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江真篇《中》

 

 

“好冷阿……”我蹲立在原地,瑟縮著自己的身子,拼命想找回一絲溫暖。

但是無論我怎麼擁緊自己的身子,卻再也摸不出一絲溫度……只有無限的冷意,從四面八方而來,侵襲著我……。

意識正一點一滴的削減嗎?我好想再見哥哥一面--

 

「小真。」是我的錯覺嗎?我彷彿聽到了哥哥溫柔的喚著我的聲音,我緊張的不敢抬起頭來……深怕,這只是我的一場夢而已。

但是,在可怕的夢……也得清醒,不是嗎?

即使在不情願,再怎麼樣……夢一樣得醒來啊--

於是,我抬起頭,偷偷的望了“哥哥”一眼……真好,真的是哥哥呢……那麼樣的高大挺拔、那麼樣的溫文儒雅……雖然渾身的傷,但是哥哥笑了起來,笑還是那麼迷人,真的……是我的哥哥呢。

「小真……快跟哥哥說說話,哥哥好想聽聽妳的聲音--」哥哥這麼呼喚著,我努力的想開口……卻發現……我的嘴巴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更甚至……無法張開。

「小真?怎麼了……快說話吧……」哥哥像是查覺到我的問題,聲音顫抖了起來。

哥哥衝上前,伸出手來……卻穿過了我的身體。

「對不起……都是哥哥的錯……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望著拼命道歉的哥哥,我拼命的努力想張開嘴說話,卻始終辦不到,最後,我只好搖搖頭,努力的綻出一抹笑來,雖然無法開口安慰哥哥,但是……至少,我可以微笑。

「妳……妳的意思是,不怪哥哥嗎?」哥哥顫抖著手,努力的想要碰碰我的臉……傻哥哥,碰不到的啊。

但是傻的不只是哥哥而已,我也傻傻的,努力的想把自己的臉,貼在哥哥的手上……再一次感受哥哥的“溫暖”……。

「小真……」哥哥壓抑著痛苦的聲音卻又傳了過來,我連忙又露出微笑……

「傻女孩……」哥哥又笑了,瞧我們兩個傻瓜,一個哭,一個笑的……。

 

忽然,我感覺到一波更強烈的冷意襲來……下意識的,便躲到了電線桿後面……。

「怎麼了--」哥哥被我怪異的舉動嚇了一跳,正想問……

「江博?」一道略顯低沉的聲音卻從他的頭頂上傳來。

 

那是死神,自稱為獄的,死神–暴怒。

 

*   *   *   *   *

 

江家

昔日因為出了一位天才兒童而天天高朋滿座的江家,此刻大門緊閉,屋外,一干想要入內關懷的群眾、親戚吵吵嚷嚷的,屋內,卻相反地一片寧靜。

「小真……妳在死神的身邊,還好嗎?」簡易布置成靈堂的客廳裡,只有江博一人……他不在乎頭上未癒的傷,也不管那條差點斷了的腿……執拗的跪在一張放大了的照片前……照片裡的女孩笑靨如花,嬌艷美麗……只是,已經不會再帶給他任何歡笑「知道嗎?哥哥……選擇在妳生日的今天……送妳……對了,今天是妳的生日……快聽聽哥哥練了好久的生日快樂歌吧……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

江博悲淒的嗓音重複的唱著應該要歡喜唱和的“生日快樂歌”,臉上的表情既沉痛又絕望「啊!還有禮物呢……瞧哥哥真是健忘--」說著,他拿出口袋裡那被乾涸的血跡染色再也看不出原本深藍的首飾盒「妳看,這個天使翅膀的耳環……跟純真善良的妳多搭呀……只是哥哥好希望,能夠親手為妳戴上--」

 

「小博!上樓休息了,我真是不懂,不過是死個江真而已,你的身上還有傷,趕快回房間休息吧!」忽然,樓梯口傳來這道喝斥,面色擔憂的婦人緩步走了過來……伸出手正想觸碰孩子的身體。

「閉嘴!」婦人的手還沒碰到孩子,便被江博冷冷的撥開,他看也不看母親的說道「我在這裡陪我的妹妹有錯嗎?妳才應該離這裡遠一點,不要吵到小真了!」

「小博……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媽媽?你明明是個乖孩子啊……一定是江真這個壞孩子,她帶壞你了對不對?小博……聽媽媽的話,多多休息傷才會好啊!」

「小真才不是妳說的那樣,我的身體也不用你管!以前就是因為我一直忍,總以為忍著忍著,你們就會看見小真的美好,但是忍到現在……結果竟然是小真冰冷的屍體--」江博閉上眼,不捨的淚水拼命落下……他恨自己……保護不了妹妹,竟然讓妹妹……竟然最後是妹妹保護了自己--

「小博,你、你這樣折磨自己,江真……小真不會樂意看見的--」江母輕喚著向來乖巧的長子,雖然她一向不喜歡愚笨的女兒……但若是為了兒子好,那麼她就是跪下也甘願阿「真是可憐阿,這個孩子--」江母伸出手,像是想要觸摸照片裡的江真一樣。

江博用力的揮開她的手,咆嘯著站起身來「少在那假惺惺了!一直以來,妳給過小真什麼?你和爸爸……除了生下她,還為她做了什麼?不要在那裡假傳小真的心意了!」

「小博--」江母錯愕的維持著手被推開的姿勢,驚慌失措的喊著「你身上的傷還沒好啊!你要到哪裡去--」

 

*   *   *   *   *

 

在獄的懷裡,我輕輕的閉著眼睛,耳邊彷彿聽見了哥哥為我而唱的“生日快樂歌”,好開心好開心啊……我終於,聽見哥哥唱歌了呢。

「這麼開心?」獄的聲音從我的頭頂上傳來。

「嗯!我聽見哥哥的歌聲了哦。」我笑著回答他。

「真是嚴重的……情節--」獄縮回視線,喃喃的念著。

「什麼?」風的聲音似乎太大了,所以,我沒有聽見獄嘀咕了什麼。

「沒~」獄的聲音悶悶的,我又惹他生氣了嗎?但是,我卻又聽見他這麼問「妳知道妳哥在哪嗎?」

「家裡?」

「不在。」

「那我也不知道呢。」我們這樣一問一答著,渾然未覺周圍的景色竟然逐漸熟悉了起來。

忽然,我看見了站在前方的,哥哥的身影……

「哥哥!」我一望見前方那道思念許久的身影,便連忙掙脫開獄的懷抱,往前奔去。

摟著哥哥還沒來得及訴說這幾日的自己,就忽然再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那是穿著與我相同服裝的女孩,只是她的頭髮染成褐色又燙捲了……臉上是精緻的彩妝。

看著她動作輕柔的將圍巾纏上哥哥的脖頸,只是聽著她口中的不以為然……我有些傷口被撕扯著的疼痛感。

但是哥哥卻生氣的捉住她的手「妳怎麼可以這麼說!」

「我、我有說錯嗎?」雨恬輕輕的掙扎幾下,無法抽出手後反問著「她那陰沉的個性,無才華的能力,唯一稱得上可以喚你一聲哥哥的資格,只怕就只有那張漂亮的臉了!但要不是因為那次她救了你,現在報紙上、校刊上,只怕也只會刊出“江博的妹妹”這個名號而已!」

我默默地聽著雨恬的話,望著他們的視線又模糊了……

「為什麼!我都做到這種地步了,為了愛你,我可以忍受自己和那樣陰沉噁心的江真當五年的好友……為什麼你還是不肯看我一眼!」雨恬喊完這句話,抓住哥哥的手臂……哥哥痛得皺起了眉頭,那裡,還有一道撞到鐵絲勾出來的傷痕啊……。

「呵……」但哥哥卻無視疼痛,望著我淡淡的說著「小真……望著眼前這些虛偽的人們,妳難過嗎?心應該很痛吧,可惜哥哥再也無法像以往一樣,安慰哭泣的妳……。」

「不會的。」我搖著頭,滿足又小聲的說著「至少,我們以往的時光裡,是快樂的。」

 

    *   *   *   *   *

 

小學六年級學校又進行了一次分班,我到了一個全然陌生的班級裡……

「嗨!第一次同班,我叫張雨恬,交個朋友吧?」那時候,第一個來找我的……就是開朗活潑,與我完全相反的雨恬。

「我是江真,請多多指教。」現在我還記得,那時候握住了雨恬軟嫩小手的觸感,以及我們倆臉上燦爛的笑容。

 

「嗨!同學,我們未來又要繼續同班三年囉!」

上了國中,看完分班表……高興相擁在一起的我們,臉上那興奮和快樂是假不了的真實,我相信那時候的雨恬也是打從心底的,想要和我當一輩子的好朋友。

 

「江真!不可以!妳現在放棄了,我們可就沒辦法當一輩子的同學了呀!」

國三大考前,因為這句話,我多少次努力的克服一切,也要堅持念書,那時候雨恬的擔心和緊張,我可以肯定她是因為喜歡和我當朋友,才會這麼擔心我的,對吧?

 

所以我敢說,我們之間……肯定是緣分不淺的,一輩子的好朋友。

 

   *   *   *   *   *

 

「妳……恨哥哥嗎?」哥哥昂起頭,問著。

這還用問嗎?我幾乎是不假思索的答道「我最愛哥哥了!」

我感受到身邊的獄忽然緊繃了身子……輕輕的牽起他的手,那冰冷卻又火燙的手「也很感謝哥哥,替我找到這麼好的人陪伴我……」

「我既然已經受了你的託付,就會好好照顧她的。所以你還是安心的在人界過自己的生活吧!」獄有些得意的開口說著,他和哥哥為什麼就是不能和平相處呢?也許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呢……。

「可是我忽然後悔了--」

還沒等哥哥回答完,獄便已經焦急的抱住我……離開了這裡。

 

再見了,哥哥……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