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常常覺得時間不夠,

但其實主要原因是自己太過懶惰。

 

這一點我一直很清楚,

也從來沒有否認過。

 

只不過,清楚是一回事,

肯正視卻是另一回事。

 

鬆鬆散散、懶洋洋、不疾不徐,

每當一次又一次的面臨了要求,

我總會在心裡反抗著……

 

人就是不一樣的個體,不是嗎?

 

 

最近的我,

思緒全陷入一個故事之中--

不意外卻也很意外的,

我入迷了。

 

深深的陶醉在其中。

 

讓一個原本打算很快就結束的小短篇,延長又延長,

有不斷的加碼的趨勢。

 

那是一場婚禮,

一場與主角談不上直接關係的婚禮。

 

她在,他也在。

兩個“舊情人”在昔日同窗的婚禮上,

在身邊的人都有點刻意的安排之下,

再次見面。

 

原本的構思是想看見兩人破除了當初的誤解之後,是否能夠再繼續攜手相伴下去,

可是寫著寫著欲罷不能了起來。

想著兩人的開始、想著兩人的錯過、想著兩人的延續、想著兩人的……以後。

我開始想看見,這兩個人的每一段成長。

也想要看見,自己在這個故事中可以學習到怎麼樣的長大?

 

僅只於親吻。

這也許是我自十八歲以來,頭一次不想著在一篇故事裡加入情慾,

頭一次的沒有在裡頭描述情慾的衝動,

 

以往是寫作的技巧不夠純熟、但是越成長就越羞愧於面對自己的文字,

 

看著自己書寫的角色述說著自己平時怎麼樣都說不出口的話語,

感受到不好意思。

 

資料夾裡儲存了好幾篇或長或短的故事,

每一段都看似可以繼續下去,

卻每每在面對著字句的時侯窮了言詞,

 

很多都延宕了結局的時間。

 

特別是很多個故事,一開始都只是短短的幾回,

卻不自覺得讓角色又多了畫面。

 

也有幾段故事,

像是很久之前就寫好了,本想著要延續,

卻在某一日翻開來,就決定了結局--

 

結束與開始都很突兀,

這大概是我的風格吧?

 

最近幾年看的書類型不多不少,

寫作風格也是各有不同,

 

有時候驚訝於平淡的敘事手法,

有時候又好奇於激烈緊湊的故事節奏,

 

有時候也會對於一些作者的敘述方法感到困惑,

但對於故事的主題與人物描寫而深深著迷--

 

迷戀的書會很快的想要看完,

疑惑的書會一點一滴的仔細品嘗--

 

每一本書看完都不一定會有感想,

但是會在看完後或許某一段時間,突然感到回味無窮--

 

也許這就是我這些年越來越不喜歡踏入租書店或圖書館的原因吧?

我喜歡自己想看的書就在手邊身旁的感覺。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