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t17  

 

 


叮咚~叮咚~……星期日一大清早,炎家的門鈴急促的響了起來。

「唔……才幾點--」清晨才睡的炎廷風睡眼惺忪的走下樓,開門時正想給不識時務的來訪者一記白眼,卻在望見門外的人兒後,傻了眼。

反倒是身邊的兒子擠開自己,開心的撲上前「哇!是媽咪!媽咪!我好想妳!!!」
「艾克斯--」蹲下身抱住飛撲而來的兒子,月依情隱忍許久的淚滴開始滴落「媽咪也好想你……你有沒有乖乖吃飯?有沒有聽話?--」帶著濃濃鼻音的詢問,在望見兒子拼命點頭的回應後,改成一個又一個的親吻。

「呵……呵呵、哈哈哈--」被母親抓住猛親的艾克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媽咪!好癢、好癢噢!呵呵呵!哈哈哈--」

一旁的男人聽見兒子的笑聲,在看見兩人緊靠在一起的身體,不是滋味的開口了「艾克斯,回房間去。爸爸和媽‧咪,有‧話‧要‧說!」

「嗚……」聽見爸爸咬牙切齒的發言,艾克斯抬起小臉,豆大的淚珠瞬間滴落,語無倫次的和老爸辯論著「人、人家很久……嗚嗚……很久沒、看見嗚嗚……媽、媽媽媽咪了……爸爸小氣!爸爸嗚嗚……壞人……人家、人家想媽、嗚嗚嗚……媽咪啦……嗚……哇啊阿--媽咪!!」。

吐出一口長氣,實在受不了兒子這種哭聲攻勢,更受不了眼前的女人用那種“別欺負我兒子”的責怪眼神,炎廷風只好跟著蹲下身,試著用溫和語氣開口「兒子乖,讓爸爸和媽咪說說話,我保證媽咪不會在離開我們了,你先回房間好不好?」

「不、不要……人家、上、上次我、爸爸也是……說要跟媽咪說,結果--嗚嗚嗚……我我、我要保護媽咪……!」只顧著哭的艾克斯一句話都說沒完整,偏了頭又抱緊母親。

「臭--!」看著兒子再度抱緊月依情,那張小臉更是過分的埋入胸口,這下子炎廷風終於火大的站起身,正準備開罵--
「艾克斯,你乖,這次媽咪不會亂跑了,媽咪保證會跟爸爸好好說,好不好?」月依情擦乾眼淚,柔聲安撫著。
「真的噢!打勾勾!」聞言,艾克斯馬上抬起頭,伸出手「我還要媽咪晚上要念故事書給我聽!」

「好。」月依情笑著點頭。


*   *   *   *   *

沉默。

只見男人搬了張椅子擋在房間唯一的出入口前,神情凝重的雙手環抱胸前,雙眼死死的盯著不安的坐在床上的女人。

女人則緊張不已的咬著下唇,三不五時的向男人的方向偷看著,但每每都會因為男人的狠瞪而又退卻。

終於……女人受不了的站起身。
男人立刻緊張的跟著站起來,動作之慌張,更是連椅子都弄翻了。

「噗……」望著他緊張的把椅子扶起來,她終於忍受不住的笑出聲音。
這一笑,讓男人惱羞成怒的扔下椅子,大步衝過來「不准笑!」

「咳!呵哈哈哈--」看著他緊張焦急的樣子,月依情更加開懷的放聲大笑……。

「可惡!妳以為這是誰害的!」覺得自己的面子蕩然無存的炎廷風非常火大,想當初的自己說一,眼前的女人連想都不敢想二,現在竟然有膽子笑成這樣?

「嘻……」
「該死,我說不准笑!」炎廷風攔著月依情,非常沒有氣勢的吼著。
「你擔心我跑掉嗎?」唇邊的笑容依舊燦爛,月依情清澈的大眼望著他,輕輕的問著。

「怕!」炎廷風想也沒想的用力摟緊懷中的嬌軀,聲音有些顫抖「一直以來我都擔心妳會離開我……即使每夜每夜妳都在我的懷裡,清晨卻又像是即將飛走似的,在我身邊以外的地方綻放微笑,我害怕卻不敢承認,只能用更激烈的方式佔有--」

聽見他的坦白,月依情紅了臉頰,不敢相信的問著「原、原來以前那些、那些隔天下不了床的的……激烈運動,都是你吃醋才會……」
「對,我吃醋!我不想看見專屬於我的笑容屬於其他男人!老師不行,什麼學長學弟,同班同學都不行!」
「你……太霸道了吧--」
「我是霸道,但那也只針對妳!只有妳我無論如何都不願放開!」
「為什麼是我?」月依情抬起頭,看著他。
聞言,他輕聲的笑了起來「我們有個約定,妳忘了嗎?」
「哪有什麼約定?」依情疑惑的問著

「有啊!妳答應妳爸媽和我爸媽,會好好照顧我。」他笑的奸詐,一臉的篤定。
「那才不是跟你的約定,而且……而且你都幾歲的人了,照顧不好自己嗎?」月依情語氣柔弱的反駁著。
「對我而言,承諾是一輩子的事。妳答應要照顧我,那就是一輩子。」他輕輕的吻著她的臉頰、額頭,像是立誓般的說著。
望著傻愣著的女人,炎廷風笑了起來,隨後又變的認真「圖書館那件事……我不是故意的……」他看見懷裡的她顫動了一下,心疼的在髮際落下幾個輕吻「前一晚,我看見半夜去妳家的汪柏淵,隔天才會氣不過的接受那個女人的挑逗--」
「所以……」依情僵硬的動彈不得,她抬眼看著炎廷風,眼眶中滿是淚水「所以你真的以為,我和學長有什麼……?」望著說不出話的他,她笑了起來,既尖銳又冷厲的笑了起來……「你該死的為什麼要自以為我和任何人有什麼?你知不知道我對於我們的關係總是很迷惘?你為什麼從沒弄懂我的心意?你憑什麼以為自己有吃醋的權利--」

「唔哼!」因為猛力而撞進懷中的嬌軀沒有讓他有任何開心的反應,反倒痛苦的悶哼了一聲。

因為她每問一句,就往前站了一步,而炎廷風完全被她忽然爆發出來的火氣嚇傻,只能連連退後,直到他踢到床鋪,倒在上頭,連帶的,逼向前的人兒一個沒注意也跟著摔了上去。

「你懂不懂我這些年的孤單寂寞?你--」但即使摔倒了,月依情仍沒有停下來,只是隨著她越來越激動,滴落的淚水越來越多。而望著她崩潰大哭的模樣,炎廷風心痛的伸出手向抹去她的淚。

「你知不知道我愛你?」但是月依情卻沒給他機會,隨著最後一個問題,她用力的吻上了他的唇。

她吻的專注、深情,炎廷風嚐到了鹹澀的淚水,原本愣在半空中的雙手摟住微顫的嬌軀,使兩人的軀體之間,毫無距離的貼近。

懷抱一如多年前的契合,兩人之間的默契沒有因為時空改變而有縫隙,兩顆心反而因此更加的貼近。

他們輾轉的吻著,渴求越來越多,於是一個激動的吻,化做了燎原的大火,點燃起消沉多年的慾火--。


可憐樓下專注的等著母親下來給自己懷抱的小男孩,仍癟著嘴,痴痴的望著樓梯的方向。

 

 

《End》

好啦~~終於寫完了(灑花)
哇哈哈!!
這段高中延續到大三的故事終於完成了(泣)

(這篇故事卡了到底多久真是個謎XDDDD)

 

最後要不要給兩人一個婚禮其實很困擾我~~~
因為感覺沒有婚禮就像沒有結局一樣,
但是要婚禮就又要寫一票人祝福阿什麼的……

這篇故事拖了這麼久,角色個性什麼的其實我已經亂七八糟了= ="

最後還是沒有18禁個徹底。
因為我感覺要淡慾淡慾~
哈哈哈~

下一篇故事還沒決定是誰,畢竟還難產中的好多篇,
這篇寫出來,除了給男女主角一個交代,
也算是了卻自己多年來的一個不成熟(?)

寫到這裡有些搞不懂自己要說什麼,
只能說,謝謝支持到現在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