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4

 

 

雖然恨不得自己現在立刻消失在三人面前,但是“越逃避就越容易被追問”的這項心得讓辜振杰受益良多,特別是最近這陣子……

因此,只見他強做鎮定的收回視線,同時用力地嚥下將所認識的髒話一口氣吐出來的衝動,並在破釜沉舟般地作了三次深呼吸後,如此反駁著。

「拜、拜託喔!我媽三不五時發作的失心瘋你也看得那麼開心嗎?」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吸氣吸得太過用力?讓他這一番應該要十分意正嚴辭的發言顯露了幾分得虛弱。

「是嗎?」簡知群笑了笑,並不戳破辜振杰的鱉腳藉口,只是將前傾的身子靠回椅背,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後才又道「對了,後來我--」

「怎樣?」萬分喜悅簡知群轉移了話題的辜振杰連忙答腔,此時此刻……只要再沒有人提起老媽那件該死的宣傳就好了。

「是這樣的,早上的那個提議雖然很沒用,但--我還挺心動的。」

「提議?」辜振杰挑起眉頭,似乎連帶著想起了什麼“不開心”的記憶,才皮笑肉不笑的輕聲問道「“我們”有提議什麼?」

「嗯哼。」簡知群輕輕點了點頭,眼睛沒有離開過手上的智慧型手機,輕巧的撥弄幾下後,將畫面上呈現著“行事曆”的頁面送到了三人面前「計畫我簡單地想好了,就像這樣。」

「O月X日,約在X路麥X勞吃早餐,看X點的電影……為愛激狂?」辜振杰略微掃了畫面一眼,立刻露出猙獰的表情來「為‧愛‧激‧狂?!」

「為、為愛激狂?你是說那部女主角為了替自己和姐妹出一口氣,而奮發改變自己復仇的那部?」范品倫聽見關鍵的字眼,立刻從自己的桌子上躍下,撲到了兩人身邊「哇靠!這部片我姐去看的時候說,超多性感畫面的!」

「哦哦~來來來~我們來想像一下~」溫鴻達將手上的手機也連上網路,搜尋出不少電影劇照……幾乎都是以衣著性感的女主角擺著撩人姿態或笑或嗔的抓拍照「當文文靜靜的班長看見這麼些火辣辣的畫面,臉上轟地~燒紅了起來,然後又看到--」

溫鴻達手上的手機滑滑滑的掃過了一組組的照片,然後照片上的人物從一名女子,變成了女子與男子……從些微地肢體碰觸,到大膽的擁吻……然後是半露香肩,姿態曖昧的傾靠著的男女--

范品倫看著溫鴻達手中的畫面翻轉,立刻了然的接著說下去「看到這麼樣讓人臉紅心跳的吻戲、床戲……在加上身旁陪伴的人又這麼英俊帥氣……電影院裡狹窄的坐位讓兩人輕易地就能碰到肩膀,這時候男主角的你~再偷偷伸出手來牽牽小手~或者低頭小小聲的在她耳邊說說話……順著劇情發展!搞不好你們出電影院……就在一起啦!」

「我、我才沒有想的那麼齷齪……我只是看最近剛上映的電影覺得……這一齣一定好看--」雖然簡知群立刻站起身來大聲反駁著,可是從他燙紅的臉,和微微發亮的眼睛看來……這番說詞似乎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媽的--你這個垃圾!%$$*&*@&(*$--」辜振杰用力的拍了下桌子,那滿肚子壓抑許久的髒話,還是忍不住地傾洩而出了。

 

*   *   *   *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一連串刺耳的門鈴聲在這個平靜的下午時分,突兀的響徹在辜家大宅裡,不止。

「天殺的到底是哪個外太空來的手賤皮癢的死毛孩這樣玩我家的門鈴?難道現在的小孩都不知道下午三點的連續劇重播正精彩正熱烈正是最灑狗血的時段媽的!要是讓我看到是哪來的沒事幹的屁小孩這樣亂玩亂按打斷了我最精采的一幕沒看到看老娘不打斷那個臭小鬼的腿--」

伴隨著門開起來之前,是女子一口氣念到底的咒罵聲,當然在她開門的過程中她也繼續沒有停止的如此喃念著「--這不知道哪裡來的死小孩要是讓我遇到她娘我一定會……踢--」

最後,她一長串的罵聲沒有盡頭……因為,她剛巧看清了站在門口的兇手。

「媽--」來人仍維持著按門鈴的手勢,俊俏的臉蛋上是掩飾不住的驚慌失措。

只能說,不愧為母子。

壓抑怒氣的法子如出一轍--只見洪雪芬深呼吸了兩次,三次……最後還是忍不住火氣的這麼大吼著。

「你這哪裡來的天殺的混仗死小子,好好的星期二下午你竟然給我翹課!!!!!」

「媽……妳……啊--」一臉尷尬的辜振杰話都還沒說出口,就已經被一把扯進屋內。

 

*   *   *   *   *

 

客廳裡,一左一右兩個人正對峙著。

「到底是不是妳親生的啊……耳朵都快被扯掉了--」辜振杰揉搓著在母親盛怒之下飽受摧殘的耳朵,十分委屈,但卻不敢太過放肆的小聲喃念著。

 

「說吧!你這個臭小子巴巴的跑回來的理由!哼,最好是足夠說服我放過你另一邊耳朵的好藉口。」洪雪芬冷哼一聲,雙手環胸看著自家兒子……倖存的另一隻耳朵。

 

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氣,辜振杰乾脆眼睛一閉,吼道「我、我擔心小薰所以--」

沒錯,就是因為擔心。

因此,辜振杰等不到放學時間到來,當然還有更大的原因是某三個不斷遊說自己的死黨們……深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爆走的辜振杰只好狼狽的翹課。

當然,一路上也許,也不是那麼順利的--

雖然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到底發揮了何等的實力,才能跑得過老師、教官、糾察隊--任何人的視線,就這麼在第六節上課開始的同時,從坐位上蒸發。

更不用說他是以多麼足以媲美超人的速度衝回家裡,再跨上那台努力打工存了半年才買下的愛駒–A.I.R,又是用不知道超標多少的公里數衝到了距離他們家那平時騎車要差不多半小時左右的,位於反方向的娘家--

 

「擔心?」洪雪芬挑了挑眉,似乎對這答案……沒有什麼感想,挪了挪身子傾靠向前,溫柔的輕聲問著「借問一下,你現在是擔心你老娘我……吃了你老婆還是拿她來燉湯呢?」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說錯了話的辜振杰只好繼續發揮他的長處,也是他慣用的第一百零一招……裝傻。

 

「哼!從你出生那一天開始,裝傻這一招就沒用了啦!」洪雪芬擺了擺手,姿態優雅的挺起身子,嫵媚性感的半靠在沙發上「但是看在小薰的份上,這一次饒過你。」

 

「真的?」聽見母親這一句特赦令,正提心吊膽著自己的另一邊耳朵會不會被一把扯掉的辜振杰綻出了一抹無比真誠的傻笑……那正保護著耳朵的雙手不自覺地鬆開。

「哼哼哼--」見著兒子的蠢樣,洪雪芬不禁又笑了起來,手指頭無意識的纏上了一頭柔順的長髮捲繞著「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晚餐過後才准回去。」

 

「啊?!」辜振杰飛上雲端的心突然的墜落地面,只因為他看見了廚房的方向……那堆到廚房外的大大小小的保麗龍箱子--

「今天晚上,呃--」辜振杰困難的嚥了嚥唾液,有幾分膽顫心驚的問「吃……海鮮?」

 

回應他的,是洪雪芬燦若繁星的明媚笑容。

 


待續‧‧‧

 

想通了一些部分就很容易進行下去了。

(剩下的部分要看作者的勤勞度(我大概通常是負分吧!!))

 

嗯哼,

所以今天到底要不要再發25回讓我很猶豫。

(因為發完,我大概又要空窗好一陣子了。)

 

呃--

呃--

呃--

 

老實說,

看辜振杰吃癟讓我很歡樂(咳)

不過又有時候我會覺得,他好可憐(還不是你害的)

只是想表白而已嘛!!!

不是時機不湊巧,便是一堆人跑出來亂--

不過看不出來,這孩子這麼纖細(爆)

 

嗯哼,最近我終於想通了某些設定,

也許故事裡會稍微帶一點,也許不會(?)

不過我要提一下(這一番話裡面用了也太多次"不過")

辜振杰的設定,新增了……他是棒球社(隊)的人。

然後棒球和文凡薰也有著深刻的關係!!!

再來,說到了櫻野高中(名字真的不能亂取……)

棒球社,又名校內八卦中心地下學生會,

通常負責參與各種大小事←…

(例如活動炒熱氣氛(棒球社都是一群人來瘋(?))、校花票選)

 

然後文凡薰的,打算過陣子(?)在公布,雖然沒意外的話,會直接呈現在故事中。

 

摁,接下來迎接的劇情,是第二次的O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語‧漪 的頭像
星語‧漪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