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很多事情都脫離了規範,

 

總覺得最近的自己越來越難以控制。

 

 

各方面而言,

特別是白日,總是在心中充斥著各式各樣的罪惡念頭……

 

逼迫或許是藉口,

但是若沒有逼迫,又怎麼會為宣洩製造理由?

 

有時候笑不是笑,

那麼樣一閃而過心頭的恨意其實強烈的讓自己覺得可怕--

 

很多時候是惱,但更多時候是厭。

 

是不是身處於那麼樣的位置會如此地吸引著人?

是不是身處於那麼樣的位置便可以傲視眾人?

 

與其說我想平平凡凡,

不如說我想平平靜靜。

 

少一些碎言碎語,

也煩請少一些朝令夕改……

 

 

不是每一次的指令都很有益處,

至少不要為了每一次的“成就感”而反反覆覆。

 

至少就我所認知的管理學不是長這麼樣。

 

去看心理學吧!

 

常常有這種念頭,

每一次覺得有病的時候,我都想這麼做--

 

 

這世界不是誰非得依賴著誰,

坦白說自己有點受夠了每一日的夢魘……

 

白日裡的不得安寧,

夜晚時的輾轉難眠,

 

每一段時機會有每一段時候的煩惱,

成長的過程中我只能不斷的期許自己,也別成為那樣的大人。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不是忘記了,

其實很多時候我只是懶得理你而已。

 

從第二天撐過一個月,從一個月撐過了半年,從半年撐到一年--

 

其實我不是個性好,

我個性非常差勁,一點耐心也沒有,

 

我只是懶。

 

一年半的時間,

我真的覺得,這是我的極限。

 

人與人相處,其實除了不歡而散,也就好聚好散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