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3

 

 

星期三 夜晚

文凡薰站在床邊,揉按著不住抽痛的腦袋,有些煩躁的看著床上,在酒精的作用下,正沉沉熟睡著的傢伙。

沒想到讓自己坐立難安了一下午的傢伙竟然悠哉舒適的在家裡熟睡著。這讓下午倉皇逃開的她感到有些惱怒,雖然會逃走是因為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奸詐的躲在後面偷聽,當然也是因為她同時希望先弄清楚自己凌亂了很多天的思緒……
晚上又因為陪著洪雪芬去處理拍全家福的事前工作而晚歸……但是再怎麼說,現在面臨的這種情況也太讓人傻眼了。

 

「你都快要三振出局了,怎麼還有本事搞出更大的失誤?!」文凡薰在床緣坐下,不需要特意去聞,濃濃的酒味便不斷的竄入鼻間。

想想小報馬仔辜雅甄的情報,這對父子倆一共喝掉了三瓶酒精濃度高達70%的威士忌,也不知道這個沒喝過酒的傢伙是怎麼灌的?!但是瞪到眼睛都痠痛了,床上的人卻依然睡的香甜,她不甘心的伸手戳了戳那張因為酒精而通紅的臉蛋,說不清心裡此刻的感受--

 

「小薰啊!這個笨蛋今晚需要妳看著點!我得顧著我那個蠢老公--」洪雪芬的聲音在身後傳來,文凡薰連忙站起身,回頭看去,只見對方精緻的妝容有些糊掉、原本在典雅的髮型也零亂不堪--更別提被人吐的一蹋糊的的美麗服飾,她今晚的貴婦形象已蕩然無存。

「……好。」

「唉……」看著乖巧的少女,洪雪芬忍住踹醒兒子的衝動,拍了拍她的肩膀,沒什麼信心的安慰著「我想……那個笨小子應該也煩惱了很多--」

文凡薰沒有說什麼,只是輕輕地點著頭,看著這樣她這樣的反應,洪雪芬只能無奈的結束話題「那我回房了。」

 

待洪雪芬走出房門,文凡薰將門扉關好,轉身進了浴室,狠狠的洗了把臉後……望著鏡中的自己,看著有別於幾天前不知所措的表情,以及一雙燦亮的好像有流星墜落其中的眼睛,經過一下午的沉澱,確認了心意的踏實感讓她終於再一次覺得幸福。

「我喜歡你,這個大笨蛋。」喃喃自語著,纖細的手指緩緩撫上鏡中的臉蛋,卻突然眉頭一皺又憂愁了起來,「可是,你呢?」

 

來到床邊,看著一臉滿足的熟睡著的傢伙,幾個人的名字和身影在腦中交錯而過……剛剛才意識到的幸福好像一場短暫的美夢--

「選擇了你的我、你選擇的那個人--」將他散亂在額前的碎髮撥開,望著他,一抹歉意油然而生。

對於一直占據著他身邊位置的歉意,以及這麼晚才意識到自己心意的歉意--

這讓不管是喜歡的他,還是他喜歡的人……還是喜歡著他的她,都錯過了好長一段可以幸福快樂的時光,也因此,讓文凡薰再一次意識到,原來一個人的幸福是不可能存在的。

 

而此時此刻,她似乎才是阻礙一切的存在,

「是不是,離開才是正確的決定?」

 

***   ***   ***

 

啾啾啾……不知名的鳥兒停在了窗沿,熱熱鬧鬧的唱起了曲子,床上的少年掙扎了片刻,緩緩睜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米白色的天花板,他眨了眨眼,疑惑的側過身子,卻差點滾下床去。驚魂未定之中,他連忙滾回床中央,然後掙扎著撐坐起身子,卻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暈眩,「啊啊啊--」

痛苦的用雙手猛敲著腦袋,待不適感稍微減退,他抬起頭環顧四周,只見白色的窗簾在眼前影影綽綽的紛飛著,窗簾之後還有一道深色的影子,似乎誰的身影就在那片純白之後,他揉了揉眼,連忙想下床抓住那個身影……卻沒注意那條糾纏在身上的薄被。

於是,碰!地一聲……少年狼狽的跌下了床,但他手腳並用的甩開了薄被,一把撲向窗簾之後「小薰,我--咦?!」

紛飛的窗簾之後,並不是誰的身影……那只是一件好好掛在衣架上的外套。

緊抱著外套的少年站直身子,惱怒的拉開了窗簾,明亮的陽光便毫無遮掩的照亮了整個房間。

少年站在房間的中心處,用力的瞪了一圈後,決定離開房間繼續尋人。

「小薰!小薰--」

「吵死了!」一名少女迎面走來,雙手插腰瞪著比自己高出一顆頭的少年「笨老哥,你又要跟昨天晚上一樣橫衝直撞了是不是?!」

 

「閉嘴。」少年可沒心情理會少女,他大手一揮,便將正準備開始長篇大論的妹妹推到身後,自己繼續向前跑去。

「真是個笨蛋哥哥。」辜雅甄不怎麼介意自家兄長無視自己的反應,朝著他的背影扮了個鬼臉後,便轉身進了自己房間了。

當然她一點也沒打算告訴自己那個欠缺思考能力的哥哥,他從昨晚找到現在的人兒,此時此刻根本不在家裡的事實。

 

「小薰--」辜振杰一邊呼喚著心中的人兒,一邊奔到了樓下,只見客廳裡,只有自家老媽的身影。

洪雪芬穿著浴袍,平日總是畫著精緻彩妝的臉上貼著一片面膜,長髮通通包裹在一條大毛巾之中,正一臉自在的半躺在沙發上,看著她鍾愛的電視劇,不過意識到兒子的登場,特地抽空白了他一眼「睡醒了啊?辜少爺。都快下午了呢。」

「媽--」酒醉的後勁再一次侵襲而來,辜振杰無力的趴在沙發椅背上,卻仍不忘打探某人的消息「妳有沒有看到小薰?」

「幹嘛?現在要跟我懺悔?」看著幾乎要倒在自己腳邊的兒子,洪雪芬仰起頭,輕輕拍了拍臉蛋好吸收面膜的養分,對於兒子的問題卻是充耳不聞。

「不是……我頭好痛--」辜振杰抬起手,按著腦袋兩側的太陽穴,不死心的試圖再問「小薰她--」

洪雪芬冷哼一聲,手上的動作未停--這一回她連白眼都懶得看去「有膽子跟你爸喝酒,就不要宿醉啊!」

「我錯了--」辜振杰動彈不得的癱在沙發上,剛剛在家裡橫衝直撞的力氣一下子消散了「媽……小薰到底在哪裡?」

洪雪芬一把抓下臉上的面膜扔掉後,以十指在臉上輕輕按摩,一邊漫不經心的回道「她不在。」

「我當然知道她不在啊!都找那麼久了--」被老母敷衍的答案玩弄著的辜振杰努力撐起腦袋,一字一句地問「那她現在在哪裡?」

「當然是公司阿。」洪雪芬一臉莫名其妙的瞪著兒子,但是見兒子抓起了手機便要衝出家門,又涼涼的說道「我如果是你,就不會在這個時候去打擾她。」

「為什麼?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說--」

「你?在莫名其妙喝醉鬧了一晚上,害人家睡眠不足的去上班的現在?」洪雪芬停下手指的動作,眼神兇狠的瞪去。

「那……可以順便、道歉--」

「你還是算了吧!」按摩完畢的洪雪芬站起身來,用憐憫的眼神看了兒子一眼,「……以你的智商,我看只會把情況弄得越來越糟糕。」

「喂!再怎麼樣,我好歹也是你兒子吧!」目送著母親離開的背影,辜振杰有幾分哭笑不得……不過就是喝醉酒啊--

「哼!兒子又怎樣?」洪雪芬洗好臉,走出浴室,站在階梯上居高臨下的瞪著兒子「兒子會比我的寶貝媳婦還重要嗎?而且還是臭成這樣的笨兒子!」

「我哪裡--臭?!」幾天內連續被人嫌棄了兩回,辜振杰一臉委屈……卻不經意的聞到了一股從他身上散發出的味道……「噁--」

這下他也顧不得自家老媽的碎碎念,連忙奔回房間洗澡去。

 

***   ***   ***

 

從自己房間的浴室走出來,辜振杰一邊擦拭著半乾的髮,一邊想起自己昨晚似乎是睡在文凡薰的房裡--

立刻臉色鐵青的奔了過去!

一推開房門,直奔到床邊……果然一股股夾雜著汗味的酒臭味不斷竄入鼻中。他小心翼翼的拆下床單被套和枕頭套,準備拿出去外面洗曬……卻在走出門前踩到一張紙條。

差一點跌個狗吃屎的辜振杰先把手上的東西扔到一邊,彎腰撿起紙條來看了看。

紙條上零亂的寫滿了半頁,那半個頁面上全是幾個連貫不起來的字詞……只看一眼,辜振杰就知道……這是文凡薰在思考時的習慣,再翻到另外半頁,較空白的上面寫的幾個句子,通常是她的結論或者最後煩惱--

“我是阻礙。”這四個字被畫了好幾個圈圈。

“離開?”看到這兩個字,讓辜振杰的心臟一陣緊縮,他煩躁的在紙上又翻看了一回,想要找到更多的線索……

 

卻在背後完全空白那面找到了這兩個字,“離開”

 

 

待續‧‧‧

 

這一次我是真的確定可以寫完了。

上一次話說得太早(?)

 

而且這一回的尾聲其實也完全推翻了我一開始的預想。

 

應該說從喝醉開始就是第三個版本XDD

第一個版本是希望辜振杰一直找不到人,直到拍全家福(換好衣服,並出現在鏡頭前)才終於見到老婆……

但是這樣好拖戲(而且中間會顯得很草率)

第二個版本則是,讓父母、親友們介入……並讓辜振杰埋伏在公司外面XD

可是依照我給洪雪芬的性格(?)這樣一來肯定會歪……而且這樣一來就找不到順利進行下去的節奏

((因為依照這個笨笨男主角的行為模式,肯定是再一次的把人搞丟XD))

 

第三個版本,帶著破釜沉舟的心情,決定就來個酒後吐真言吧!

((汗,這個故事裡面到底做了多少違規的事情?!))

 

結果完成的版本有一點點第二版和第三版融合--

詳情請見44回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