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7

 

 

「哦?」聽到萊兒所說的話,日只是微微瞇起眼,隨後縮回手,旋轉過身子「好吧!敘舊就到此為止,我帶各位到房間去吧。」

「房間不知道是什麼樣子。」薩恩走在隊伍中央,喃喃自問著。

「我想,大概也一樣吧。」天藍撥了撥長髮,一臉無趣的猜著。

 

眾人接連走過幾個需要密碼或是特殊認證方式的機關或者入口後,一路走到“走廊”的盡頭,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扇幾乎要與整個走廊同寬的純白門扉。

 

「到了,小姐們,請進。」日在門前微笑著回過頭來,溫和有禮的望著三個女孩,但是對於她們身邊的男子卻是理都不理會。

隨後,再經過了一番重重的密碼和驗證後,那扇純白的門緩緩向兩側滑開,顯現出裡頭的模樣。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寬闊的活動空間,大約十來坪左右,正中央是一個半人高的小凹洞,環繞著正中央一張圓桌的,是一整圈的沙發椅。

越過了小凹洞的後方,是一個布置的十分講究的小吧檯,前方擺著四張造型優美的高腳椅,吧檯後方的小牆上鑲嵌著的櫃子裡放著各式各樣的飲品,在吧檯隔壁則連接著一個簡單的L型廚房。

小凹洞的左側,則是一面從天花板高高垂下的紗簾,後方擺放著三張KING-SIZE的大床,床之間,則以兩個兩人都合抱不起的書櫃區隔。

大床靠近門口這一邊則是沒有把門關上的更衣室,光是一眼望去便可以看見裡面至少有四座大衣櫃,兩個首飾櫃……。

再然後是房間的右側,占據房整個房間三分之一的空間裡,一半放了些娛樂器材,例如電視、音響之類的,其設備十分的齊全,另一半則是幾組健身器具。

浴廁等功能則在門口的右邊一側,裡面是精緻的全套衛浴設備,包含按摩浴缸(五個人進去都還綽綽有餘)、淋浴,還有間桑拿室--。

雖然整體一眼望去,是一片雪白的世界……但還是可以很輕易的認出,裡頭的物品都是選以最高規格或品質來至放。

 

「什麼嘛!還真的都一模一樣……果然還是這種低級的惡趣味。」站在房間門外,萊兒無言的做出最後評語。

 

但是,三個男子的反應就截然不同了。

龍晨星家境小康,所以這房間的裝備他有一半沒有在任何人的房間裡看過,所以他瞠目結舌。

凌穆杰身為飯店小開,知道有些人的房間會布置的較為誇張……只是眼前的房間,已經不是奢華可以形容,這裡面除了食物需要到外面去,其它的功能根本一應俱全,他家的或者是任何一間他所見過的“總統套房”比上去根本只能稱之為高級套房--。於是他的表情可以稱之為震驚。

親自將自家妹子送進機構裡面的亞力安對於裡面的設施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是看到的當下,也是極為傻眼,於是他忍不住問妹妹「妳們幹嘛不一輩子住這裡就好,住過這裡,誰還想去外面啊!」

 

三個女孩的反應則是一起白了他一眼「這裡超無聊的好嗎?!」

「而且這種不知道是誰規定的色彩限定……讓我待上兩天就覺得頭昏眼花了!」萊兒抗議著「除了我們的皮膚和髮色,其它就是白色白色白色白色和白色!」

「不是吧?我看天藍和薩恩的衣服都不是白色的啊。」龍晨星默默的回應道。

「那是她們兩個她媽的有特權,我住在這裡那麼多年,每天不是白色的洋裝就是白色的衣褲……」

「那倒是,出去後我都覺得我快有顏色障礙了--」薩恩點點頭,也回應著。

「咦?妳們兩個都不知道嗎--」天藍則悄悄的給了致命一擊「白色是給我們自由發揮的意思啊……雖然沒有其它顏色的服裝和設備,可是可以自己調配啊。」

「什麼?」萊兒驚訝不已的發出大叫,看來這件事情真的帶給她不小的“白色創傷”。

「難怪……我想說雖然我是不小心把白色的皮衣染成黑色,但肯定會被罵或者強制弄回去,可是等了好久研究所的人都沒怎麼反應--」薩恩卻是在遲疑後,透露出幾分的了然。

「早知道我就把這裡漆成彩虹色了!我還以為是妳、你們--」萊兒不可置信的視線在天藍和日之間來回梭巡,然後不悅的皺起眉來「但是我不是老是在抗議白色不好嗎?妳幹嘛都不講!」

「我以為你只是嘴巴上念念,但其實對白色還是很喜愛的嘛!」天藍一臉無辜,隨後又道「而且,這種小事我哪會那麼在意--」

「可惡!害我當了那麼久的睜眼瞎子!」(萊兒似乎對於那些年只看的見白色色彩十分在意到,寧願認為自己沒有看見東西也不要承認世界只有白色的地步?)

 

「那麼,其他的妳們就自己來囉。」日微微一笑,牽起了天藍的小手,含情脈脈的眼眸緊緊看著那張他魂牽夢縈多年的美麗臉蛋,極為珍視的落下了輕輕一吻「晚餐,到星月廳來,好嗎?我會準備所有,妳最愛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語‧漪 的頭像
星語‧漪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