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2

 

“爸、媽,我是小薰……一年不見了,你們好嗎?我還是一樣,和辜振杰住在一起、上同一間學校、同一班,對了……暑假過後,我就升高三了。”手持著幾柱清香,文凡薰的雙眼凝望著堂前擺放的兩張照片。
在裊裊直上的青煙裡,夾帶著一旁師父的誦經聲……少女靜靜地佇立著,畫面安靜莊嚴,現在看來,當年那個看起來瘦弱的孩子如今已經亭亭玉立。

 

原來已經六年了……

當年人們是這麼稱呼她父親的,球場上的國王,文宇威!十六歲成為國手,受各國的球隊邀約,許多名將對他又愛又恨!愛他在球場上的英姿與不敗神話,同時也恨他無論如何都不肯離開台灣。

“爸爸,今天燦榮老師沒辦法過來……但是他要我告訴你的還是那句老話”文凡薰想起了昨天放學前蘇燦榮拉著自己不斷交待的情形就想笑

“球場上少了你這個愛裝模作樣的傢伙乾淨了很多,可是也無聊了很多……不要只顧著跟老婆恩愛,快點投胎吧!!”蘇燦榮說完這句話時忍不住撇了撇嘴“我們的王國少了你這個國王還像話嗎?!是你說要率領球隊拿下三十四座獎盃的炫耀給我們這群沒進過國家代表隊的“肉腳”羨慕的,怎麼可以只拿了十八座就跑了?!”

“爸爸,大家都很想你--”文凡薰望著供桌上的一疊報章雜誌,都以大大的版面書寫著文宇威的傲人成就。

眼角餘光瞥向了供桌的另一半,幾十本畫冊、繪本也一字排開來,那是梁妃芸的作品

 

“媽媽的那些故事至今仍受眾人喜愛--”抬眸望向鏡子裡巧笑倩兮的女子,文凡薰眨了眨眼,眨去眼底的酸澀“不論再版了多少次,我都會忍不住的去買一本回來。不能怪我亂花錢唷--因為總是很快就被我翻壞了嘛!”

梁妃芸,妖精畫師。二十歲那年出於興趣自學繪畫,因為文宇威一句戲言而投稿,沒想到因此大受眾人喜愛……時至今日,梁妃芸所出的作品幾乎都要翻上十倍價格才能找到,而且雖然不斷的再版……仍然穩坐銷售排行冠軍寶座。

 

「呼~哈~~啊!!!」回憶與對話之間,肅穆沉靜的廟堂內,突兀的響起了一聲誇張的呵欠……而隨之而來的,是某人的痛呼聲。

「臭小子,給我安分點!」

 

“對了,偷偷告訴媽媽,其實雪芬阿姨好像就真的只把美術細胞應用在化妝品上……前幾天我翻到小甄的小學作業,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老媽!到底是不是妳親生的阿,下手這麼狠!!」

「……夠了!你給我進去跪著!」啪!咚!伴隨著巴掌聲以及某樣“物體”倒在地上的悶響之後,文凡薰低頭看著滾到身旁的“龐然大物”。

“嘻,雪芬阿姨的家裡總是像這樣熱熱鬧鬧的--”

還記得那年的她十一歲,父親車禍過世的半年後母親病逝,那時候的她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一個人孤伶伶地在靈堂裡守著,而就在她剛剛回絕了一群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從沒連絡過的親戚們的照顧時,正無助的不知道接下去該怎麼辦--

是洪雪芬一家人的出現,拯救了她……

 

「喂……妳還要多久啦!我肚子餓了--」辜振杰偷偷的低下頭,在文凡薰耳邊小小聲說著--因為要是太大聲被洪雪芬聽見的話,又將是一陣皮肉痛。

 

「噗哧。」文凡薰拿著香的雙手因為這一笑抖了抖,其實肅穆的佛堂內,誰聽不見辜振杰剛剛那自以為極小聲的問句呢。

沒聽見辜家爺爺和辜家爸爸兩人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嘆息嗎?

「唉……我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聽不到聲音了呢?」辜爺爺抬頭看向天花板,一臉疑惑的低語。

「唉--」辜爸爸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用眼神示意自家兒子“自求多福”。

 

看著少女將香交給老師父後轉過身,連著辜振杰也一起走了過來……

辜仁鈞只覺得身邊刮過了一陣狂風……

“兒子,老爸救不了你--”他別開眼,耳裡聽著兒子的慘叫聲,悄悄在心裡說著。

“因為有你在我的身邊,所以,我不孤單--”看著跑在最前面的母子兩,一直走在眾人身後的文凡薰悄悄的回頭看了佛堂上的照片一眼,微微一笑“爸爸媽媽,不用擔心我喔。”

 


*   *   *   *   *


「……不要攔我!」夜晚,N酒店意廳裡,不少站在門邊的賓客都聽見了這個聲音。

隨後,來自同樣的女性那壓抑不了的吼聲讓意廳裡更多的人都回過頭來。

「那個臭小鬼跑去哪裡了!!!」

 

過了十來分鐘,姍姍來遲的女主人當即便面對了許多賓客好奇的詢問……當然,此時裝扮的高貴典雅的辜太太是絕對不會承認……方才那聲河東獅吼是來自於她--

「好了老婆,妳就別氣了--」辜仁鈞拉著快要撐不住笑臉的妻子躲到角落低聲勸著。

「氣?我是快“抓狂”了!何止氣!」洪雪芬用力的深呼吸,白了看人不力的丈夫一眼「我記得我明明吩咐過了,在我們上樓換衣服的時候,給我看住那隻潑猴……誰知道你不只讓人跑了,還讓他連小薰都帶走了!!」

 

而此時此刻,身為洪雪芬的潑猴(咳)兒子……正以俐落的角度和速度帥氣的將車子滑入自家車庫,進家門了。

 

「啊!終於有一次跟老媽他們吃飯不是吃海鮮了--」把握時機的大吃了一頓了,也沒有老媽在一旁關切,辜振杰這一次是帶著心滿意足的心情回到家來。

「嗯?」文凡薰隨後也進了屋子,望著一臉幸福的攤在沙發上的大男孩,她好奇的問「你不是最愛吃魚的嗎?所以阿姨都特地為你準備一桌海鮮大餐,這樣你還不滿意?」

「拜託!“魚”跟“海鮮全餐”這兩者在我媽的餐桌上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意義好嗎?!」辜振杰一臉沉痛的回望著少女,連著幾次的海鮮全餐讓他整晚狂跑廁所的經驗可是永生難忘啊!

「海鮮除了蝦蟹類不就是魚嗎?還有別的意思?」一臉疑惑的少女偏著頭問,討厭吃海產類的她對這些東西從來沒有研究。

 

「咳!對了,我從剛剛就一直想問妳--」被少女的問話弄得有幾分不知所措,於是少年連忙轉移話題「妳這個從老家出來就一直捧著的垃圾桶要幹嘛用的?」

那是一個銀色的鐵桶,有著典型的上寬下窄的圓柱造型,只除了在桶身約一半的位置挖空了幾個方型作為裝飾,其他部分都十分平凡……要不是在文凡薰老家的走廊上不小心踢到了,他根本不會注意到這個東西。

「什、什麼垃圾桶!你這不識貨的笨蛋,這“花瓶”可是我爸特地找來讓我媽放在樓梯用的!!!」像是心愛的東西被人污辱了,文凡薰走到客廳在桌上放下那個鐵桶,回過身來雙手插腰瞪著少年「好好給我看著,這不鏽鋼的材質讓它維持了數年都使終如一,不會因為任何外力、震盪而有所毀損,而且當這簡樸的銀色中放入了繽紛的花朵,就像是瞬間活了過來一樣……它不知道為家裡那沒有光線直照的樓梯間點綴了多少回美麗的色彩!」

 

「……蛤?」少年很配合的發出了一聲誇張的疑惑句子(?),事實上這一番解釋不但沒有解除他對這個物體的困惑,反而加深了一些莫名的感覺「哦,原來是花瓶,我還以為是垃圾桶呢。」

少女再聽完少年的這句話後,原本的理直氣壯也失了底氣「……它的造型獨特,是因為這是我爸在媽媽打破了第三十個花瓶後,忍不住去五金商場買回來的--因為其主要特色是耐摔、搶眼。」

 

「哈哈哈哈哈、把、把垃圾桶當寶……咳!哈哈--」一番話解釋完畢,辜振杰確定了這個物品果然是垃圾桶無誤,而他直接的反應便是衝著這玩意兒狂笑一番。

「笑笑笑!你這麼開心,那就放你房間好了!」惱羞成怒的少女彎腰撈起那個“花瓶”,快步衝向少年將之一把塞入他的懷裡。

 

「啊!喂--」瞪著懷裡的鐵桶,然後再看了少女逃之夭夭的背影……「就跟妳說不要每次回老家都亂撿東西回來啦!」

 

 

待續‧‧‧

 

好啦~

終於……

再經過了一年四個月的時間,

終於把32回給寫好了。

 

在這之間,不知道多少次前改後改中間也改的--

(更甚至,其實32的後半段還是33的一部分呢……(遠目))

 

其實本來想要跳過掃墓篇的TAT

只是我覺得,文爸文媽那邊是不是該出來一下……

然後沒意外之後還會讓父母(的事)再出場,

 

 

然後我的二月份空白這讓我……

 

又是意外,又不是很意外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