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0

 

 

此時此刻,被眾人唾罵著的辜振杰……正一臉哀戚的跪坐在棒球社的社辦。

 

「哼哼哼……辜家小子,你自己說說!今天在球場上多少失誤?」蘇燦榮雙手環胸的坐在椅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一臉心虛的男孩問道。

「我--」男孩覺得,輸了球還是小事,比較讓自己難以接受的是此時此刻的丟臉--雖然社辦裡只有自己與老師……還有某人在。

而某人那擺明了就是來看戲的態度實在讓他很難心甘情願「教練阿……你也知道的嘛!這丫頭的球就是那麼刁鑽,所以這麼多年來,我看有哪一次是打得到的!」

「話是這麼說,」蘇燦榮向辜振杰投去了表示同情的一眼,但仍然板起臉問道「可是你投的球可也沒有那麼好打的吧?怎麼“柯‧佩‧雯”就打到了呢?」

「教練你!」聽見教練又提起了某件事情,望見了那個某人又突然亮了起來的眼神……頭痛不已的辜振杰這下連乾脆裝昏的念頭都有了「您就別逗了……我說那真的是意外……而且除了柯佩雯……不是後來又連著一人上壘的嗎?」

望著那個某人越來越明顯的雀躍表情,辜振杰忍住了撲上前去將她搖醒的衝動「還有妳!我解釋過很多次了!」

 

「嘖~」那位某人聽完了辜振杰的強調,原本雀躍的情緒似乎又冷卻了下來……於是只好不甘心的發出一聲輕哼。

「你們的家務事我才懶的管,只是我覺得你這傢伙好像越來越欠管教了啊?」相較於辜振杰所擔憂的“事後解釋”,身為教練的蘇燦榮只是想好好的管教一下某人,因此他用著還算“中立”的立場開口道「雖然你爸是我的學長,但是不代表我不能--」

 

「我親愛的老公,蘇‧燦‧榮!」伴隨著一聲呼喚而來的,是棒球社社辦那扇可憐的門扉被撞了開來發出的求救聲。

 

來人身材嬌小,甜美可愛的臉蛋讓她有著看不出年紀的稚嫩……此時此刻掛在臉上的仍然是那張盈盈笑臉--

可為什麼明明是那張相伴了十來年的柔美面容,此時此刻卻讓人有著莫名強烈的壓迫感。

「老、老婆……我、我什麼都不知--」剛剛還十分有威嚴的蘇燦榮教練一下子縮成一團,一臉可憐兮兮的自白著。

 

「親愛的,我什麼都還‧沒‧問呀!」李湘芸臉上的笑容十分甜美……但是她的動作卻是驚人的迅猛敏捷,只見一個起落之間,丈夫那本來還想閃躲的腦袋就被掌握在手中……其實,正確的說來,是耳朵--

 

「啊!啊啊!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啦--」

「你敢說賴品弘翹課你會不知道--」

 

隨著夫妻倆的爭論聲越來越遠,還跪在社辦裡的辜振杰有幾分傻眼,又有幾分同情……畢竟那一招他前幾天有幸看過……更親身體驗過--

回憶之間,耳朵好像還隱隱有著疼痛的感覺。

不過即使老師已經離開,他還是不敢起來……一方面是不知道那個某人還打算用什麼招式惡整自已,所以打算先行一套苦肉計,

「噗哧--」

但是這時候,卻望見了那個某人正很開心的笑了,十分沒良心的大笑著……辜振杰忽然就了解了,其實這丫頭已經沒那麼氣了--

「妳氣消了吧?」

「嗯?氣什麼?」文凡薰不解的偏了偏頭,望向辜振杰的表情是他十分熟悉的……天‧真‧無‧邪--

 

「……」辜振杰張嘴,卻只是嘴唇掀動了一番……又再度閉上了。

「喂!你不回家嗎?」文凡薰又一臉不解的湊向辜振杰,伸長了腳戳了戳他的「還是你愛上跪在這邊懺悔的滋味了?不想走?」

 

剛剛說了,還不想離開的一個原因是文凡薰的心情如何不知道所以不敢輕舉妄動,至於另一方面則是……

「啊啊!不要--」從小腿處蔓延開來的痠麻感,讓本來還跪的挺直的身軀一下子癱倒在地上--

 

其實他的腳麻掉了。

 


*   *   *   *   *

 

隔日上課

 

「嗯哼。」

這一聲從背後傳來的聲響讓才剛踏進教室的辜振杰打從心底產生一股不好的預感--

 

硬著頭皮回頭望去,便見……一二三四--

不多不少,是十八個人的圍繞。

「你夠意思的昨天偷跑嘛!」帶頭的范品倫正一臉皮笑肉不笑的問著,為了"登"辜振杰,他們這一夥人校門都還沒開就集合好了。

「我、我昨天……去、去勞賽了--」某人很膽顫心驚的扯了一個很耳熟的謊。

「放屁!這藉口昨天猴子學長用過了!」溫鴻達很不客氣的拆穿了這個謊言……同時不動聲色的向前站了一步,將包圍圈串連起來。

 

「要、要不然你們要怎樣--」攬緊了懷中的書包,辜振杰一臉壯烈成仁般的反問著。

「不‧怎‧麼‧樣~」林家昇同學非常“溫柔”的笑了起來,壓低聲音湊向前去「昨天的“賭金”就讓你出吧!」

「幹!你休想!」聽完了林家昇的話,辜振杰小心翼翼的握住了自已的錢包……逼迫自己別向惡勢力低頭「是誰自己要跟女生們打賭的!不給,自己捅的婁子自己補!」

 

「哼哼哼~要不然這樣--」溫鴻達十分好心的走向前一步,伸長了手搭靠在辜振杰肩上,語帶誘惑的給予第二個方案「這個星期六,幫忙把班長約出來--」

「做夢!」辜振杰話都還沒聽完,馬上便反駁了「想要追女孩子,給我靠自己的本事!!」

 

「那就沒辦法了,兄弟們,動手!」溫鴻達聳了聳肩,退開一步讓身後的“兄弟”們出手「十七個人,一人以二十元計算……大概340--」

 

「錢包在這裡!」搶先撲了過去的同學早就瞄準了辜振杰死守的那邊口袋,目標明確的取出了他的戰利品「一、二--裡面只有三十九塊!」

 

「幹!你幹嘛出門不帶錢啦!」因為奪取金額不足,導致男生們再一次產生內鬨。

「把他扒光,我就不相信有人出門只帶三十塊的!」

 

相較於門口的哄鬧,在這同一時刻,教室內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的女孩們--

 

「欸!班長~」范雨瑄一臉興奮又期待的撲向了文凡薰的桌邊。

「怎麼了嗎?」文凡薰將專注於課本上的注意力拉回,望向了來人。

「那個~考完試後要不要一起出來玩?」

「十九號?」文凡薰眨了眨眼,不太確定的問著「十九號我抽不出時間來,但在下一周的話就沒問題了喔。」

「這樣呀!那我先問問看~」說話間,范雨瑄朝著自己的坐位那方向招了招手,同時又問道「所以下禮拜不行的話,之後的時間都OK嗎?」

 

「原則上是這樣。」文凡薰點了點頭,好奇的問著「你們好像常常出去玩,都是去哪裡呢?」

「我們阿~不一定呀!目前最遠的話是跟雯雯一起回她外婆家!」范雨瑄笑露了一口白牙,活潑朝氣的說著「基本上是哪裡有熱鬧就去哪裡看熱鬧!」

說話間,一抹明艷的身影翩然而至,小麥色的肌膚、高挑的身材,深刻的五官……是柯佩雯。

「在聊什麼?」

「雯雯~不是說好考完試要一起出去玩嗎?」

「是呀!班長能去嗎?」

「班長說剛考完那一週她沒辦法,接下來就是開始放假那一週了,還是我們要約在暑假?」

「我都可以呀!那要順便去看電影嗎?」柯佩雯拿出手機,找出了自己想看的資訊而後將手機放到兩人面前「我想要看這部或這部片!」

「恐怖片和動作片啊……雯雯你還真是過分!老是只給這種選項!」

「嘻嘻~」柯佩雯收起手機,轉而將視線瞥向了文凡薰的方向「班長……嗯~直接叫你“小薰”好嗎?時間就定在暑假開始那一週好了!」

「當然可以呀!」文凡薰笑著點了點頭,終於想到要問「那麼~打算去哪裡呢?」

「嘿嘿嘿!」聽見文凡薰的問句,兩人對視了一眼後異口同聲的說道「去打擊場!」

「打擊場……那是?」

「棒壘球的打擊場呀!就是那種裡面會發球可以自動打擊的機器、也有投球的九宮格可以玩喔!」范雨瑄蹲了下來,昂首看著對方解釋道

「我聽我哥說~那邊很好玩呢,可是我都不太敢進去……怕打不好被笑!如果是跟小薰的話就沒問題了~」柯佩雯也學著范雨瑄的樣子一起蹲了下來,興趣盎然的說著。

「呵……那--就一起去看看吧。」文凡薰嘴角微揚,露出一抹嫻雅的笑容簡答道。

 

「好耶~那,那一天~就會有你、我、雯雯和佩淇……還有誰要去?」確定好邀約的范雨瑄站了起來,環顧了周圍一圈笑問著。

 

「我、我我我!我報名!!!」掀起了門口的戰亂的溫鴻達回過身來大喊著,生怕沒有人注意到他似的……還抓起了一旁本來就站在門口觀戰的簡知群的手「還有簡知群!簡知群也去!!」

開玩笑,他可是自從范雨瑄湊向文凡薰那邊時就開始注意著這方(還錯過了辜振杰正被扒光的好戲),當有機會可以利用時,當然在第一時間果斷的跳了出來。

 

「摁摁,還有誰要去?」范雨瑄抽出了口袋裡的手機,一邊記錄著人名一邊問著「老哥你去不去?」

「去~我們怎麼可以不去呢~~」范品倫壓下了正奮力掙扎著的辜振杰的雙手,同時還不忘回過頭朝著表妹綻出一抹無比燦爛的微笑。

 

「你們這一群臭小鬼,三分鐘後沒給我回位置上坐好的傢伙,期末考要是有一科低於六十分……暑假都來找我補‧習!」

 

遠遠的就看見自家班上的混亂情形的班導師‧林媺禎為了保持形象因而一路上都忍著氣不發,直到終於踏入教室,關上了門……然後爆發了。

 

 

待續‧‧‧

 

嘿!對,

我終於想起這一對了。

 

回顧了一下,

原來我這一回好像7/14就寫好了呢(笑)

 

但是卡在31回的進展(還因為不想再拖下去,所以在速戰速決和如何進行之中反覆!!)

最後決定怎麼樣,其實也沒怎麼決定(被打)

 

因為如此,這般……

 

 

其實我的心魂老早就被其他對(還有神奇寶貝)給勾走了!!!!!(自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