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龍家的凜兒獨自在一個清幽的社區內租了一間屋子,並利用積蓄買了些樂器,在自家開起音樂教學班;但畢竟是一個未婚懷孕的年輕女孩,難免會遭受外界的鄙視,更甭提她獨自在外租屋有多危險;剛開始,社區內的人非常瞧不起她,但在相處一段時間後發現‥她不但是個可愛溫柔的好女孩‥更是個熱心助人的大好人!所以大家都非常信任的將孩子交由她教導音樂,而因為凜兒開朗活潑的個性‥以及會演奏多種樂器和那雙擅長廚藝的巧手‥讓她成了社區內的風雲人物。

「凜兒唷~乖,別忙那些要爬高爬低的危險事情!妳現在可是孕婦呢‥‥快過來,我替妳熬了一鍋補身體的湯藥,喝了以後才能身強體壯的產下胖娃兒!」這是住在A館的李婆婆‥是第一個發現凜兒可愛之處的人;那天‥她因為年輕時的腿傷而跌倒在地上‥是凜兒扶著她‥一路從C館走回A館‥並且扶上她位於八樓的房間的!於是這名“惡婆婆”當場就成了凜兒的『代理』監護人

「婆婆!不會有事的啦!」站在高處掛著東西的凜兒回眸一笑
站在下頭的李婆婆可沒這名不安分的孕婦般悠閒,她提心吊膽的喊著「傻丫頭!現在才第三個月,胎兒正不穩定,妳還是快下來喝補湯‥那些東西讓我孫子去掛吧!」
「小事嘛!怎麼可以麻煩您孫子呢!」她依舊故我的努力與掛飾搏鬥,一點也沒有孕婦會有的“架勢”
「我說,丫頭‥給、我、下、來!」李婆婆有些火了,她不禁放大音量,威脅孕婦
「嘻嘻嘻‥是!我下來了。」她乖乖的下來了,因為她已經把工作完成。

李婆婆憐愛的看著這個女孩,打從心裡喜愛她「妳唷!一點也沒有孕婦的自覺‥快進來,把湯喝了!」
「遵命!」凜兒依舊是笑嘻嘻,只是又有誰知道,微笑的表象下,是一顆傷痕累累的心

*   *   *   *   *

項定軒百般無聊的漫步在街頭,突然‥他的目光被一座漂亮的小公園吸引,雙腳自動走進,下午時分了‥公園內有許多的孩子,以及陪同的大人‥他四處探尋了下,在一張椅子上坐下「唉‥‥」抬頭看看被夕陽渲染成橘紅色的天空,心裡浮現出凜兒燦爛的笑容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他好像聽到彈奏樂器的聲音‥那聲音,似乎是小提琴‥不過拉的有點糟糕‥‥突然,琴音停了,沒多久又重新彈奏起‥這次的聲音明顯的好很多‥聽起來很悅耳‥那曲調‥似乎是凜兒時常練習的曲子‥‥聽起來很柔和、很舒服‥但自己卻不知道是什麼曲子,凜兒似乎有對自己說過‥但他從未放在心上過。

此時此刻,他才了解到,原來自己在這場愛情中,完完全全沒有付出‥一切的關懷與愛,都是來自凜兒‥

「凜兒‥對不起‥‥」他喃喃低語,不在乎路過的人們對他的注目
「嘿!小夥子‥‥」一名手上捧著許多東西的老婦來到項定軒前面,似乎喊了很久‥等到他終於回神,老婦有些埋怨的看他一眼「小子,婆婆我在這裡站好久了,也叫了好久,你不理我就是不理我!」
「抱歉‥‥我在想事情‥」趕忙幫婆婆卸下手上的物品,並挪開一點讓她坐下
「你呀!怎麼感覺和我最近認識的一個女孩很像‥她也很任性‥雖然懷孕了卻總是胡來‥都不聽我李婆婆的話!」原來,她就是李婆婆,而這裡,竟然就是凜兒現居的地方;想起那個不乖乖聽話的孕婦,李婆婆笑了起來「雖然她總是不聽話,但卻也是個貼心的孩子‥不過,我想她的心裡傷肯定很深‥很難消除吧?雖然表面上笑著--啊!抱歉抱歉,小夥子‥婆婆我一碎唸起來就沒完沒了!嘿咻!我也該回去了‥不然凜兒那個不良孕婦肯定又在胡來!」

「凜兒?婆婆‥您說的,是不是叫方凜兒?」聽見熟悉的名字,項定軒驚訝的望著李婆婆‥‥
這回李婆婆更是驚愕的張大嘴,疑惑問道「你怎麼知道?!」
「果然‥我就知道她仍在台灣,從爸媽打來的電話沒有責怪時,就該發現的;肯定是善解人意的她幫的忙,而且,她還懷了孕,是我們的寶寶‥‥」乍聞凜兒仍在台灣且懷有身孕,他很高興‥可是現在還有個鍾曼麗在‥在他拜託的人尚未把資料拿來前,想必他都無法與凜兒破鏡重圓‥‥於是,只好拜託別人幫助「婆婆‥我想請您幫我個忙‥‥我叫作項定軒,三個月前是凜兒的未婚夫,也準備要結婚‥但是,卻因為一個女人介入暫時分開‥‥不過現在我手上握有證據可以把她趕走,只是短時間內還無法作用‥您,可以幫我照顧好凜兒嗎?」
李婆婆雖然訝異,但好歹也是個經歷過風浪的人,很快就鎮定下來‥「好,我幫你。可是你要保證,絕對不會再讓凜兒傷心!」

「一言為定!」項定軒伸出手,感激的握著李婆婆的;心裡如此想著『凜兒,我發誓我錯過一次便不會再錯,這次‥帶妳回到我身邊後‥我保證不會再放開妳的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