控的某人,正打算好好喘一口氣的少年突然被這句話給定住了身,動彈不得。

「啊--」少女回過神來,發出了一聲驚呼,但卻也不打算逃避了!

她掙開了令自己安心的懷抱,坐起身來面對他,並伸出雙手捧住少年的臉,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喜‧歡‧你!」

 

「我……妳--」辜振杰突然覺得,自己的腦袋受到了嚴重的攻擊,他完全反應不過來……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我喜歡你……」少女的語調突然變的哀傷,她捧住了他的雙手無力的滑下,原本凝視著的雙眼也低垂了下來,「可是這樣不公平,我不能這麼自私的霸佔著你--」

「所以,我必須離開才行。」她抬起臉來,露出了一抹微笑,既自信,又堅強「我必須離開,才能夠更加自信的爭取你!」

「離開?」辜振杰喃喃地重覆這兩個字,忽然就伸手捉住了少女的雙手,「我不准!」

「好痛!你幹嘛啦!」文凡薰痛的皺起了眉頭,她瞪向前一秒才表白的對象,想也不想的就打算掙脫開來,「快放開我!手快被你捏--嗯!」

「我不准妳走!」辜振杰低吼著,然後用力一拉,便將少女又帶回懷中,傾身封住了那張紅唇。

 

「唔!你放--」少女愣了愣,便立刻掙脫開來,想挺身爬起,卻很快的就往後仰倒在大床上……她那層完美的守護還盡忠職守的包裹著她的半個身軀。

只是不待她掙脫開來,少年便動作俐落的又撲了過來,懸在自己的身上,連忙驚惶的解釋道「我、我只是覺得離開才能--嗚!」

「妳再說一次離開,我就親妳!」少年退開了一些,卻只是把腦袋挪開了幾吋,身子還是緊貼著少女的。

「你有病--我--嗯嗯--」文凡薰不斷的掙扎著,奈何整個腦袋被某人捧在手中,一句話都說不齊全……就被人搶去了好幾次的吻,「嗯--!你夠了!」

 

兩人角力了好一會兒,辜振杰終於放開了箝制著她的雙手,但卻只是撐在她的腦袋旁,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

氣喘吁吁的文凡薰撥開了被汗水給黏在臉上的亂髮,紅唇開開闔闔,卻不敢再多說什麼,只能狠狠的瞪著他。

「看什麼!」雖然看見那張被自己折磨得紅紅腫腫的臉蛋,辜振杰感到有些心虛,但卻很快的堅定起來,「妳再說一句“離開”試試看!」

「……走開啦!」少女雙手用力一推,分毫撼動不了。但是氣勢卻順利讓男孩退了開來。

「妳要去哪裡?!」雖然已經讓開來讓少女得以起身,但他仍然不死心的問著。

「洗澡啦!全身都是汗--」

「哦……」聞言,少年懶洋洋的應著,「可是現在停電欸,沒熱水、燈也不會亮哦~~」

 

 

待續‧‧‧

 

這兩個孩子又一次的突破了我(WHAT?)

 

這是一個,怎麼寫都像要立刻ENDING的回合。

((我以後都不要先預言什麼好了(無力)))

 

可是不對阿,我還有開學篇和情敵要解決啊!!!!!

(((雖然在我目前的進度裡,他(她)們全都變的可有可無了(掩面)

 

是說這兩個孩子總是正經沒有三秒鐘……

老是吵架這樣"歹究谷"?

唔@@

而且越偏越讓我回不去接到主題……

 

哎~~~

 

話說這是一篇預約發文XD

選在我的國曆生日和農曆生日之間,

也算是一圓我每次都吵(?)著要發節日文的執念XDD

 

最後,祝我生日快樂XDD

媽媽辛苦了(>w<)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