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觀眾要求(其實是我也覺得太長...自己會懶得檢查OTZ)

剪成了上下回辣!!!

 

我也愛你《上》

 

你懷裡的她笑的很開心。遠遠觀望的我,也忍不住地為你們開心,但隱隱約約的,又有一絲的痛……因為,你不知道……我也愛你。

 

「--護唇膏、護唇膏在哪裡……趕快出來嘛……哇啊啊啊啊!凡凡!凡凡!算了別找了!妳先過來幫我看看頭髮有沒有亂!」

「……這是第三十五次,而妳的全身上下依舊完美。」我對著其實從頭到尾都只有她自己在緊張的余心薇微笑,抽出環在胸前的手指著她身後的鐘「By the way,妳已經遲到超過十五分鐘了。」

望著她狐疑的回過頭看了一眼,然後耳邊再度充斥起她又開始緊張的高亢嗓音「哇!超過了……凱!等我--」緊張之餘,她甚至還一邊開門一邊大喊,至於她那個約定好在巷口便利商店接她的男朋友,聽不聽的到,就不置可否了。

 

望著從七點半就開始緊張大喊到現在的她終於出門,我維持將近兩個小時的恬淡微笑,消失了。

 

「……呼~」深呼吸,然後再用力吐出來……我轉過頭來面對,這個被搞的像亂槍打過的屋子,我們兩人合租的小公寓。

散亂在地的東西,包含幾本雜誌、衣物和一些雜物……一邊整理一邊分類的我,在抓起一件外套後……聽見了什麼東西滾落在地上的聲音,低頭一看……這是剛剛某人找半天都找不到的護唇膏,原來就在她昨天穿回來的外套裡--。

 

將東西一一歸位,不經意的望向窗外……我想那是我的幻覺吧!因為我竟看見一輛黑色的摩托車,以及車上不容忽視的騎士……鄭裕凱。

碰!還沒意識到窗外那究竟是錯覺還是現實,門被推開撞擊在牆上的聲音,讓我不得不放下思緒,側頭看向門口,只見那五分鐘前剛倉皇著離開的人又折回來了。

「哈哈哈……我、我忘了東西……」然後她在我的注視下走進來,低垂著頭筆直的走向沙發,拿起放在其上的包包,才終於抬起頭面對我,露出她慣有的傻氣笑容,指指我手上的外套,見狀,我挑挑眉,不發一語的交給她。

「還、還有……凡凡,妳、妳……我、我的……」她吞吞吐吐的開口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語氣中有幾分尷尬,似乎總算察覺了自己好像不該這麼散漫,

 

我難得有耐心的望著她,一臉期待地等著她說出口……但是她在那裡“我”了老半天,最後是窗外的她男友猛按喇叭的提醒,才使我失去耐心……和對她的信心。

深呼吸一口氣,我的手指準確的比了幾個方向「妳的手機在廚房桌上、而錢包從昨天晚上就一直在我這邊……另外護唇膏剛剛在你外套裡找到了就放在電視櫃上。」我一邊說她便一邊像個陀螺一樣在幾坪大的小空間內轉來轉去,我忍不住翻白眼……這小姐迷糊的性子到底什麼時候要改進?

 

「我、我……都弄好了,那我出門了!妳、凡凡你自己在家要小心!」說完,不等我回應的就又如同一陣急驚風般離去。

「……該小心的是妳這個糊塗蟲才對。」搖頭,我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忽略了心中的苦澀--

我叫杜盈凡,是個幼保系大三的學生……我的室友余心薇是我同班六年以上的好朋友。而她的男朋友……鄭裕凱,則是同校藥學系的大四生,同時,也是我--暗戀的對象。

 

*   *   *   *   *

 

還記得那是成為大一新生的一個月後,我牽著我們家大路癡,余心薇在學校認識環境,也是那一天促成了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記清楚了嗎?左邊那裏是理工系科的大樓,我們文組系辦都在這邊這個敬文樓,幼保系的系辦則在二樓的中間。」我不厭其煩的重複說著。

「呃……敬文樓……然後呢?」

 

……看來也許我們家余心薇不只是路癡,可能記憶力也有點問題。

「唉。跟我來,我一邊講一邊帶路。」無奈的嘆嘆氣「聽好囉,要去系辦的話……可以利用這邊這個電梯旁的樓梯,上二樓……然後往走廊走,這岔道前面是廁所,男左女右……我就不帶妳參觀了,我們要右轉,辦公室外面都會掛牌子,如果不確定在哪裡……可以看看外面的門牌,了解嗎?」

「懂、懂了!」余心薇用力舉手,表示她的理解……當然我對於此還是抱持著保留態度。

「嘿!」走廊轉角處忽然冒出了一顆腦袋……竟然還故做俏皮的向我招招手。

視若無睹的領著余心薇“路過”那處,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揮出了一拳。

 

「啊!咳--嗚嗚~小凡凡妳好狠毒的心……竟然打這麼用力--」

「哎呀呀呀~這位不是我們親愛的活動組組長嗎?」滿意的看著某人抱著肚子哀嚎……演得很開心。

「凡、凡凡……妳怎麼可以!」根本看不出來對方是在演戲的某人緊張的湊向前察看著。


「夠了,你還要演多久!」看著心薇如此自然的舉動,不知為何……我的心裡有幾分不安。

「啊!不好玩~我們家凡凡還是一開始的時候比較可愛」笑嘻嘻的鄭裕凱馬上一改剛剛的可憐樣,生龍活虎的跳了起來。

 

「啊!剛剛……原來不是真的嗎?」後知後覺得某人這時候才終於明白了眼前兩人的一搭一唱,俏臉一紅--頓時不知所措了起來。

 

「這是你朋友嗎?」鄭裕凱望著紅了臉的心薇淡笑著,那抹笑其實很平常……是我看慣了的表情--

「是阿,她叫余心薇……是我兒時玩伴。今天復學--因為她在開學前兩周騎車“雷殘”,三天前才出院。」我簡單介紹著,然後將視線轉向了另一邊「小薇,這傢伙是我社團的學長……今年大二,念藥學系!」

 

對著心薇打招呼時仍然是那樣溫文儒雅的笑臉,「難得吶!我們最討厭遲到的美工組組長竟然遲‧到‧了~~」只是他轉頭面對我時,卻端出了十分刻意的“冷嘲熱諷”。

「親愛的學長,難道您今天不是遲到啊?要不怎麼這時候也還沒過去!」為免不落人後,於是我連忙回嘴。

 

當年才大學二年級的他還沒有現在的一半成熟,可是卻有著一種要命的陽光開朗。

 

「哈!那是因為本帥哥今天出門後相遇了一場美妙的邂逅,挽救一名差點跌倒在大馬路上的準媽媽,這可是正當理由吶!」

「美妙的邂逅?!那麼那位準媽媽有立刻將腹中胎兒許配給你嗎?」

「什麼許配,那可是個帶把的小子,再說就是個女娃兒也太小了,要配也該配一下那位媽媽的姐妹吧!」

「噗嗤!」我們兩個十分平凡的一搭一唱,竟然成功的讓余心薇同學笑了出來「你、你們好、好好玩喔!」

 

見狀,我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然後抬高手……放上了心薇的腦袋,用力揉搓著「那這樣還好不好玩啊!」

「呀!住手~杜‧盈‧凡!」只見余心薇拼命的掙動著,卻擺脫不了我的手掌。

「好了好了,都遲到了還搞這一齣!」最後是看不下去的鄭裕凱開口制止了我們兩個的玩鬧。

 

又一番玩鬧後,我才抬起手,輕輕的替她撥弄好凌亂的瀏海「等等我開完會後再打電話給妳。」

「嗚嗚~怎麼把人家的頭髮弄成這副德性……」她掏出包包裡的鏡子,一邊照一邊哀怨的唸著,但是卻動也不動的任由我替她撥弄。

 

「好啦好啦!為了贖罪,晚上我帶妳去逛夜市?」

「耶!我們家凡凡最好了~~~~~」話一出口,方才還一臉怨婦樣的小女人馬上跳撲了過來。

 

結果那天的我們開會果然遲到了,慌慌張張的衝進教室後,只得靜悄悄地找了個最後的位置坐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