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5

 


天藍並不言不語,只是低著頭重新繫好胸前凌亂的緞帶,旋過身背對著那張正邪笑著的臉。

「怎麼?」杜布里刻意地彎下腰,十分有興趣的望著女孩的面無表情「我的天藍,還會害羞嗎?」

 

「你可真行阿,杜布里……不,或許我該叫你--希卡多‧安德雷諾。」天藍的臉上綻開了無比嬌媚的淺笑,微張的小嘴卻吐出了冰冷至極的話語「化名多年一直堅守在這裡,我是否該稱讚你一聲,用心良苦呢?」

被識破了身分的希卡多只是挺直了身子聳了聳肩,便悠閒的伸出右手,做了個繼續下去的手勢示意天藍說下去。

 

「不過,那“正統繼承人”的身分卻是被你遺棄……不,是你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東西。」忽視了希卡多聽見了這番話渾身一顫的反應,天藍只是逕自朝前走去。

 

腳步未停的直到房間內的大床邊,才姿態優雅的再床緣坐了下來。

「--16年前開始,就認為自己會繼承這所研究機構的你,所做的事情是否還記得呢?」左手輕輕的在身邊那軟滑的被褥上摩娑著,用著不經意一般的語氣緩緩的道「畢竟,你身為創辦人,希塔多‧安德雷諾唯一的兒子……希塔多要是不想讓這個地方落入外人手裡,遲早……要讓你掌控,所以打從多年之前,便開始計畫著的,那些事……我沒說錯吧?」

略微抬起頭,不帶任何情緒波動的眼眸掃向靜立在原地不動的男子一眼,天藍再次開口

「所以從十六年前開始,到大約九年之前的這段時間內,幾個大國,便接連發生了駭人聽聞的滅門慘案,」縮回手,輕輕地垂放在縮到了床上的膝蓋上,那半側著的窈窕身子透露出幾分慵懶「P國的戴倫斯、R國的羅洛、C國的亞斯名、A國的傑森、E國必名特研究所,以及……德國的托普家和里可老人門下--」

 

「哈哈哈哈哈--」聽著天藍一個一個數出來的名號,原本靜止的希卡多開始瘋狂地大笑起來,隨即邁開腳步走向前來「啊啊……我還以為,我的天藍打算說些什麼呢,不過是些陳年舊事……現在,只有妳我--」

 

不去理會他的靠近與瘋狂,天藍只是靜靜的看著一步步靠近的希卡多,冷靜的口吻也繼續敘述著「當年的你,先是以利誘之,卻勸誘不動這些“名門”,便下令血洗……再好意的“回收”那些流離失所的“原石”--」

「這麼說,沒錯吧?」仰望著已經站到床緣,正俯低身子靠近自己的希卡多,天藍嘴角微勾,輕聲問著。

 

「說起這個,還是難免會有些惋惜呢。」希卡多一臉可惜的搖了搖頭,站挺了身子,居高臨下的望著天藍「雖然--當年的指令裡……最後也只勉強收回了“薩恩”這顆寶石,其他的要不是丟了,就是毀了……不過呢,我爸那個老不死的……總還是在死前替我做了最完美的一筆呢--」

 

並不去在意他語氣中充滿了滿足感的那“最完美”,天藍只是語氣平靜的說著自己的話「不惜毀了那麼多家族的你,最後得到的結果卻是自己老早就被希塔多放棄了。」天藍嘴角微揚,帶著一抹嘲諷的笑「可惜你一心以為自己正在為自己的“未來”造路,誰料……卻是為自己掘了個墳墓。」

「哈!」希卡多發出了一聲冷笑,隨即得意洋洋的說了起來「那又如何?就算我掘了墳墓,但是我可沒死……老頭兩眼一翻,這裡還不是我的囊中之物?」

「還有,他留下的那群忠臣又有幾個堪用?哪個不是兩三下就玩完了?解決他們……可比捏死一隻蟲子還簡單。」俯下身子,雙掌撐上了大床,就這樣一左一右地箝制再天藍身側。

 

「但是,你知道的,武力鎮壓過後總是會有許多反抗的聲音。」對於他刻意賣弄靠近的神態與身子,天藍不躲也不閃,只是笑了笑後,調整個舒服的姿勢,繼續說著「儘管,那許多的聲音……力小而勢微--」

「所以我的天藍,你的意思是……那些人呢,投靠了誰嗎?」兩人的距離只在咫尺之間,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息。

「投靠了誰嗎?」天藍反問著,此時的她已經將整個身子都向後靠躺,幾乎是任人採擷了的模樣。

「或者不能說是投靠。」望進男人的眼裡看見了充盈在其中的奢望,天藍輕笑了起來,嬌媚的模樣,在加上刻意展露的風情,這一瞬間的她竟十分地邪魅惑人「是我,找到了他們。」

 

「小藍兒,你跟這個傢伙廢話的時間太久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名身材高挑的金髮女子站在了床邊……一臉不悅的瞪著姿態慵懶的少女……與不知道何時也爬上了床的希卡多。

「安娜.海金斯--這名字你應該很陌生……不過,若是狄安娜‧必名特……你應該聽過。」平靜的目光對上了咫尺處那雙震驚的眼眸,對於少女的突然出現一點也沒有感到訝異的天藍只是語氣平淡的說著。

天藍的話才說完,又一道身影出現在希卡多身後

「啊~我是漢斯.貝克洛斯,雖然掛名是德國鄧御的學生會成員啦,不過你想叫我貝洛斯‧羅洛也很歡迎。曾經……是R國人。」第二人,同樣是金髮,不過卻是修剪的只剩三公分左右的長度……而少了幾分斯文樣的少年「希卡多先生,我們……十六年不見了,是吧?」

「還有我唷,那個美國用來混日子的名號就別提了……初次見面啊!我是凱西‧傑森……可能有更正式的名字,不過--」有著一身巧克力色肌膚的少女側過頭打著招呼,任由那一頭烏黑的長髮在背後晃蕩著,隨即她瞇起眼,語氣輕鬆的道「拜你之賜,我竟然連個正式的名字都還沒有……從還沒出生起,就開始流浪呢--」

「還有P國的芮秋‧戴倫斯、C國的多明尼‧亞斯名、N國詹森、Z國陳……的大家。」天藍的視線緊盯著希卡多,口中卻毫無遺漏的念出了一串名字,而隨著一個個名號的念出出房間裡的人越來越多……「還有……」

當最後一個人名念出口之前,希卡多的視線突然的一陣翻轉,當他驚覺了自己竟是整個人被揪了起來,便猝不及防地對上了那站在最靠近天藍身旁之人的眼,饒是冷血多年的他,也禁不住地渾身顫抖了起來……

「希、希斯--」希卡多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顫抖的聲音緩緩地吐出了最後一人的名字,那是一名有著身穿鐵灰色西裝,披散著一頭紅色長髮,姿態優雅的俊逸男子,只是此刻,他那張白皙的俊臉上,那雙望著希卡多的眼眸裡,只有驚人地強烈的恨意。

 

「我想,你很久沒有見到大家了……是吧?」大床上,被眾人環繞著的中央位置上……少女緩緩撐坐起身子,嘴角微翹起一抹美麗卻冰冷的笑容……並沒有多麼凌厲的動作,卻深深地,震撼著視線。

 


*   *   *   *   *

 

空間內,沒有一個人肯動。

地上正跪著一人瑟瑟發抖著,而其他的人除了呼吸……好幾個人都用最劇烈的吸氣,來壓抑著現在一觸即發的火氣……除此之外,空間內是一片寧靜。

而大部分人的視線,都集中在那跪著的人身上……

幾乎是希斯一出現,希卡多就放棄了任何掙扎……而當他被希斯“放”到地上的同時,他的腿也像是再也承受不住壓力般地跪在地上。

只是畢竟這人是冷血無情的滅了好幾個家族的瘋子,因此……房間內的大多數的人仍然把視線死死的盯在他的身上……當然有幾個人不是。

大部分的人,大部分瞪著希卡多的人,不外乎是在腦內凌遲這個害的自己如此悲慘的傢伙,還有的人是眼見大仇終於有的報,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除了大部分的人,有少部分的人的視線並沒有放在希卡多身上。

 

有幾個站的近的人,正小心翼翼的看著那名清瘦的紅髮男子,希斯……畢竟,因為站的夠近,所以有幸能看到,他那雙繃緊的大手上……賁張的青筋……所以為了防止他一時忍不住,衝上前將人滅了……

身為那其中幾個沒有將視線放在希卡多身上的人之一,貝洛斯‧羅洛吐出一口氣,收回了緊張的看著希斯的目光,緩步走向前蹲了下來,「接下來該怎麼做呢?」雖然他的視線與已經瘋狂了的希卡多對上,但是話卻是對著天藍說的。

 

「現在怎麼辦?」幾乎與貝洛斯的動作同時,牢牢守在天藍身邊的狄安娜也這麼問著。

「你們兩,真是有默契啊~」天藍綻出一抹甜美的笑容,成功的惹來兩人狠瞪後,才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將決定權拋出「你們決定吧。」

 

瞪完了身前這個一臉不痛不癢的女人後,狄安娜伸出雙手,將人擁入懷裡「小藍呀……我是很感動你以身犯險親自把這傢伙逮出來--可是要是我們晚來了幾分鐘……你這漂亮的身子可就要遭到什麼了你知道嗎?」

天藍嘴角勾勒起一抹簡單的淺笑,慵懶的開口「我的計畫曾幾何時疏漏過?放心吧!我的安排當然不止你們--絕對萬無一失的。」

語畢,天藍輕拍了拍狄安娜的手,示意對方鬆手後才踏下了床,輕盈的步伐越過希斯、希卡多,只留下一句低語般,不鹹不淡的吩咐「到樓下吧--」

 

逕自朝前走著,前往的方向卻不是第三實驗室的門口,而是房間的更深處--

一個碩大的圓弧中心處,某一個焦黑的點上。

「諾亞……」在“那個”位置站定了的天藍輕輕吐出一口沉重的氣……接著一腳踩踏上那塊焦黑。

這重建後的建築裡,地板上理當要乾淨一新,卻不想……有人偏偏要這麼刻意,將當年小男孩死去的原位上刻畫下如此鮮明的記號--

 

用力抬高了頭並眨去了差點流下的眼淚後……天藍隨後抬起右腳,以腳尖輕輕的在地上踢了三下,原本空無一物的地面竟然緩緩地清晰如明鏡,而後轉變為透明……在那底下,是一道向下的、長長的階梯。

只是在眾人與那階梯之間,仍然隔著一層透明地面,依照厚度看來……他們現在的位置離樓梯至少有五十公分以上--

天藍又以右腳踩了透明處的正中間位置後,地面彈出一個佈滿了各種符號的“鍵盤”,蹲下身子以右手飛快地滑過每一次都不同設定的密碼鎖,然後是一連串的複檢題目--玻璃緩緩地,朝兩側滑開。

「妳……竟然把入口設在那裏--」望著天藍一連串動作的希卡多這時才向是回過神來一般,難以置信的低喃著。

 

這是,通往昔日第三實驗室的“真正”的門。是自從那一日後,便打造的門扉,而今,在封閉了七年後,再次由天藍親手打開。

 


待續‧‧‧

 

說起45回的寫作過程呢,

那叫一個輕快。

 

雖然是輕快,

只是有一段扯得有點遠,

所以一直在思考怎麼修、怎麼敘述……

(而且其實,在其他角色登場之前,我還真沒想過天藍一人單槍匹馬的對上希卡多要幹嘛(歐))

 

沒有寫角色,停止,

寫了太多角色,不小心偏離,停止,

寫了太多角色不小心偏離還拉不回來後,只好刪了,又停止,

 

以上刪了又加入新角色,

刪刪減減、來來去去,

 

最後,人不但沒有少,

還越來越多(掩面)

 

還好房間夠大(欸?)

((雖然好幾個明顯是隨便扯出來的角色(遠目)))

 

不過這麼一寫,就順勢把好幾回(好幾回好幾回好幾回(X N次))之前寫的角色重新賦予身分,

讓本來只是不經意寫下的角色,變成了必要的登場人物(挖勒公蝦毀?)

 

嗯哼,寫到這第45回,

46回也悄悄進展一半了的時候,

我發現……

 

 

 

好像真的不能收尾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