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2

 

星期三

市東商業區,高聳的大樓櫛比鱗次的排列著,位於其間的某家小小咖啡廳裡,兩男一女窩在窗邊的座位上,正嚴肅的討論某些事情。

「哥……已經三天了!三天來我都找不到她--」男孩痛苦的趴在桌上,說到激動之處還奮力拍了桌子,造成了桌面上的杯盤不小的移位。

而這動靜幸好沒引來店內人員的關注,一方面是因為三人所處的小隔間夠隱密,另一方面則是用餐的顛峰時段早過了,店裡沒什麼人在。

坐在辜振杰身旁的嚴雋先是瞪了自家表弟一眼,然後連忙抽出幾張面紙,替女友擦乾桌面後,才冷冷的回應「正確來說,是你知道她在哪裡,而她不想見你。」

「嗚嗚--去你的!」辜振杰抗議的又搥了搥桌子,這次力道小了些,只讓離他最近的咖啡杯與盤子微晃「我就不知道到底是怎樣嘛!星期天還好好的……話講到一半人就突然跑掉了!」

「那可能是你做了什麼吧。」嚴雋沒什麼同理心的敷衍道,雙手正忙著為認真滑手機的女友張羅甜點。

「我就……什麼都沒做--」辜振杰抬頭,原本打算理直氣壯的辯解,卻突然軟弱了下來--

小巷裡的那個意外之吻,他沒有讓任何人知道,當然主要原因是他一點也不覺得那有什麼……畢竟隔天,文凡薰也不過就是晚點下樓而已,後面還是神色如常的聊著天,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到底,在那三十分鐘裡面發生了什麼要讓文凡薰“逃家”的事件!

「心虛不就代表有什麼嗎?」嚴雋不解的問,終於停下手來關注話題「說吧!發生了什麼事?」

「就--沒有嘛!只是一些小意外而已--」辜振杰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又重新趴回桌面上「我想--只要她還住在家裡,總應該見得到,我、我還是到時候再問問就好了--哈哈」

「嗯?肯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祕密,不然不會這麼神秘,對不對--老婆!妳要去哪?!」嚴雋邪邪的笑了笑,然後回過身準備繼續餵食女友,卻見對方早已站起身來。

「閉嘴,小薰要過來了。」何雨然終於將視線從手機上移開,只是話說完她就閃到隔壁的隔間去了。

 

***   ***   ***

 

叮鈴--叮鈴--

用餐的尖峰時段過後,顯得冷清了許多的咖啡廳裡,門扉開啟的響鈴聲格外突兀,一名穿著短袖襯衫搭配一條及膝裙的少女走了進來。

帥氣的服務生在第一時間迎了上去,露出了他迷暈不少OL的陽光笑容,有禮的問道「妳好,請問一位嗎?」

「啊……不是,我有朋友先來了。」下意識退後一步的少女不知所措的搖了搖手,然後別開視線看向窗邊的座位,很快的就找到位於第一桌的那人「呃……是窗邊第一桌,謝謝。」

 

「不錯嘛!小薰。」看著被服務生護送過來的少女坐下後,何雨然忽略掉身後的木質隔板傳來的巨響,淺笑著調侃「專人護送過來唷!」

「我明明拒絕他了說--」少女將臉埋入手中的菜單之中,小小聲的抗議「這麼久沒見,不要一見面就調戲我!」

「好嘛好嘛!妳打工辛苦了哦!乖,姐姐幫你點好了,先喝點東西吧。」何雨然沒什麼誠意的說著,隨後單手支撐著下巴,微笑著看著少女先喝了一口柳橙汁「對了,妳說在LINE上面不能說的是什麼事情呀?」

「咳、咳咳咳--」雖然早有面對問題的心理準備,但是根本沒料到對方竟然選在這種時機出擊的文凡薰狠狠的被嗆住了。

她咳的眼淚都飆了出來,幸好此時此刻……店內沒什麼客人。

 

「小姐,您沒事吧?」不過,沒什麼客人的壞處是,一點點小動靜便很容易惹來服務人員的關注,只見原本站在門邊的那名男服務生第一時間衝了過來,不住的問著。

「沒、沒事--咳咳--」文凡薰低著頭,拼命的咳著,想把那股不舒適的感覺從喉嚨趕出去。

「不好意思,請再給我們一些紙巾。」何雨然對著服務人員微笑,似乎對於他臉上的擔憂感到有趣,然後她站起身,先踢了身後又傳來一陣騷動的隔板,才輕巧的轉身坐到了文凡薰身側,輕輕的拍撫著她的背「小薰,慢慢呼吸--」

喉嚨裡那不適的感覺終於慢慢消退,文凡薰抬起頭,一張梨花帶淚的臉上寫滿了委屈「姐姐……妳好過分--」

「噗哧!對不起嘛!」何雨然笑著又伸長手臂,將人抱入懷中「我只是想說讓妳不要那麼緊張嘛……」

「人家嚇到腦袋一片空白了啦!」文凡薰小小聲的抗議著,多日的煩惱被這一驚嚇後,全飄了到九霄雲外。

「很好啊!這樣一來,思緒是不是清晰了許多呀!」何雨然鬆開手,側過身子半倚在桌邊,將文凡薰困在自己與桌子之間「好了,開始說吧。」

「咦?這、怎麼--」沒想到這麼快又要重新面對問題,文凡薰再度不知所措了起來「我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

「慢慢說,」何雨然露出微笑,語氣輕柔的安撫道「反正我時間很多,所以,先冷靜下來。」

「這、這個--」文凡薰瞥了何雨然的臉一眼,然後慢慢地冷靜下來「姐、姐姐……唔……這樣問應該會很奇怪--」

 

「妳、妳有沒有哪一天,突然覺得……曾經很熟悉的那個人,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當文凡薰的問題脫口而出,一直屏息等待的三人頓時一愣,小心翼翼躲在一旁隔間偷聽的嚴雋瞥了辜振杰一眼,小小聲的問「你劈腿?」

「我才沒--」辜振杰又一陣劇烈的掙扎,原來他的身軀正被嚴雋死死的壓制著「放開我……我要跟小薰解釋--」

「你冷靜點好不好?」壓制的十分痛苦的嚴雋不得不重新變換身體重心,內心再一次感謝女友的英明,選擇了這麼一家“非常隱密”的店,不然要是讓人看見了他此時的模樣……他以後該怎麼在商業區出沒?!

 

「--不是啦!我們……雖然是有那個約定在,可是我們不是那種關係--」

 

文凡薰慌張的解釋傳了過來,嚴雋低頭看了表弟一眼,臉上的表情之複雜,讓辜振杰想也不想的就別開視線。

「嗯……我的意思是,突然間,我發現他變成我完全不認識的樣子!明明還是同一個人,但是不知不覺中,他已經不是小時候玩在一起的樣子了--」

何雨然聽著文凡薰自己也亂七八糟的說法,忍不住笑了笑,坐正了身子然後說出她得到的答案「妳的意思是,妳已經意識到,那個臭小鬼在妳眼中已經變成一個男孩子了吧?」

「咦?」文凡薰的臉紅了起來,她小小聲的自言自語道「是這樣嗎?」

「好了,第一個問題結束了,現在是第二個問題。」何雨然看著正努力讓臉頰降溫的少女,不讓她有機會逃避的問著「那麼妳為什麼會突然有這麼樣的想法呢?」

「我為什麼會突然有這樣的想法?」文凡薰愣了愣,看向何雨然「對阿--為什麼突然--」

文凡薰突然間笑了,笑得十分甜蜜「天啊!我……我喜--」

 

「小薰!我沒有變!!!!!」就在文凡薰得到解答的同時,一直嚴陣以待,終於掙脫了嚴雋壓制的辜振杰逃了出來,砰的一聲撞到桌邊「我還是跟以前一樣--」

 

「呀啊啊啊!你怎麼在這裡!!」看到突然跳了出來的男主角,文凡薰錯愕不已的站了起來,閃過了挫敗的趴倒在椅子上的何雨然,倉皇的逃出咖啡廳。

 

「你這個跟以前一樣蠢的笨蛋!!!!!」因為文凡薰逃的太快,而還沒來的及反應過來的辜振杰,被兩道來自不同方向的拳頭給擊倒在地。

 


待續‧‧‧

 

其實這一回比原本想像的還要難寫。

 

先不提我到底後半這部分打算以誰為主,

也不提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正經的安排……

 

不忍說其實我本來沒打算讓男服務生多些戲分的(X)

然後戲分一不小心多了後,本來想要讓辜振杰的三劍客(喂)擇一登場的

 

這回嘛!我們的女主角終於開竅了。

 

男主角則是話都沒聽完就……

難怪會被打(笑

 

嗯嗯嗯~下一回嘛!

大概會有三個場地(吧!)

也可能第二段太長,第三個場地就順延XDD

 

嘛!接下來一回,辜振杰依然見不到老婆就是了。

然後我終於想起來要寫一下的設定,

劇情中不確定能不能順利融入(?)

 

但是在設定上,文凡薰每年的寒暑假都會搬回辜家住,然後前往辜家的公司打工

(說到這裡,為了回憶一下到底我給辜家設定了什麼背景的過程中,我赫然發現--

第19回裡,我把“爸爸”這個兒子寫成了女婿(汗)

那已經是2013年12月的事情了欸欸欸欸欸

而且其實並沒有設定到~~辜家的背景)

 

然後下一回已經寫了一半了,

今天突發奇想(?)

覺得我應該可以把這兩個孩子的結局寫出一個甜到牙痛的地步(為什麼要折磨自己阿TAT)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