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5

 

七點剛過,辜振杰仍然動也不動的“黏坐”在沙發上。

四點那會兒,他接到了文凡薰傳來的簡訊,然後便坐立難安到現在。

「她、她要是想分手那該怎麼辦--」瞪著早就沒有任何聲響的手機,他不斷喃喃自語著,「如果是要分、分手……那我--」

三個多小時的時間,他的內心劇場裡出演了幾百種文凡薰可能會有的反應與台詞。

「還是、還是她是來罵我太笨了?笨到搞不清楚她到底在生什麼氣嗎?」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辜振杰忍不住抓起手機「七點多了?難道、難道說,她覺得跟我講是浪費時--」

 

叮咚!

天人交戰中,辜振杰聽見了門鈴聲。這聲響聽在已經陷入自己思考的悲劇裡的辜振杰耳裡,簡直是天籟一般。

他二話不說的自沙發上跳了起來,直奔家門口,並擺出最恭敬、謙遜的姿態,迎接來人。

微微一笑地開口,正想說點什麼以示自己的誠懇,卻在低下頭瞥見了她放在腳邊的行李箱後,想也沒想的就撲上前去,嚎道「妳回來了!」

 

***   ***   ***

 

「小薰,妳餓不餓?我已經把馬鈴薯燉肉學的“完璧歸趙”了哦!我馬上端出來!」

完璧歸趙不是這麼用的吧?文凡薰一愣,吐槽的話完全來不及說出口……因為男孩已經飛快的奔入廚房,並端出了一個碩大的托盤,來到自己面前--

「快吃吃看!」

愣愣的看著送到自己嘴邊的一筷子菜,那泛著油光的肉片包裹著軟爛的馬鈴薯與紅蘿蔔……然後視線越過了鐵製長筷,以及握著筷子的大手,往上看去,男孩期待的表情一覽無遺,被這麼爭寵的萌樣給緊盯著的她腦袋幾乎當機,於是下意識的,便張口吃下。

「好不好吃?!」辜振杰期待的看著文凡薰咀嚼、吞下,然後迫不及待的問「很好吃對不對?再吃一口吧!」

說話間,筷子又很俐落的鏟起食物,並轉向少女的嘴邊「我已經研究了好幾天,雖然到昨天還是失敗了好幾次,不過今天煮起來超級成功的……所以我--」

「你夠了你!」少女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雙手摀住了臉……有些尖銳的喊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子--」

「薰?」辜振杰不解的看著少女,然後語無倫次的問「太、太鹹了嗎?我今天可能--」

「不要這麼用心準備這些!也不要這麼在意我!你可不可以不要對我好--」文凡薰失控的大叫著,但再怎麼摀住臉,她不想讓辜振杰看見的眼淚早已溢出了指縫間。

「妳沒事吧?」文凡薰的眼淚,成功的讓辜振杰再一次手忙腳亂起來,剛剛還握在手中的碗筷散亂地扔回桌上的托盤裡,醬汁正緩緩的擴大領地,不過他只顧著抽出衛生紙,試圖要替文凡薰抹去淚水。

只是上上下下試了好幾次,他就是無法突破文凡薰用雙手建構的銅牆鐵壁。

他只能焦急的看著眼淚不斷的滴落,然後慌裡慌張的接住,很快的……整盒衛生紙被他粗魯、忙亂的動作弄的碎裂,又因為眼淚而濕成了好幾坨……最後毫無辦法可想的他,只好張開雙臂,將少女擁入懷中。

「你走開啦!不要理我好不好!!!」少女想都沒想過,辜振杰會有這樣的舉動……一下子便嚇的忘了流淚,但隨即又更劇烈的掙扎起來。

「不好!我幹嘛不理妳啊?」辜振杰皺著眉,痛苦卻又甜蜜的承受著文凡薰的拳打腳踢……反正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縮的這麼小,她再怎麼出拳總還是有限制的。

「反正……反正你就是、不可以--」哭太久開始抽噎的少女無理取鬧般的堅持著自己的理念,「你不可以、我……怎麼、這麼自私--」

「欸!妳到底在說什麼?」辜振杰稍微鬆開了些許,讓已經哭得渾身發燙的文凡薰冷卻「妳不是總說我是笨蛋嗎?那可不可以說清楚一點?」

「你、你就是笨蛋!為什、呃要對我這麼、好!」

「所以我說為什麼不可以嘛!?」辜振杰哭笑不得的問著,終於看清楚文凡薰那張被眼淚鼻涕弄的一蹋糊塗的臉蛋,想也不想的就拉起衣襬替她擦著……反正剛剛也蹭了不少在上面,就這麼用吧。

「會痛啊!笨蛋!」粗魯的動作摩擦著細嫩的臉蛋,很快的便在其上留下了紅痕,文凡薰抗議的掙扎了起來,「你這個笨蛋!我說不可以不是這樣啦!」

「先將就著用嘛!衛生紙根本擦不了多少就破了啊!而且妳剛剛不是也用這裡蹭了很久嗎?!」辜振杰一邊說著,一邊指著自己的胸口,「妳看!都是鼻涕--這件衣服我才穿三次欸!」

「走開啦!!!」文凡薰已經被辜振杰的舉動搞得哭笑不得,但是傳來陣陣刺痛的皮膚還是提醒著,要她先將這個粗魯的傢伙推開。

 

***   ***   ***

 

費了不少功夫,兩人終於“平和”的分坐在兩張沙發上。

只不過,一個是委屈的瑟縮在沙發上,另一個則是特地將沙發搬到面前,然後手腳大張的守備著。

少女抬起猶帶著淚痕的臉蛋,紅通通的眼睛惱怒又困窘的瞪著將雙手雙腳都橫在沙發兩邊的少年,她就連想要把腿伸直都沒有辦法!!!

「怎樣!」辜振杰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同時微抬起右手比向自己的衣襬,「妳最好把剛剛哭到要這樣折磨我的衣服的理由說出來,不然我們就繼續撐著!」

「明、明明是你自己要把衣服當抹布的--」文凡薰傻眼的看著他,又看了看他的衣襬……好吧!上面全被眼淚和鼻涕蹭的一蹋糊塗沒錯,可是始作俑者還不是他自己?!

「不管!使用者付費沒聽過啊?」

「付、付什麼費啊!」這樣一直看著自己的傑作也是挺丟臉的,於是她伸出雙手,使勁在少年的胸口推了一把,卻文風不動,「總之你先去換件衣服可不可以啊!」

「……跟我來!」少年想了想,最後站起身,並順手拉起少女。

少女不明所以的被人拉起,然後一路步上樓梯……最後是房門砰的一聲在身後關上。

「你把我拉進來幹什麼啦!」,等到自己回過神來,發現……怎麼兩人一起待在浴室裡了?

「我怕妳跑掉啊!」辜振杰一邊換衣服,一邊露出無辜的臉,同時卻理直氣壯的說著。

「今、今天我不會跑了啦,所、所以我先出去--」

「不行!」看著作勢要朝門口走來的少女,少年連忙丟下才剛拿到手還沒來得及套上的衣服,轉身靠到了門邊。

「你換衣服我待在這裡幹嘛啦!」終於忍不住又爆氣的文凡薰雙手一拍,竟將辜振杰按在門上……只是回過神來後,她才猛然驚覺自己竟然雙手緊貼著他溫暖的胸膛,連忙低下了頭,卻又看見他精實的腹部 (咳,棒球社不是練假的XDD)。

 

「我安心。」看著少女不知所措的模樣,辜振杰突然正經的說著「妳待在我看的到的地方,讓我安心。」

被人這麼一說,忍不住害羞起來的文凡薰這才回過神來,匆忙的縮回手後,便頭也不回的退後,直到閃入淋浴間裡。

「欸?」看著躲進浴室深處的少女,辜振杰皺起眉頭,但隨後又點點頭,最起碼人還在勢力範圍之中,於是他隨手從衣櫃裡撈出兩件衣服,放在淋浴間旁的架子上,「妳要換衣服的話,我把衣服放在外面哦,我先出去了。」

 

***   ***   ***

 

走出浴室的辜振杰想也不想的就搬了張椅子,在門口坐下,然後忍不住的拿出手機,尋找教戰手冊。

“吵架”他首先輸入了這兩個字。

看著畫面上表示搜尋中的符號,他想了又想……覺得目前的情況好像不是這樣?

“和好”,很快的,搜尋的結果也顯示出來,他看幾個標題,決定從看起來有提供解決方法的那條開始研究「情侶必看!吵架後愉快和好的七個方法?」

「1.爽快承認做錯了。」他皺了皺眉,決定先看完再說,「兩人的小世界中,何須在乎自尊心?自己做錯了就爽快說聲“是我錯了”,當一方先開口道歉,就接受一切--」

他喃喃的念著,隨後又搖了搖頭「問題是我連到底發生什麼事也搞不清楚啊!」

但是衝著“愉快和好”四個字,他決定繼續看下去。
「2.時間不要拖太長」……他連她什麼時候開始生氣的都不知道。

「3.直接找他出來,當面說開」找是找了,可是她不說啊!

「4.需要有點理直氣壯?」等是等到她來了,問題是什麼都還沒說……就--

「5.準備個小小的禮物。」他無奈的想,都特地把馬鈴薯燉肉學會了!難道還是不夠嗎?!

「6.微微的肢體碰觸?」……呃,剛剛、好像不只“微微”--

「7.裝作贏不了對方,認輸--」他決定放棄這個網頁。

手指輕點了幾下,一邊想著下一個研究主題,突然……浴室的門被拉開了一個縫隙,少女把頭探出一點點,卻沒想到竟然會看到辜振杰直接堵在門口,連忙又縮了回去。

「嗯?」想不到主題的辜振杰剛好看見這一幕,連忙拋下手機敲了敲門,「薰?」

門再次被拉開一個縫隙,但這次只看見少女的一雙眼睛。

「妳在幹嘛?」辜振杰以為少女沒打算面對自己,想要偷偷溜出去,於是氣定神閒的回道「沒用的,今天我們除非把事情講清楚,不然休想離開!」

「我……我要拿、拿行李箱--」少女緊張的狂眨著眼睛,話說得斷斷續續的。

「我說了,不准妳離開!」辜振杰雙手環胸,一副沒得商量的模樣。

「……我、我沒穿--」少女最後的幾個字幾乎要消散在空氣之中,但是仍然傳進了辜振杰的耳中。

少年一愣,然後迅速轉過身去,「我、我去拿!妳、妳妳妳不准跑!」

 

待續‧‧‧

 

到底是沒穿什麼才要搞得這麼害羞(摀臉)

兩個高中生其實是很容易擦槍走火的啊啊啊啊!

((但是我這兩隻才沒那個膽子(茶)))

 

好的,上一回(還是上上一回?)宣告了本作即將完結,

然後我就陷入了長達四個月的苦惱之海……

((遲遲不發文不是我跑去玩了,事實上我的楓之谷從八月底後,就不給我開了...九月只開成功一次(泣)))

(((對,所以說,事實是是每天混著混著不知不覺就到睡覺時間了(毆))))

 

咳!!

那個本來預約好的段落怎麼寫怎麼不順。

就連早就決定好的大方向也是寫了又改、改了又換,

 

我就不說同樣的兩段在筆記本上被重複演練多少次了TAT

((而且就連本回的開頭也是,超過三種版本。))

然後下一回沒意外會繼續糾結在兩個人到底表不表白上。

 

((小小預告,坦白說都睡一起了……你們誰先開口有那麼難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