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欲
一趟旅程可以走多遠?一場相思能夠多甜美?一道身影又能多少眷戀?

我也愛你《下》

 


為什麼當年我先遇上的他,最後會和她相戀呢?


也許愛情是真的沒有什麼先來後到……吧?

 

當年不夠積極的自己,只能眼睜睜看著暗戀的對象,成為別人的。

 


砰!一陣甩門的巨響讓我從朦朧中清醒過來--

 

午後目送著兩人離開後,獨坐在客廳發呆的我……原來不知不覺地睡著了嗎?


望了望那在陰暗中的透出螢光色彩的掛鐘,晚上七點半了。


甩了甩因為初醒而有幾分暈疼的腦袋,我緩步走向傳來了巨響的方向……聽著裡頭隱隱約約的聲響。

 

或許讓我驚醒的不是那聲巨響,而是斷斷續續的,有點模糊的哭聲--

 

「--嗚……嗚嗚--」哭泣的聲音,從小薇的房間傳了出來,斷斷續續的,卻可以聽得出來,“她”十分的難過。

「小薇?妳怎麼了嗎?」輕輕叩響了小薇的房間門,我聽見裡頭的抽噎聲停頓了幾秒,隨後是一陣兵荒馬亂的碰撞聲--

喀--房門微微開啟,都還沒來得及說句話的我的懷中就撲入了一團“物體”--

摟住了對方嬌嬌小小的身軀,雖然仍然一頭霧水,但我仍試圖地,從一團混亂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怎麼了?又撞到哪裡了嗎?」我半開玩笑的問著,試圖減緩幾分正嚎啕大哭著的女孩。

「嗚哇--」懷中的人兒張開雙手緊抱住我的腰,動作間灑脫地任由一團包裹著自己的被子滑落地面「凡……凡凡、嗚嗚啊--」

 

「你還是說話吧!小薇……你這麼哭喊,我沒辦法翻譯呀--」

「嗚、嗚嗚--」小薇昂首,抬起了一張被淚水肆虐著的小臉,可憐兮兮地終於說出了她悲傷不已的原因「我、我被甩了……嗚哇啊啊啊--」

 

*   *   *   *   *

 

星期一一大早,顧不得自己貿然闖入充滿了雄性生物的理工大樓是多麼突兀的一件事情,其實此時此刻的我也完全沒想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鄭裕凱!」氣喘吁吁的我選擇避開了下課時段排滿了人的電梯,一口氣的踩了幾百階的樓梯衝上七樓,推開了某間實驗室的門。

 

匡瑯……

「啊!」伴隨著玻璃瓶在地上摔破的聲響,還有這一道夾雜著錯愕與惱怒的叫喊聲,讓我準確的找到了目標。

 


「……說吧!會讓平時閃理科大樓閃的跟什麼一樣的杜同學貿‧然‧闖‧入的原因是什麼。」特別在某幾個字上面強調,看來我剛剛的衝動可能毀了些什麼成果?

「好端端的你們幹嘛鬧分手!」當然,盛怒之中的我並沒有多做理會,在一把推開了他遞過來的瓶裝咖啡後,我才發現其實此時此刻我好像也還沒完全清醒過來--

 

不,或者該說自從這兩人宣布交往開始,我也許是頭一回這麼輕醒!

 

「就……不適合阿--」似乎對於我拒絕了那瓶咖啡的反應習以為常,鄭裕凱轉身倚靠向走廊的圍牆上,仰頭望著天際。

「這種理由並不能說服我!你們兩個的個性我在了解不過……沒什麼天塌下來的大事是不可能說分手就分手的!」

 

「唔……也許是啦--」收回了仰望著天際的視線,鄭裕凱湊向了我的身邊,側頭看著我「我有時候真的覺得……在一起好累,心薇總是像個孩子一樣,要人照顧、沒有主見--」

「哼!當初因為心薇的“天真可愛”和“精靈乖巧”而瘋狂追求的你說出這種話不怕天打雷劈嗎?」我也學著偏著頭望向他,語氣裡的反諷和尖銳全是為了好友的心傷……以及我整晚沒睡的抗議。

 

「呃……」不過,事實上,剛剛我所用到的兩個詞彙,全是某人在追求心薇時為了獲得我的支持而用的Keyword,所以現在很明顯的……戰局一面倒的傾向於我這邊。

 

「再說,你們吵架的原因我也聽說了。」我把視線轉移了開來,看向理科大樓正對面的敬文樓「不過就是看完電影對結局的感想不一樣而已,這樣有什麼好吵的!」

 

是的,我終於還是忍無可忍的發飆了。

凌晨四點,當我終於破解了從某人那裡聽來的一番語無論次的鬼話後,除了對故事的真相感到深深的無力以及疲憊以外,還要面對著要為吵著要喝酒結果將自己弄的一身狼狽的笨女人收拾殘局的場面……

 

不忍心將人就這樣丟回自己房裡自生自滅的我於是在她的床畔睜眼到天明--

 

天知道在這段時間內,我的情緒起起伏伏多少次。

 

「可是分手都說出口啦,既然這兩個字可以這麼輕易的就說出口,那大概就是我們不適合--」他將一飲而盡的咖啡空罐扔入不遠處的回收桶裡,拉開了第二罐咖啡的易開罐拉環「而且我覺得和凡在一起的感覺比較輕鬆呢,或許我們兩個才應該要在一起--」

 

「……這種鬼話最好不要再讓我聽見第二次。」我按著隱隱抽痛的額際,此時此刻連爆打一頓這個男人的心情都有了,「不過就是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你們兩個難道交往就只是為了這幾個月的相處嗎?」

「可是今天可以這麼吵,難保下一次--」

 

「照你這麼說!你若是哪天和你父母、老師有了爭執,你也要逃家或休學結束關係嗎?人生在世,相處中總難免會有摩擦!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個體,有點爭吵有什麼關係!」我伸手搶來了他手中的咖啡,砰的放到了圍牆上面,順便截斷了他準備發表的另一段爭論

「何況,不是有俗語說:越吵,感情越好嗎?難道你要每一次遇到爭吵,都用結束來解決?人活著是要前進,不是逃避!」

 


爭論了十分鐘……基本上是我單方面演講了十分鐘後--

「我認輸--」終於徹底無話可說的鄭裕凱服軟了「可以讓我見心薇嗎--」

 

「嗯。知道錯了?」我挑了挑眉,又道「你們兩個明明一個那麼聰明,一個那麼單純……卻是一樣的死性子,頑固!」

 

「嘿!客氣一點好嗎?」

「好像現在是你求我不是?」望著眼前那張到了現在還是讓我怦然心動的臉龐……盡力用囂張的態度去掩蓋我內心不斷湧上的失落感。

 

「對不起,我想請問心薇在哪裡?」

「知道焦急了?」我嘴角的笑容有好好地維持住嗎?

 

「快去吧!」我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對這個我暗戀了兩年的男人這麼說的呢?

「謝謝,那~咖啡就請你喝了!」

 

「白癡!都什麼時候了還在管咖啡!而且我才不要喝你的口水!」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喊著,我應該--還是笑著的吧?

 

望著那筆直的朝前方奔去的身影,奇怪了,怎麼視線越來越模糊呢--

 

「鄭裕凱!你這個大白癡……」就再快要看不見他的身影時,我還是忍不住地說了……小小聲地,將我兩年的暗戀畫下句點「我--好喜歡你!」。

 

手捧著那罐咖啡的我就這樣不管不顧的再走廊上蹲了下來,幸好七樓的實驗室區平常除了忙著研究的實習生以外很少人會上來。

 

叮咚!

一聲手機傳來的聲響,讓我抬起了又一次哀悼著自己失戀的腦袋,勉強提起精神看看是哪個不識相的笨蛋。

 

「也許要徹底平靜下來還需要好長一段時間,」

 

照片裡的兩人甜蜜蜜的傾靠在一起,如果忽略女孩那雙腫得跟核桃一樣的紅眼,和男孩全力狂奔一番後的狼狽--

 

「我果然,還是會祝福你們吧!畢竟……這兩個人看起來還十分的需要我守護阿。」

 

 

《完》

 

嗯哼,我終於寫了~

不是女主角的女主角(?!)

 

其實這一個故事好像成名已久@@"

只是我一直沒有完成,

又然後最近好不容易有一點靈感(?)

 

就趁著氣勢,把之前寫好的部分修修改改,

然後再添加了一段“第一次相遇”

 

很久以前的家族時代,

曾經好玩的辦過一場投票,

票選內容有著~想看什麼樣的故事

開票結果如何我已經忘了(畢竟也很久了XDD)

 

只記得我一直想,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寫一篇以配角為主角來看待的愛情故事。

(不過這一篇顯然還不夠完全)

 

這是單相思日記XD

 

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主角,

只是這一段故事,這一場單戀之中,

杜盈凡要用身為配角的角度去看著自己喜歡的兩個人……

 

在現實生活中,其實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情形吧?

儘管不是喜歡某人的男/女朋友,

但是原先喜歡的某人卻喜歡上自己朋友的情節卻是時常耳聞?

 

總而言之,這就是在思考以上種種心情之下,而誕生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狐野(Lisa)
  • 後面真的越來越精采呢!!!!
    前面的鋪陳雖然有點~漫長,不過後面的對話明顯角色個性,故事重心也都引導出來了~

    (這應該是以凡所做的第一人稱敘述,帶點幽默感~凡其實還蠻樂觀的~)

    其實鄭欲凱說的:「而且我覺得和凡在一起感覺比較輕鬆呢,或許我們應該要再一起」,真是曖昧的話,換言之,好欠揍的花心男~(可以揍他一頓嗎~
    而後面點醒他的話,老實說我覺得應該要打他一頓,才讓他醒悟(暴力至上~

    角色個性鮮明,加油~期待你下一個作品!!
    ps「輕」醒,打錯囉,是「清」醒~
  • 嘛~~~
    這一篇大概是三四年前寫的,
    所以很多鋪陳的部分,
    現在的我都不知道是怎麼來的~~

    至於鄭裕凱所說的那句話,是因為我想要描述讓女主角幻滅的那種感覺才硬是加進去的,
    其實鄭裕凱並不是會講這種話的人,要不然咱家女主角也無法暗戀他那麼久了~~
    (話說我剛剛不小心按了ESC的樣子,結果以上這段回覆我打了兩次=口=")

    鄭裕凱要說的話其實最一開始的時候,是類似"其實當初我也喜歡過妳呀"之類的話,
    (在沒有寫出來的部分其實我是想過,兩個人本來是對彼此都有好感,只是因為"薇"的勇敢所以"凡"慢了一步)但是一想到如果寫出來……大概無法在短時間收場。

    反正大致上這一段的劇情主要是描述,男生陷入該不該繼續戀情的迷惘,也夾雜了女主角內心對於該不該追愛的掙扎。

    當然最後她還是動手推了喜歡的男孩一把,讓她最愛的兩個人能夠長相廝守。

    至於錯字,我真的對新注音感到疲憊=口="
    再三確認了,結果每一次都在不經意之間自己跳回去……
    想換輸入法,可是又懶得背字根什麼的……

    星語‧漪 於 2015/07/17 22: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