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啦‥‥嘩啦‥‥突如其來的大雨在這梅雨季節裡,似乎並沒有帶來太大的驚喜‥人們依舊默默的在街頭行走;突然‥一名沒有撐著傘的身影快速奔馳著--

*   *   *   *   *


「啊‥下雨了‥‥」文凡薰靜靜的在屋內摺著衣服,聽到外頭的雨聲‥跫著眉嘀咕一聲,放下衣物,起身走到另一頭的浴室內,拿出一件大浴巾‥放在沙發上,然後又坐回地上摺衣服

喀喀‥客廳左半邊的大門傳來這個聲音,很明顯的是有人拿著鑰匙開門。文凡薰淡淡的瞥了一眼,噗嗤一聲笑出來「每次下雨都要搞的這麼狼狽,卻每次都不願意帶雨傘‥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再次扔下衣物,將剛剛擱置在沙發上的浴巾扔向開門進來的人
「嘿!可不能怪我唷,我今天有帶傘!可沒辦法,學弟偏偏挑今天忘記帶傘‥‥」男孩感激的接過浴巾,開始擦著溼漉漉的頭髮
「所以你就逞英雄的把傘給學弟?」瞥了他一眼,她仍是淡淡的語氣

「是阿‥哈--啾!」他搓著手臂‥小碎步的向前挪進
「快把濕衣服換下來,熱水已經放好了。」文凡薰低頭繼續摺衣服
「遵命!」搞笑的行舉手禮,男孩彷如得到大赦一般,快速跑進浴室‥沒多久,傳來他不成調的歌聲--
聽見那個摧殘耳膜的歌聲,文凡薰搖搖頭,露出笑臉「笨、蛋!」終於摺好衣服,她分門別類的堆好,然後起身走到浴室旁邊的廚房去

「好香~」快速的洗好澡的男孩,很快的被飯菜香味吸引‥聞香而來。

一回頭,看見他又不擦乾頭髮,而且正準備偷吃放在桌上的幾道菜;動作迅速的將手上正在炒的菜裝盤‥拿上桌,順便拍了他的手「過來,我幫你把頭髮吹乾!」
「遵命!親愛的~」他聽話的放下到手的菜,轉身跟著文凡薰出廚房

轟轟轟~文凡薰讓高頭大馬的他坐在沙發上,自己拿來吹風機,熟練的撥弄著他的髮,細心的吹著
「呵呵呵呵~」他看著一旁的鏡子倒映著的兩人‥發出陣陣的傻笑
疑惑的收起吹風機,回到他身旁看著他「什麼事這麼好笑?」
「我啊‥只是在想‥‥」故意留住後面的話不說,他想吊人胃口;可見對方完全不理會自己,自顧自的往廚房走去,只好老實招了「我只是在想,我能有妳這樣的好未婚妻真是太好了!」
「笨蛋!我們的孽緣太深了‥我想賴也賴不掉嘛!」回眸一笑,她難得的耍起了俏皮
「可惡!不要罵我笨蛋!」因為是不想承認的事實,所以也最討厭人家這樣罵自己

他是辜振杰‥今年16歲,就讀高二,是個熱愛運動的陽光少年。外貌不是很俊俏,卻也能算一表人才;而她是文凡薰‥也是16歲的高二學生,是個成績不錯的文靜少女。外貌並非很美麗,卻也是眉清目秀的俏佳人。

兩人的關係很明顯‥同居中。

文凡薰小時候曾與父母到辜家串門子,那時候兩家長輩相談甚歡下,直接的訂下兒女親事;12歲那年,她父親因為車禍過世了,而母親也在半年後病逝,當時成了孤兒的她在處理完母親的喪事後,依照她的交代,來到辜家‥本以為已經過了十年,辜家人都已忘了那個被視為玩笑的親事,不料‥辜家爺爺以一句“君無戲言”堅持了兩人的親事;就連15歲上高中後‥她提議搬出來,卻變成了辜爺爺掏錢買下一棟屋,送給“小倆口”當新居‥生性不喜歡麻煩的文凡薰也沒有堅持太久便住下來了‥畢竟,自己也只是從與辜家人一同居住改成,與辜振杰同住罷了。

於是,兩人便這麼相安無事的住了兩年,生活在能幹的文凡薰處理下‥樣樣都有條不紊;兩人的同居是秘密,而不只同居‥兩人連婚約之事也守口如瓶,目前知道這件事情的‥就只有辜家的長輩們和當事者兩人知道而已。

「對了‥我有件事情要請妳幫忙‥‥」飯後,辜振杰邊洗碗邊回頭望著擦拭桌子的文凡薰
她挑挑眉「哦?說來聽聽,我可以考慮考慮。」
「欸‥這個嘛‥說來可話長了‥該怎麼說呢‥‥」他用手托著下巴細想,沒有意識到自己滿手的洗碗精泡沫;但卻不代表她沒有注意到,看著他整個下巴都是泡沫的她快笑翻了‥看到她笑,他彷彿想到什麼似的‥放下搓的滿下巴泡沫的手,開口「嘿嘿嘿‥我終於知道要怎麼說了‥拜託妳‥‥幫我想辦法把班遊辦成烤肉會‥‥我想吃烤肉~」
「噗!才不要勒‥大家目前意願都傾向要去遊樂園玩整天‥‥」看著他整下巴的泡沫,一邊笑一邊駁回他的提議
「烤肉很好耶!可以聯絡感情‥而且比較便宜‥‥每個人只要帶一點東西就可以烤很久耶!而且‥辦在比較鄰近的地方也方便啊!例如學校或者是‥‥只要可以一邊烤肉一邊玩的地方都好嘛!」
「我考慮看看‥其實你可以在明天的班會上提出來嘛!大家都還沒有正式決定,只是多數人懶的想所以直接提議去遊樂園--」將桌子整理好,文凡薰準備離開廚房‥臨走前回頭看著辜振杰「你的衣服放在沙發上,要記的拿上樓‥還有,下巴的洗碗精泡沫去擦掉!你以為你是聖誕老公公啊!」

「嗄?」碗洗完了,手上的泡沫也沖乾淨的他在她這樣說之後,傻傻的伸手去摸下巴「可惡!妳幹麻不早點說啊!」



待續...

星☆語

這篇作品,我打算往比較平凡、淡然的路線走;

有些膩了轟轟烈烈的乾柴烈火、也厭了打情罵俏般的熱戀情侶;

忽然間,在某天我意識到‥其實情侶不止以上兩種,可以乾柴烈火、可以活潑青春‥當然也有平淡自然的那種。

這一對,可以說是最“冷”的一對。

不過細看後,其實可以發現,兩人也是所有作品中,最懂的相知相惜的一對。

“情侶”兩字,不知道該怎麼去定位。因為能解釋的意義太多太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