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4

 

 

房間裡,被狠狠的修理一頓的辜振杰與洪雪芬各據一方的坐在大床兩側,十分有默契的望著不斷地傳出聲響的牆壁。

 

「欸!你這次又做了什麼?」洪雪芬捱不住好奇心,挪了挪身子靠向兒子,低聲問著。

「也、也沒幹嘛……只是想爬窗溜出去吃東西……」辜振杰小心翼翼的說完,立刻閉上眼睛。

「嗯?」洪雪芬若有所思的坐正了身子,側耳鈴聽著那長而尖銳的,家具在地上被拖拉的聲音,「你還做了什麼?」

預期中的鐵拳沒有揮下,辜振杰睜開了眼……順著母親的視線也望了過去「我想說……外面下過雨涼涼的,就去小薰房裡拿了外套--」

「你、你怎麼過去的?」洪雪芬錯愕的望了自家兒子一眼,這間屋子的外牆只除了小薰的房間外有道梯以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光滑啊!

「就有、有棵樹的樹枝長得還蠻粗的,而且很靠近--」

「--說是潑猴還真沒誣賴……」洪雪芬的嘴角抽了抽,想起了昨天晚上跟自家老公的對話,耐住性子又問「那然後呢?」

「就踩著書桌,進房間……然後開衣櫃拿外套--」

 

「……你踩了書桌?」洪雪芬倒抽一口涼氣、瞪大了眼,傾身向前揪起了辜振杰的衣領。

「對、對啦!」辜振杰委屈死了,他根本完全不能理解現在是什麼情況「就踩了一腳而已啊!怎樣嗎?」

 

「你這個死孩子難道都不知道那上面有一張你岳父岳母和小薰小時候的合照嗎?」洪雪芬因為過度激動,導致說話間根本忘了換氣。

「我、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啦!」辜振杰跳了起來,一臉無辜的吼著。

「我看你這下子要去佛堂前面懺悔個三天三夜了!」

洪雪芬搖了搖頭,對自家兒子所做的蠢事,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管教了。

「不過在那之前,你還是先跪求小薰的原諒吧!」她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兒子一眼後,鬆開了他的衣領。

 

*   *   *   *   *

 

P.M 4:50

「……呼--」

時間已近傍晚,幾乎沒人的海水浴場,一輛A.I.R.以帥氣的角度滑入停車場停好,騎士俐落的摘下頭上的安全帽,遙望著獨坐在沙灘上的身影,終於鬆了一口氣。

 

「終於找到妳了!」緩步靠近少女的男孩一派輕鬆的在女孩身邊坐下,而說出這句話的他此刻心裡不知道有多麼放心!

中午他被老媽修理過後,本想先到隔壁找人賠罪……結果誰知道,整個房間不但被大搬風了一遍……還以窗戶為中心點,放了一堆的仙人掌(前陣子文凡薰迷上了仙人掌的小盆栽)……

重點是!膽顫心驚的退出早已經沒人的房間後,辜振杰竟然找不到人了--

於是就在老媽又一次的轟炸中,他跨上摩托車,開始尋妻……之旅。

學校、圖書館、書店、咖啡廳等文凡薰常去的地方都跑了好幾回,直到終於想起了她每一年的忌日裡固定會拍一張的,海水浴場的落日照後,才跑到這裡來尋人。

 

「哦……」視線遙望著不遠處沙灘上的一家三口,只見孩子和父親一起追逐著浪花跑著,母親則一邊收拾著手邊的物品,一邊笑著對兩人喊著什麼……少女只是愣愣地看著,然後恍若未聞的發出一個單音節,也不知道是不是針對辜振杰的問話而給的回應。

「吶~餓了嗎?這是我剛剛買的哦!」辜振杰獻寶似的將手上的塑膠袋遞上,還不忘誇張的演繹著「我大老遠的騎過來,齁!妳都不知道那個味道有多麼吸引人!!」

「嗯……」少女還是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幅和諧的畫面,直到三人收拾好東西,緩步朝著這邊走來才回過神「……甜不辣--」

 

「快吃看看吧!」辜振杰耐心的等待文凡薰回過神來,直到她終於看著自己時,咧開嘴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老伯說他們家的甜不辣全都是自己手工做的哦!」

文凡薰握住了遞到自己眼前的竹籤,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還沒來得及說話……淚便落了下來。

「好不好--喂!難吃也不要哭阿妳--」見到文凡薰的淚,辜振杰慌了手腳「我、欸……妳--」

文凡薰沒有回話,只是不斷的落淚……

「……肯定是老伯今天的辣椒放太多了!我去--」辜振杰猛地跳了起來就要朝停車場衝去……直到一隻手柔柔地牽住了他的,那誇張的演技才消停下來。

「這個吃起來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又咬了手中的甜不辣一口,仔細的嚼了嚼後,文凡薰抬起頭看著辜振杰淺笑道「調味還是那麼淡。」

「是超淡!」順著少女的手再度坐了下來,辜振杰也拿出一串甜不辣吃著「我們家巷口那攤的好吃多了--」

「我也喜歡那攤的味道,還有他們獨家的醬油膏--」吸了吸鼻子,少女贊同的笑了笑「可是不管怎麼樣……還是這裡的甜不辣,百吃不厭--」

「那就多吃些吧!我把老伯家的甜不辣都買下來了喔!」勾著塑膠袋的手指晃了晃,只見那沉甸甸的袋子裡,是滿滿的甜不辣……

「這、這麼多……我又吃不完--」聽見辜振杰的話,文凡薰笑了笑,然後伸手胡亂的抹著淚。

「吃不完,還有我啊!」辜振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臉認真的道「無論如何,都還有我啊!」

見少年一臉認真的說完,隨即拼命的吃起那袋甜不辣,少女嘴角微勾……也開始靜靜吃起了自己手中的甜不辣。

 

不過顯然兩人低估了那些的甜不辣的量,因為當兩人終於解決掉那整大袋……已經是將近兩小時後的事情,天早已完全的暗了,玩水的人已完全不見,換成另一批夜間散步、賞景的遊客。

辜振杰在停車場旁的盥洗室洗了洗手後才問「對了,妳今年怎麼好像沒拍照?」

「哦……就,到了之後才發現手機沒電。」文凡薰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懶洋洋的笑了笑,吃太飽導致她有些昏昏欲睡……

「是嗎?哪~我的手機借妳,今年改拍月亮吧!」辜振杰掏出口袋裡的手機遞給了文凡薰。

「……也好!」愣愣的看著遞送到自己面前的手機,她想了想,微笑著接過了「不是夕陽,就拍月亮吧!」

文凡薰對這個款式的手機,使用起來十分得心應手……因為與自己的正是同一個牌子,輕易地就解開了觸控鎖,看了看螢幕上的畫面……又看了看正認真的替自己尋找最佳角度的辜振杰,她快步衝上前攔住他的動作「別忙了!難得的夜景,乾脆一起拍吧!」

 

*   *   *   *   *

 

回程路上

辜振杰拍了拍文凡薰環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示意自己有話要說「薰!我不會再隨便進去了!!」

文凡薰的雙手緊了緊……卻沒有回話。

「雖然我是今天才知道妳把相片壓在桌子上……但是我絕對沒有踩到他們!!」

「嗯……」文凡薰輕聲應了,她想了想……又小小聲的道,「回去的路上,到文具店幫我挑個好看的相框吧!」

雖然話語很快的消散在風裡,但是文凡薰知道辜振杰肯定聽到了……因為兩人身下的摩托車俐落的轉了個方向,朝著市內最大的文具行飛馳而去--

 

「還有,我沒帶錢!你要負責結帳喔!」文凡薰耍賴的說著。

「欸!沒帶錢妳還敢跑這麼遠?」辜振杰驚訝得連忙鬆開油門,在路邊停下「不對!那既然沒錢,妳怎麼來的?」

「我怎麼知道我的儲值卡只剩下剛好能搭一趟的錢--」少女小小聲的說著。

「真是,電話沒電又沒帶錢……那如果我沒找到妳,妳打算怎麼辦?」重新發動摩托車,催動了油門繼續前進的辜振杰這麼低喃著。

「要不是有人亂跑進我房間,我怎麼會做這種事情啊!」

「妳不是原諒我了嗎?」少年苦哈哈的賠罪著「好啦!對不起嘛……反正現在妳房裡擺了那個仙人掌陣,我就是飛也飛不進去了--」

「你還進去!!!」

「冤枉啊~~~我只是因為妳不見了才去找妳欸!」

 

 

 

待續‧‧‧

 

是說,這一回的時間軸……

還在掃墓篇。

(也就是星期六)

 

這個周末有夠長的~~~

(所以雖然還有部分的事情想要寫進禮拜日@@")

 

可是會太長……

(雖然我也想讓三人組登場……)

 

可是這周末真的會拖太久……

 

姑且,就當作辜振杰蒙混過去了吧!

然後還有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公開的番外篇@@"

 

 

到底要不要改男女主角的年紀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