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桃園中正機場 現在時間下午三點

 

「……」架綾再次十分無奈的抬頭看時間,想著「臭男人……可惡又任性的傢伙!就不要讓我遇到……不然我一定讓你進動物園,竟然敢放我鴿子?!」第十一次打開手機,確認只有三小時前的一封簡訊“在原地等我”,然後這之後便完全沒有任何音訊。
「唷~什麼事讓可愛又美麗的妳孤身站在這裡唉聲嘆氣呢?」一個男人前來搭訕
「別靠近我。」架綾冷冷說道。
「放心~小美人兒,我不會在這吃了妳!」男人似乎有些訝異於金髮碧眼的架綾會說中文,但這並不能改變他搭訕的決心。
看著眼前這流裡流氣的男人,她想著「好吧……既然那臭男人要放我鴿子,那就只好讓眼前這傢伙,陪我解解悶!」然後抬首露出嬌俏一笑「先生貴姓呀?」
「……我、我嗎?」讓架綾臉上的笑容給迷惑了心,他當場心花怒放的傻傻回應「呃……我、我我姓曾,叫曾、曾郝蕭。」
「那,要去那兒呢?」架綾再次露出淺笑問道,但天知道,其實她心裡已經笑翻了「哈哈哈……真、真好笑?這啥怪名啊?!」
「呃……我、我帶妳去……附近的--」曾郝嘯突然回神,說完後還露出一抹詭計得逞的笑容。

*   *   *   *   *

「嘿嘿~小美人兒……過來讓我來好好疼愛妳吧!」曾郝嘯露出垂涎的噁心笑容,一步步向架綾逼近。
「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就要尖叫囉~~」這聲音一聽就知道是在敷衍,瞧!她還有時間研究手指甲……
可惜,被架綾迷去心魂的他……根本無暇管這些!他只想著--要如何讓美麗的女孩在自己身下吟哦……。
「嘿嘿~妳叫啊!這裡是我家的別墅……就算叫破喉嚨也沒人救得了妳的!」他又向前一步,雙手猴急的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沒多久……屋內漸漸的傳出陣陣哀嚎聲……沒錯!妳的眼睛沒看錯,我的手也沒打錯,就是哀嚎聲!
「很抱歉破壞了你的美夢。」看著渾身赤裸縮在地上哀嚎的男子,架綾冷哼著「這位大叔,你真以為動得了我啊?」
「嗚……好痛……姑、姑奶奶~不、請、請高抬貴手……手手手下留情啊!」他緊抱著肚子,大聲喊痛。
鈴--鈴--鈴--架綾的手機響起熟悉的旋律。
「喂?哼!你總算想到我了是吧!」架綾一開口就沒好氣的問著
『妳在哪裡?不是叫妳乖乖在機場等我嗎?』電話那頭是早上打電話來的男人
「哼!我在某座山裡的別墅裡。」架綾慢條斯理的說著
『妳跑到那種地方幹麻?』
「還問?哼!要不是某個要我來自己卻不見蹤影的臭男人放我鴿子……你想我會被人帶到這種地方嗎?」
『哈哈哈!妳?妳會被帶走?這真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笑的笑話!柔道三段、空手道黑帶三段、劍道三段的妳豈是那麼容易帶走的?』男人笑道
「呵呵……真是多謝誇讚」架綾敷衍著,全然不想跟著聞雞起舞。
『需要我去接妳嗎?』終於笑夠了的男人問。
「不了,我自己走就行了……你應該還有事要忙吧?」架綾問著,語氣十分篤定。
『嗯?我是有事要忙……不過那不重要--』男人話還未說完,就挨罵了『什麼叫這裡的事不重要,你好歹--』電話那頭突然出現一個女子的聲音,打斷了男子想翹頭的妄想。
『呃……我看我走不開了,要記住趕快去把事情辦好,晚上一起吃飯!』男子兀自說完,便掛了電話。
「喂?去哪--」來不及問清楚,架綾只能瞪著歸於平靜的手機,無奈的嘆氣,順手將手機塞入口袋,「嗯~大叔,掰啦。」說完腳跟輕旋,轉了個方向後朝著門口瀟灑離開。
「好痛--」曾郝嘯喊著,掙扎著爬起身「可惡!下次遇到,我一定要想盡辦法嚐到妳!唉唷--」

 

正當他好不容易來到門邊時,聽聞一陣熟悉的引擎聲,抬起頭正想看清楚,卻只見閃亮的車尾燈--

 

「幹!我的愛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語‧漪 的頭像
星語‧漪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