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5






房間裡,有一張大大的床,推開房門搶先進入的欣容高興的在上面翻滾「呀乎!好久沒來雨晴家住了~好高興唷!」
「哈呼!」打了個呵欠,亞未拿出換洗的衣物,「容,要不要一起泡澡?」

「好啊、好啊!我累翻了,一起泡澡,早點睡覺吧!雨晴,妳來不來?」
「妳們先洗吧,我還要忙所以可能晚點……。」看了看手錶,雨晴抬起頭歉然一笑,「我和幾個人約好線上討論事情,我先到工作室去了。」說完,雨晴便離開了房間。


「容,妳不覺得雨晴好像很忙嗎?」泡在大大的浴缸裡,亞未疑惑的問著
包著浴巾,掬起一把水潑向臉,然後才跨入浴缸中的欣容開口說「她最近會比較忙,畢竟一開學,就要忙著做校慶的準備!」
「哇!好趕!我記得開學是兩個星期後耶!」亞未吐吐粉舌,縮了縮肩膀。
「因為,這次校慶辦的很盛大呀!以往最多辦三天,現在延長到七天……而且還一口氣的要邀請全國的學校、然後還要邀請各分校的代表。不過這些倒還好,雨晴她會特別忙碌的原因就是,她還必須準備服裝展覽秀!」

「哇!搞的這麼盛大……晴她不累嗎?」驚訝的瞪大眼睛,亞未替雨晴感到辛苦
「呵呵,我之前這麼問時,她只是笑的很有自信,並說“這是我接任後的第一年,我要用校慶大大的發展我的能力!”。」

「嗯!容,那我想請妳轉告晴,只要有任何我能幫上忙的地方,我都可以做唷!」
欣容高興的點頭「好,我一定轉告她!」

雨晴家有五層樓,一樓是客廳、廚房、鋼琴室等地方,二三樓則是客房(一共有十間房間),四樓是雨晴的房間和書房(工作室),五樓是頂樓‥沒有任何房間。

雨晴回到四樓開完了線上會議,迅速的洗完澡後,披著一頭還未完全吹乾的長髮走到陽台邊……此時時間已經是十二點了;她站在陽台看著夜景,手機在此時響起。

『哈囉,好久不見了』電話那頭,是個很活潑的女孩。
聽見這久違的聲音,雨晴的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美麗笑容「呵呵呵,妳還記得打電話來啊!我們到底有多久沒見了呢?」

『嘿嘿嘿,好說好說!對了,我過兩天要回台灣,到時候找“小紅”……我們再好好敘舊,ok?』
「呵呵呵,妳又叫她那個綽號,小心她修理妳!不過只希望到時候妳這遲到女王,別遲到囉!」風大了,它吹動雨晴的長裙、長髮‥‥攏了攏長髮,雨晴轉回身繼續講電話
電話那頭的女孩,聽見雨晴提出的要求,尷尬的笑了笑『阿哈哈哈……由於時差的關係,我這邊凌晨一點多了,晚安囉!』說完,立刻掛上電話 。

「呵呵,萊兒永遠都這麼慌慌張張--」風漸漸小了,雨晴轉回去繼續望著夜景

「光一……你已經看很久了!不打算出來嗎?」雨晴眨了眨眼睛,攏起長髮
光一露出尷尬的笑容「被妳發現了?我以為我躲的很好呢。」
「嘻!其實我只是感覺到有人在看著我,才試探性的喊喊看而已。」雨晴露出燦爛萬分的笑容,大概是剛剛聽見了愉快的消息吧!
「呵。妳心情似乎不錯,能陪我聊聊嗎?」
「好呀,呵呵」難掩喜悅的表情太過美麗,不禁讓光一看傻了眼「你怎麼不說話了呢?」

「沒、沒有……」
「對了,光一和陽一的這兩個名字,不是本名吧?」似是突然想起,雨晴又語出驚人。

頓時僵住了笑容,光一愣愣的回問「妳、妳怎麼知道的?」

「很簡單阿,因為吃完飯後,亞未似乎不小心叫錯了。」聳著肩,雨晴輕鬆的回答完問題。
看著雨晴非得到解答不可的好奇表情,光一嘆氣「唉!好吧,其實光一和陽一這兩個名字,是藝名。」

「這我知道呀!但是為什麼非得用這藝名上學?可以用本名吧?」
「這……呃……好吧,全部告訴妳也可以。」他像是下了重大決定般,開口吐露秘密「我的本名叫做光島境,是光幫的少幫主,陽一,他的本名則是光島陽太,是我的弟弟。但是因為光幫的聲名遠播,造成國內外有許多人想要我們的命去威脅幫內的人……所以,逼不得已才用藝名過日子--。」他想起幫內幾位大老哭著央求他的模樣,哭笑不得的解釋著。

聽完,雨晴提出疑問「可他們不知道“法西斯”就是由光幫兩位少主組成的?」
「放心,因為除了光島家的人以外,就只有亞未和亞望知道而已了」

「噢……不過好討厭呢~因為你還隱瞞著我一些事情。」雨晴笑了,這次是很甜美的微笑,身穿白色衣裙的她,在朦朧的月光下,就像是精靈一樣美麗、耀眼。

「哪、哪有了!」境趕緊移開和雨晴對望的眸,深怕更多秘密被挖掘。
「唔!好討厭!算了,去睡覺吧!」嘟起小嘴,雨晴舉起雙手,推著境高大的身軀向內走。

無奈,是被推著走的境,目前唯一的心情;他側過頭,對雨晴說著「雨晴,相信我……即使現在隱瞞妳一些事情,未來妳一定也會知道的!」
「沒關係」雨晴搖搖頭,小聲的低喃「畢竟,誰沒有秘密?」

突然大起來的風,將雨晴的低喃吹散,境無法聽清楚「妳說什麼?」

「沒有,我是說,風大、天也晚了,早點休息吧!」
「……嗯」於是,境伸手拉起雨晴的手,兩人一起進入屋內。

***   ***   ***

隔天一早

「嗚……哇啊!要遲到了~要遲到了啦!」一大早,十分沒形象的咬著吐司還一邊扣釦子的欣容,慌慌張張的拎著包包奔出家門。

眾人傻眼的看著演前的驚慌記,在轉頭看看始終很悠閒的雨晴,異口同聲的詢問「ㄜ--雨晴,欣容……她怎麼了啊?」
「她?她沒事啊!只是約會快遲到而已。」翻過一頁,繼續讀著一本厚厚的大書。
「是喔。」然後,眾人有默契的將空間恢復到寧靜。



突然,一陣旋律響起“在這個歡聚的時代 我們伸手迎向了未來 親手推開了通往自由的門扉 可以看見的是自--”這是由雨晴手機響起的來電鈴聲,而這首歌竟然是四年前夢幻女孩出道的那首“自由”……她接起電話「明天?要到台灣來……不是說還有兩三天?」
『當然盡快囉,只要我肯努力,速度絕對是百分之百的快速,轉學手續……so easy!畢竟,我可是辦事能力一流的萊兒哪!』
「……是遲到功力還是什麼才一流吧?,呵呵呵呵」
『ㄟ!這樣說很過分耶--』不甘心的忍受著雨晴的恥笑,萊兒憤恨不平的抱怨。

只見雨晴愉快的和電話那頭的朋友聊著,終於,她結束通話、收好手機。轉回視線時,毫無預警的迎接大家的一臉茫然「怎麼啦?」
「呃……沒、沒事。」但其實每張臉上都寫滿了濃濃的好奇,只是礙於隱私權,所以沒人敢問……。

似是看穿大家的疑惑「剛剛那是去日本讀書的好朋友打來的聯絡電話,她過幾天就要回台灣了,所以我們想要找時間聚聚。嗯!欣容出門了,我們準備一下……也出去走走吧?」





待續...

剛剛發現,
自己把原本預定的第四回內容砍到第五回去
然後原第五回後段...

又被挪到後面去!!
而且還不知道哪一回,
因為中間想寫一段他們出去玩......
不過我還在考慮哈哈~

摁,搞不好下一回就開學~~哈哈哈

還在考慮還在考慮。
摁...!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