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3

 

一整天忙著會合、掃墓跟祭拜,夜晚則是參加了爺爺的祝壽宴會和家族餐會,如此疲憊充實地過了一日,回到家的辜振杰洗好澡擦著半乾的濕髮坐在床上,這才終於得以喘息。

 

眼角餘光瞥向擺在書桌前突兀的巨大物體--

那個銀色的鐵桶……

忍不住地,嘴角上揚。

偷笑了好一會兒,辜振杰扔開了手上的毛巾、拿出手機,對準鐵桶喀嚓一聲拍了一張照片,順手傳上社群軟體,

晚安,晚安,

謝謝又一年的相伴……

又是意外卻難得正常的一份禮物。

 

上傳完成後,順手點進相簿,裡頭接連拍了好幾樣莫名其妙的物品,有斷了頭的湯勺、還有缺了封面的小說、破了洞的雨傘、沒放相片的缺角相框,這些照片的間隔時間大多在一年上下,去年則是一副脫了線的棒球手套,如此看來--今年的鐵桶似乎正常了些。


﹝!﹞匿名為Wen wen的人物第一時間做出回應。


辜振杰瞄了一眼,手指飛快的幾下輕點,做出回應﹝想要就拿回去啊!﹞


﹝< ( ̄︶ ̄)>﹞Wen wen又一次發言,只是這次卻發了一則……顏文字?

﹝你那什麼臉啊!﹞

﹝┐(´д`)┌﹞Wen wen再一次回話,卻仍然是用顏文字。

 

﹝什麼什麼!這不是垃圾桶嗎?﹞暱稱為溫鴻達,這是第三個加入留言戰中的人物。

﹝你眼睛瞎啦!“這個”是最新型的裝置藝術品!﹞對上了好友,辜振杰就沒那麼開心……敷衍般的嗆了回去。

﹝(#`皿´)﹞不過還沒看到溫鴻達的回應,Wen wen忍不住發了一幅咬牙切齒的示意圖。

 

「哈哈哈……拜託!這麼可愛是要逼死誰啦!」辜振杰笑倒在床上,然後一邊忍笑一邊回覆[……我有說錯?]

 

﹝哼!我要去睡覺了!再見!﹞還未待任何人反應,Wen wen又發了一則回應。

叮咚!才看完Wen wen的最後一則留言,辜振杰的通訊軟體便亮了起來,點開一看……發現正是剛剛還在“戰場”上的溫鴻達,

﹝欸!兄弟,那個Wen wen是誰啊?﹞

﹝干你X事!去睡了!﹞雖然明知道這麼回應,接下來的日子是絕對躲不過一番疲勞轟炸的,但是今天他真的,累了--

 

雖然手機裡還躺著一封訊息,不用看也知道那大概是誰傳來的……攸關性命的訊息,可是辜振杰還是帶著一臉滿足的笑意,朝著手機裡的鐵桶照輕輕一吻,便甜甜的入睡了。

 

*   *   *   *   *

 

星期六 上午七點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辜振杰家可憐的門鈴急促的被按響了,也不知道來人是誰……不過通常會在這麼一大清早,而且蠻不在乎的按著門鈴的人物……肯定來意不善!

 

咚咚咚!房門傳來了幾下敲擊,本來在一陣急促過一陣的門鈴聲中應該要被忽略的,只是正好辜振杰正好要開門,所以剛好迎上「幹嘛?」

文凡薰睡眼惺忪的看著眼前這個打著呵欠,並一邊伸懶腰的男孩,耐著性子紐頭看向樓梯的方向去「肯定是找你的,快‧下‧去!」

本來文凡薰是想要把那陣鈴聲當成背景音樂繼續睡的,只是她在同時接到了某位太太的電話,只好先來叫醒昨晚害自己翹頭的罪魁禍首。

「不要!」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辜振杰背靠著門板嘆道「根據我的經驗,會這樣按鈴的人不但都是找我的,而且沒一次是好事。」

「你也知道後果,那平常幹嘛不乖一點!!!」在門鈴聲中,文凡薰也漸漸失了耐心「而且我大概知道來的人是誰了!」

「誰?」辜振杰瞥了少女一眼,雖然心裡已經有幾個候選人,但是多一個參考資料也讓他多一點心理準備。

 

「你昨晚騙我的吧?」文凡薰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幸災樂禍般地笑問,「你說,阿姨說讓我們吃飽飯就可以回家的……這件事情--」

「妳、妳是說--」辜振杰的頭皮發麻……但是他拒絕正式喊出答案。

 

「辜、振、杰!!!」只是在他仍逃避現實之中,按夠了門鈴(其實是隱約發現鈴聲被自己的連按到有點變調了)的洪雪芬已經拿著備份鑰匙進屋,並衝上樓來了--

 

「阿、啊啊……老媽!」雖然辜振杰反應迅速的退後一步,並鎖了門……但是他很快發現這其實是個錯誤決定。

再這樣一個密閉空間裡(有窗),雖然有一間廁所,但是沒水沒食物--然後身邊站著的是一臉莫名奇妙被自己順手拉進來的文凡薰--

「欸……唔!--」文凡薰開口想說話,卻很快的被辜振杰摀住嘴。

 

「哼哼哼!我說兒子!你打算就這樣關在裡面是吧?」洪雪芬怒極反笑的輕叩著門,聲音無比地輕快「可是我看你能在裡面躲多久!!!!」

 

*   *   *   *   *

 

一小時後,辜振杰看著坐在床緣,無聊的像是隨時會睡著似的少女,忍不住小聲地問「妳要不要玩電腦?」

少女搖了搖頭,瞥了他一眼,一字一句的道「我、要、出、去!」

這句話她一小時前已經說過了……也付諸行動許多回,不過每次走離超過男孩一公尺就會被拉回原地--

 

「等我媽走再說!」同樣的回應,也已經重複了無數次……兩人不斷地對峙著,也和門外的洪雪芬僵持著--

「兒子,忍不下去就乖乖出來吧!」門外的洪雪芬聲音無比地輕快,她十分篤定,自己絕對是贏家的!

 

「反正早晚都要面對,你就出--唔唔!」少女不耐煩的勸著,但話才說到一半,嘴又立刻被摀住了。

這險是他絕對不會去冒的!看著掌下那張因為一番掙扎而微紅了的臉頰,他摀著少女嘴唇的大掌微微鬆開,輕聲道「在忍一下好嗎?我媽沒什麼耐心,熬過去就好!!」

面對著少女哀怨的表情,辜振杰其實也很苦惱……但是他更苦惱萬一被老媽知道現在兩人獨處,而可能會引發的任何狀況。

……這個想抱孫想到瘋了的太太,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   *   *   *   *

 

又過了兩小時,早上十點……

 

「沒什麼耐心?」少女一聲冷哼,從半靠在床頭櫃的姿勢坐起身來,望著少年「現在是要關到天荒地老的意思嗎?」

 

「……」辜振杰渾身僵硬的瞪著門板,自家老媽幾時變得這麼有耐心了!!

他咬了咬牙,往窗戶的方向走去,落下一句「別跑!」後,便翻窗出去--

「欸--」

 

十分鐘後,文凡薰錯愕的看著像隻猴子一樣的又爬了回來的辜振杰。

更令人錯愕的,是那隻猴子手上抓的東西……

 

深藍色的布料上面,有著幾個大小圓點花紋的外套,文凡薰還記得,那是她一眼就愛上了,但卻猶豫了三天才決定買下來的漂亮外套。

可是她也記得,這件外套明明就讓她好好地收在衣櫃裡頭……這傢伙是怎麼拿到的……?

「你剛剛,去哪裡?」文凡薰搶過了被辜振杰揉成一團的外套,抱進懷裡後低聲問著。

「就妳房間啊!」少年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半靠在門上傾聽著,還不忘回頭指示著少女穿上外套「快點穿好,我們出去吃東西!」

「……你從窗戶爬進去?」少女現在一點也不想出去,她只想知道,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

「啊?呃……對啊!不然要怎麼進去?」

「踩了我的書桌?然後開了我的衣櫃?」少女房間的隔局,為了採光以及舒緩念書時的疲憊,她特地將書桌靠向窗邊……她仔細回想了一下……書桌上的東西,書本筆記等物品的位置,然後是幾樣壓在桌墊下的卡片--

然後她仰起頭,閉了閉眼……再一次問道

「……你踩了我的書、桌?」

「你,踩、了、我、的、書、桌!!!」少女的音量忽然拔尖,緊接著她抓起了一旁的枕頭撲向少年一陣亂打「呀!!!你這個笨蛋,怎麼可以亂踩我的書桌!!!你、你還開了我的衣櫃!!!」

 

 


「啊!喂!會痛……怎樣啦!」躲閃著少女手中的枕頭,本來枕頭是沒什麼可懼怕,但是比較可怕的是少女掛在腕上的外套……那上頭的拉鍊不斷的甩向自己--

「你--」少女的雙手都被抓住了……只能抬起頭,一臉憤怒的瞪著少年--

「我……我又不是故、故意的--」望著難得發火的少女,辜振杰嚥了嚥口水,很是畏懼的解釋著。

「放、開、我!」文凡薰掙扎了片刻,發現自己根本不敵他的力氣……只好別開臉,低聲說著。

「哦……喂!」辜振杰聽話的鬆了手,然後便看見少女失魂落魄的挪向門邊,開門……走了出去。

不過他沒有時間去追究少女的異狀,因為埋伏在門口的洪雪芬很快的跳了進來--

 

 

 

待續‧‧‧

 

其實寫了一篇番外篇,

結果卻跟沒寫一樣。

(噢不!其實嚴格算來,我寫了三四篇--)

 

於是先貼了33回。

 

本來番外篇的本意是,用在4/1辜振杰(男主角)的生日時的文……

 

結果我偏偏到4/1的晚上11點半才想到內容要寫(掩面)

 

然後接連的奔波阿、睡覺(咳)阿……

就這麼忘了。

 

結果我想好的一些內容,

也就這麼忘了。

 

目前是隱藏狀態,

(本來是設密碼~~)

打算在我想起來的時候補上內容,

(不過現在看來很可能就這樣放到天荒地老了)

 

 

嗯?

好囉~反正接下來,正文會以讓我自己都意外的方式,進入小班遊篇,然後是暑假篇(欸欸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語‧漪 的頭像
星語‧漪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