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3

 

「辜~振~杰!」文凡薰衝出合作社後,沒有跑多遠就見到了躲到某個角落裡的辜振杰。

「幹嘛!」躲在沒人看的見的小角落裡面哀悼自己的顏面盡失已經夠可悲了的辜振杰,這下見到始作俑者,於是心頭那把火又再次翻滾了起來,沒好氣的問著。

「對不起啦!我下手太重了。」文凡薰蹲到辜振杰的身旁,臉蛋因為再一次的奔跑而有些紅潤。

「妳也知道太重!」辜振杰換了隻手,將剛剛買來的冰水摀上臉頰,有幾分埋怨的說著。

文凡薰雙手合十,拼命道歉著「對不起嘛!可是人家是真的嚇到了才會--」

「哼!」辜振杰撇開臉「解釋那麼多!有個屁用!」

「我……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啦--」文凡薰見雙手合十裝可憐沒用,連忙更靠近辜振杰一些,抓住了他的手臂搖了搖「好啦!你就消消氣嘛--」

那半靠著自己的嬌軀不斷飄來只屬於她的清新甜味,這讓本來還板著張臉的辜振杰所有的心房瞬間瓦解……

思緒不知不覺就回到了早上--

那嫵媚的模樣、甜美的姿態、嬌嗔的話語--夢裡面的文凡薰真實到讓人臉紅心跳……而她賢慧的態度,溫良的性子同時也可惡的讓人咬牙切齒。

在夢裡,辜振杰又一次的感到對這個女孩子,又愛又恨的無力感。

說不清楚是什麼樣的感覺,只知道這是讓自己非常討厭的無力感……一種沒有人能理解的壓力。

儘管夢裡的少女是那麼樣的迷人、甜美。

可是辜振杰也是第一次的感覺到,若自己再不有所表示,那麼他一直以來平和的世界,將會發生他無法承受的巨大變化。

 

特別是夢境的最後,少女那轉過身朝著某人款款靠去的身影,除了更加深了他的恐懼,更徹底的引爆了辜振杰的火氣(?)--

於是他怒了。

同時也醒了。

儘管人醒了,腦袋卻還沒有反應過來--


「唔……」辜振杰緩緩睜開雙眼,看清了眼前呼喚自己的人後,激動的坐起身子,此時此刻的腦海中,只剩下不能讓文凡薰離開的念頭「薰……不要離開我--」

當然,貿然出手的結果就是鍋貼伺候……

 

「啊啊啊!」還在回味著早上的那一幕,辜振杰也同時想起了自己隨後得到的那一個鍋貼,連忙正了正神色,坐挺身子,故作「……誰理妳!」。

雖然如此,辜振杰卻還是沒有辦法輕易忘記……那柔軟的身子,和充滿了懷抱的同時,縈繞在鼻間的芳香--

「討厭!還不是你早上--」文凡薰想起了早上的尷尬,雙頰更加地紅潤了。

「哼!妳還提早上--」辜振杰轉回頭,瞪著文凡薰「都跟妳說過幾百次了!叫妳早上別進我房間,自己講不聽還打我!」

「我、我只是想說快遲到了,這樣比較快--」文凡薰戳著手指頭,有幾分怯弱。

「放屁!以前妳不是不管我死活,只是敲兩下就當做叫過而已!」

「我以為最近你比較早,進去應該不是在睡覺嘛--」

「妳還有藉口!」

「嗚嗚!對不起啦--」文凡薰再次雙手合十,求饒道「我保證我下次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會再闖進去了!原諒人家--」

 

「我不會再相信妳了!」辜振杰搖搖頭。

「我保證,我今後會叫更有說服力的人……叫你--」

「幹!你再給我叫些路人甲來亂入,我就--」辜振杰一時想不到什麼辦法,停頓了幾秒鐘後,有些無力的開口「我就,叫我娘來揭露我們的關係--」

「不行啦!這樣--」文凡薰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辜振杰的行情會下降,但是一想到眼前這傢伙還在氣頭上,連忙改口「這樣……會雞犬不寧的--」

「所以妳就聽話點,不要再玩“我愛紅娘”了好嗎?」辜振杰趁機提出要求。

「那你不就要靠順其自然了--呃,好。我知道了。」有幾分惋惜的話才剛脫口而出,文凡薰馬上因為接觸到對方有幾分火大的眼神而住口了。

 

「哼!」辜振杰轉回頭,繼續專心一意的冰敷自己的臉,忽然間,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恐懼的回頭望著文凡薰「我說,上課了對吧?」

文凡薰一臉不明所以,但仍乖乖的點點頭,同時無比認真的稟報著「已經大概十分鐘了吧。」

「幹!妳翹課--」辜振杰不敢置信的指著她……驚恐的甚至連一直握在手中的水瓶掉到地上都沒有發現。

「偶爾一次有什麼關係啦……」文凡薰一臉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將身子探向前去替辜振杰撈回那個水瓶,還賢慧的拿出手帕擦了擦,確認乾淨後才塞回他手上。

「問題是我也翹課了啊,這下子人家會怎麼傳我啊--」辜振杰懊惱的抱著腦袋,卻忽略了被塞回自己手上的水瓶「啊!好痛--」

關愛的眼神向辜振杰瞥了一瞥,卻不對他用水瓶自殘的舉動做什麼評比,文凡薰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坦然的說「放心啦!你就說你去蹲廁所就好了啊!」

「……」辜振杰頓時愣住,嘴角抽了抽,反問「那妳呢?妳翹課的原‧因‧呢?」

「我?病假吧!反正今天生理期,我早上就告訴老師說有點不舒服--」

「幹!不早講,難怪手又那麼冰!」辜振杰連忙將手中的水瓶扔到一邊去,抓起了文凡薰的兩隻手抱入懷中取暖「我看妳等一下不要回去……直接到老媽那邊好了!有個人照顧我也放心多了--」

「蛤……?」聽了辜振杰的提議,文凡薰露出一個十分震驚的表情,怯怯的問著「我一定要去嗎……不能……不能就回家嗎……」

「不然這樣,我再給妳兩個選擇。」辜振杰露出一個今天以來最為開懷的笑容,好心的提議道「看是要我就這樣翹課跟妳一起回家去呢,還是我讓我媽來接妳。」

「……我自己過去。」文凡薰無言了,立刻做出答覆後,就乖乖地閉上嘴……不再反駁眼前這個傢伙。

 

總之!不管兩人之間的疙瘩到底有沒有解釋清楚,反正……這場爭吵(混亂)終於還是平安落幕了。

 

*   *   *   *   *

 

『……喂~~~~』電話那頭傳來了女孩子有氣無力的回應。

「搞什麼鬼!怎麼拖這麼久才接電話?」辜振杰有幾分不爽的問著。

「……因為……在睡……覺--」來人顯然對辜振杰的大嗓門有幾分免疫,一邊對答間一邊準備再次入睡。

「喂!醒醒!」辜振杰連忙連聲呼喚著,直到對方再次給予回應,「--我就沒什麼事啦,只是怕妳又不舒服什麼的--」

『……掰。』

然後,辜振杰就只能瞪著自己的手機,喃喃自語道

「……竟、竟然掛我電話!?」

 

在一旁看著辜振杰拿出手機,撥號、對答,到最後瞪著手機噴火的幾個好友紛紛湊向前探問著「這麼生氣,打給誰啊?」

「是……那個女孩?」溫鴻達笑的一臉曖昧的問著,雖然對於辜振杰那種死也不告訴你的態度沒轍,但是他們還是沒有放棄挖掘出真相的機會。

「干你屁事!」正一肚子無名火沒處發的辜振杰馬上就對著無辜的溫鴻達開火。

「欸!看你這樣子該是追到手了吧?」范品倫以右手手肘推了推辜振杰,笑的十分……煽情?

「……追到了會這種模樣嗎?」簡知群放下手中的手機,上面顯示的是辜振杰怒火中燒的畫面「你該不會是女孩子不理你,找我們出氣吧?」

「嘖!你們三個是不是都很閒啊?!」瞇起眼睛看向那張照片,畫面中的男孩臭著一張臉,半邊臉頰上那紅了一上午的五指印終於消退了許多「還是你們通通愛上我了,一秒鐘沒關注我會死?!」

「我只是更好奇,妳媽前兩天很歡樂的發的那則訊息是什麼意思。」簡知群收回手機,操做了一會兒,重新遞上時,畫面中赫然是藍白相間的社群網頁,畫面中一條刺眼的消息則是--

“狂賀,兒子登大人~~~~~~~
普天同慶,明年抱孫子~~~~~~”

 

待辜振杰瞄了一眼後,露出一張愚蠢的傻愣表情後,他才收回手機,笑的一臉誠懇的問「辜媽媽應該只生你一個兒子吧?」

辜振杰一臉錯愕的瞪著手機,直到簡知群收回,他還一直瞪著那個位置--

好幾分鐘的沉默過後,嘴巴開開合合就是吐不出一句話來的辜振杰終於再度找回他的聲音--

「幹!」

 


待續‧‧‧

 

2015/3/12

這是正式迎來的第23回。

恩亨(誰讓我自己忘記結果貼了兩次的22回呢(ㄇ的))



於是為了補償(?)

只好把壓在箱底(並沒有)很久的23回給貢獻出來了。



話說回來,

自從我寫完21回之後,好一陣子都不知道要接什麼,

後面的幾個劇情已經想到了,

但就是老毛病的不知道要怎麼接過去。



(接下來沒意外的話,考完試就是第一次約會(正式(?)版)、在然後應該是卡一段(還蠻大段的)之後,又接上校外教學(畢業旅行),然後又卡了一段,就是我今天最新想到的部分,呃……第二次吵架(而這也是讓我終於想到要設定一下女主角她爹娘的原因--))



嗯!還讓我終於有了即將契合主題的(?!)預感

 

2015/3/14

為什麼會有兩段後記?!

因為第一次(12日)的時候貼得太衝動,

(因為剛發現自己發了兩次22回刺激過大~)

 

也寫得太開心,

事實證明果然上課還是乖乖上課就好了...

 

嗯哼,

((不過我回到家裡(也就是今天)

發現竟然沒什麼地方需要改?!

(((這大概又是瞬間恍神或失意或神經錯亂(妳也太多問題!!)吧!

 

嗯哼,

不過我還是順了文章一次兩次才決定按送出的!!!

(((畢竟不是能夠常常在第一時間發現錯誤阿阿阿

 

好了~

接下來,

該來好好想想要怎麼帶出我的主題了。

如同12號所說的,

“我的她”指的固然就是女主角的文凡薰,

那麼“她所愛的”呢?!

請拭目以待~~(因為還沒想好(被打))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