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4

 

 

星期四 辜島建設集團 市東總公司

時間臨近中午休息時間,排放了十來張辦公桌的秘書室裡除了敲打鍵盤的聲音之外,便沒有其他雜音。

「小薰,這份文件送下去後,妳就先去吃飯吧!」坐在秘書室隔出來的最大區域裡,一名身穿著深色套裝的女子拿起一份文件,站起身走到靠近走道的座位,一邊說著一邊交給了在坐位上敲打文件的少女。

「哦,好的。珍妮姐。」將視線自電腦螢幕上移開,文凡薰對著女子露出甜甜的笑容,伸手接過了文件。

 

鈴鈴鈴--鈴鈴鈴--

就在文凡薰按下存檔,手捧著文件準備起身的時候,桌上那支電話響了起來。小小的螢幕上顯示著一串數字,而她驚恐的看了看那個號碼,又抬頭看向渾身充滿幹練氣質的賴珍妮,小臉上寫滿了求救訊號,明顯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賴珍妮臉上的微笑不變,只是幹練的氣息瞬間消散,她看好戲一般雙手環胸,並不準備給予意見或是幫助。同一時間,秘書室裡六七個男女也紛紛看了過來……卻沒有一個人肯伸出援手。

 

噹噹噹--

午休的鈴聲準時在十二點整響了起來,其它看好戲的同事們簡單收拾了自己的東西,然後一個個站起身,很快的離開了祕書室。

鈴鈴鈴--鈴鈴鈴--

而電話依然不死心的持續響著,當然一般人遇到這種情形不是乾脆切斷電話,就是面對現實接起,可是被留下來的兩人卻硬要維持對峙的姿態。

 

直到一隻大掌橫空伸了過來,接起那通電話。

「薰!是我!--」電話那頭的男孩魯莽的不等接起電話的人給予一點回應,劈頭就是一長串的話。

「臭小子閉嘴,小薰要陪我吃飯,沒空!」男人幾句話簡單明瞭的說完後,也不待電話那頭的男孩回應,便輕鬆的將電話扔回原位。

「好了。」男人抬起頭,看了看最得力的部下與少女,微笑著道「小薰待會到餐廳幫我包個便當上來,我們好好的“聊聊”吧。」

 

文凡薰無奈的瞥了珍妮一眼,微弱的求救著。

賴珍妮的臉上依然是那抹悠閒的自信微笑,她對著上司點點頭,便拉著少女的手一起離開辦公室。

 

兩人無聲的進入電梯,文凡薰努力的將視線看向正前方,盡可能忽視身旁某人怎麼忍都忍不住的竊笑聲。

感覺今天電梯從二十樓降到地下一樓的時間漫長的駭人,當電梯高度終於下降到超過一半時,再也忍耐不住的賴珍妮瘋狂大笑了起來。

「噗!哈哈哈……咳!哈哈--」

「……珍妮姐。」身為被嘲弄的主角的文凡薰無奈的瞪了她一眼,一邊慶幸還好這是二十樓的專用電梯,要不然被其他員工看見這副模樣……但好像,其實賴珍妮一點也不介意。

 

「哈……」笑到喘不過氣來的賴珍妮終於慢慢停了下來,她伸手奪過了不久前才交待要讓少女親送得文件,拍了拍她的肩膀,正色道「文件就由小的來送就好,太子妃還是趕快去處理皇上要的便當吧!」

「……不要叫我太子妃。」少女一邊伸手將文件搶回,一邊無奈、無力的反駁著,這三個字現在都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來了。

「妳可是咱們這個島國的太子未婚妻欸!當然是太子妃啊!」

「我要辭職!」文凡薰嘆了口氣,有些沉重的說出自己的打算。

「不可能的啦!先別說皇上或太子了,光是皇后和我們的太上皇,妳就招架不了了。」賴珍妮肯定的反駁。

 

一想到執著的辜鴻邦與洪雪芬,文凡薰決定嘆口氣……轉移話題,「……最近流行宮廷劇?」

「啊?嗯!」對於話題突然轉變,賴珍妮只是疑惑了片刻,很快的便跟著轉移,「是啊!翻拍正史的、瞎掰的宮廷戀愛劇、亂七八糟的穿越劇……還有我們現實生活中的,辜島太子求親記。」

「……珍妮姐!!!」

「哈哈哈!」成功的讓文凡薰又一次變臉的賴珍妮大笑了起來, 她看著煩躁不已的少女,忍不住問「到底怎麼回事嘛!?我們太子殿下到底做了什麼?讓妳電話也不接、簡訊也不肯回呀?」

叮!電梯抵達樓層,門向左右兩側緩緩滑開。

「……唉。說來話長。」少女悠悠的嘆了口氣,緩步飄出電梯。

 

***   ***   ***

 

「叔叔。」該來的還是躲不掉,文凡薰送完文件,在樓下摸了好半會兒,才帶著破釜沉舟的心情重新回到二十樓。

「哦!妳來了。在那邊坐下吧!」辜仁鈞闔上手中的文件,推開椅子走到沙發邊坐下,然後看著一臉僵硬的擺弄著午餐的少女。

「叔叔,我--」弄好了午餐的少女抬頭,打算速戰速決的將自己的想法交代完畢,卻見男人按著自己的太陽穴,一臉歉然的笑。

「抱歉阿,可以先幫叔叔倒杯水嗎?」

 

「那個!我想--」看著辜仁鈞喝了水、吃了止痛藥,文凡薰又一次試著開口。

「唉……好久沒喝酒了……竟然一下子就醉倒,果然是年紀大了,瞧我竟然還帶著宿醉來上班--」辜仁鈞閉上眼,將身子依偎進柔軟的沙發裡。

 

「叔叔!」文凡薰忍不住的,喊了起來……她已經煩躁了一個上午了!

「哈哈哈!抱歉抱歉!」辜仁鈞睜開眼睛,看向少女的眼中多了一絲寵溺,「看到妳這樣煩惱……讓我想起那個笨學弟,忍不住就想欺負一下。」

「我那個笨兒子昨晚跟我說了很多,本來我想這些事情應該要讓你們兩個孩子自己弄清楚--」辜仁鈞看著低下頭不予回應的少女,伸出大掌輕輕拍撫著她的頭,「妳的樣子跟妳媽最像,可是性子卻跟妳爸一個樣子。」

「咦?我哪有爸爸那麼--」

「這愛鑽牛角尖的樣子!真是的,還記得我當初因為這件事情踹了他好幾回吧!」

「爸爸也會嗎?我以為爸爸他是--」

「妳爸這個人阿,看起來很像沒有煩惱,可是心思卻比誰都細膩。」回憶起那個已經離開許久的兄弟,辜仁鈞的臉上突然露出一抹無奈的笑,「他是個任何人的煩惱都能給予最佳解答,自己的問題卻拼了命的打上死結的笨蛋。」

 

「噗哧。」第一次聽見關於自己父親球場之外的其他事情,文凡薰忍不住想像,自己那個總是活力飽滿的父親苦惱著的模樣,不過,想像出來卻無法理解,自己的父親會被什麼問題打敗「爸爸他,會為了什麼煩惱嗎?」

「哦,所以這才是我說你們父女很像的地方。」辜仁鈞帶著懷念的表情回憶起來「都是戀愛啊--」

「戀愛?跟媽媽?」

「當然!妳爸跟妳媽都是初戀呢。」辜仁鈞肯定的點了點頭,然後側過頭來盯著文凡薰看,「不過,妳爸和妳媽的故事,我改天再告訴妳。」

「現在,可不可以告訴叔叔,妳的想法呢?」看著少女僵住了的笑臉,辜仁鈞自顧自的解釋下去,「畢竟這個約定是妳們小時候,“那件事”發生之後許諾的。」

提起那件讓所有人都擔憂的往事,辜仁鈞別開視線,小心的不讓少女看見他的懊悔。

「那件事……?」文凡薰想起了過去的夢魘,忍不住蒼白了臉,但是看見辜仁鈞不經意露出的悔恨表情,決定微微一笑帶過「沒事了,雖然偶爾還是會做惡夢……可是我沒事了。」

「可是妳還是怕黑不是嗎?」辜仁鈞回過頭,拍了拍她的肩膀,同時也看見她的蒼白,「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們都不知道妳的想法……是願意呢?還是不願意?」

「這……不能只聽我的想法吧。」被這個願不願意的問題帶出了這幾天心裡的煩惱,文凡薰低下頭,小小聲的說,「不能只是我願意,就要把他和我綁在一起,如果他有其他選擇--」

「嗯?」辜仁鈞疑惑的看了少女一眼,突然間意識到問題的來源,於是他只好無奈的苦笑,「那麼,這些問題妳問過那個笨小子了沒?」

「咦?」

「給他一次機會解釋吧。」辜仁鈞突然大笑了起來,想起了昨晚喝下第一杯酒就醉倒了的兒子苦惱的告白,卻壞心的不肯提前給予少女提示。

 

 

待續‧‧‧

 

關於“那件事”,

其實我也忘了有沒有在這裡說過XD

 

因應劇情需要,所以沒意外會寫在下一回XD

 

 

話說回來,一次寫兩回好累阿

((因為以往都是好不容易寫完一回,就跑去休息好幾天...))

這次說什麼也不打算先放置,所以就只好把醒來到現在的時間全拿來敲這兩篇XD

((預定發文真是好功能XD))

 

話說其實辜爸爸的戲分一直不多,

這是第一回,也大概是辜爸爸的唯一一回(辜爸爸哭倒在廁所XD)

 

不過比起後半段才登場的文爸文媽,他還算幸福的啦XDD

 

還有辜家的公司,

不管以前有沒有寫到,反正我今天決定把這家公司命名為辜島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