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一聲嘆息,發自獨坐在教室內的女孩口中,她將視線由窗外那個開心大笑的男孩身上轉回來;而後低頭在攤開卻沒寫東西的筆記本上隨手寫下一行字;陽光下的璀璨,不屬於我的愛戀,癡癡的等待‥‥得等到何時,才能兩情相悅?怎麼辦呢?時間已所剩無幾,卻讓我發現自己更加喜歡你‥‥

「唉‥‥」又是一聲嘆息,女孩沉默的收妥東西、揹起書包;再走到門口時,轉頭望向中央那張略顯雜亂的桌子,那上頭還擺著第八節課所使用的課本‥‥風從她打開的門吹入,掀動了那課本,封背頁書寫著三個字“簡儒祐”;依戀的再看一眼,女孩轉身離開‥‥

她叫紀紫柔,是個即將畢業的高三學生。個性溫和謙善‥‥是很文靜的學生。

*   *   *   *   *

隔天  早上5:30

紫柔一如往常的進入教室,卻很驚訝的看到出現在教室的人,因為通常只有她會在早上5:30來到學校,其他人通常要等到5:50才會慢慢來到
「哇!原來妳都是這麼早到學校喔!」是簡儒祐
「呃‥‥早、早安‥‥你、你也很早啊‥‥」一看清是他,她原本從善如流的說話能力立刻變調
「哈哈哈,其實我是早上看錯時間,結果5:15就來上學了‥‥」他先是一臉尷尬的大笑著,然後伸出手,指向外面「可是我發現早上的學校瀰漫著一股霧氣的時候‥‥還挺像人間仙境的!」
看著努力把自己的尷尬解除的他,紫柔順應他的話題「雖然說霧氣瀰漫的校園有種浪漫飄逸的美麗,也的確很像人間仙境,可我更喜歡像現在外面那樣,朝陽透射樹蔭間的模樣,富有朝氣,讓人神清氣爽。」而後微微一笑,雖然她表面上非常穩定冷靜,可其實心中早已是波瀾四起,「不過我覺得學校最美的景色,其實是,在頂樓遠眺附近與校園,而那絕對是一種令人心曠神怡的特殊感受」
「真的?」
「嗯,而且只要心情不好的時候到那裡‥‥就會忘卻煩躁--」
他突然插話「哦~那這想必就是妳向來都帶著溫和笑容的原因吧?」
「溫、溫和‥‥?」聽見他這麼說,她忍不住臉紅了
「是啊,無論同學拜託妳做的事情多麼的沒道理,妳都還是笑笑的接受了‥‥那不是溫和是什麼?」
「我、我--」她臉紅羞窘的講不出話來
幸好,剛踏進教室的同學那富有朝氣的聲音解決她的困窘「早安呀~」
「妡菲、我‥我們‥‥‥我們快去掃地吧!」

「嗄‥‥等‥‥我還沒吃早餐耶‥‥還有,掃什麼地----」不明所以的黎妡菲就這樣被紫柔拉出教室‥‥
「怪了--」而獨留簡儒祐一臉疑惑的站在教室,心想“外掃區需要那麼早去掃地嗎?還有,她們好像不是外掃區的吧?外掃區不是男生負責嗎?”而他根本不知道,紫柔閃的這麼緊張的原因,全是害羞作祟

*   *   *   *   *

外掃區旁的涼亭裡,紫柔低著頭任由妡菲罵人「吼!妳笨啊‥‥那麼大好的機會‥‥怎麼妳這資優生腦袋這麼不知變通!難得的獨處機會怎麼就不好好把握勒?如果是江芸斐早就整個人貼過去了!」
「可、可我不是芸斐呀‥‥」紫柔只能小小聲的抗議
「你這個傻蛋!唉‥算了!」無力的癱坐在紫柔旁邊,妡菲已經沒啥力氣去理會好友的戀情了
「其實我已經想過了。現在都快畢業了‥‥大家都面臨考試,那些愛不愛的問題,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看著妡菲為自己的戀愛這麼難過,紫柔小聲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妳啊‥‥雖然剩下沒多久時間,但是妳看班上的情侶也沒有收斂些啊‥‥一對比一對還誇張!」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我還是有我自己的想法--」
「啊!男生下來了‥‥我們上去吧,他們在就不適合談心了。」妡菲看見拿著掃把走下來的男生們,立刻起身;卻在要走的時候回頭給了紫柔一個無奈的苦笑「我看啊,妳的想法可能就是‥‥慢慢等吧‥‥真受不了妳這傻女孩!」
「呵呵‥我們的緣分太深,妳還得繼續做我的軍師!而我呢,等待軍師大人妳獻計囉!」
「孽緣!真是孽緣呀‥‥」妡菲雙手擺在身後,邊走邊搖頭
「什麼孽緣,是好福氣‥‥」兩個女孩就這樣追逐著。

*   *   *   *   *

夜晚,紫柔一邊側著頭擦拭著溼漉漉的長髮、一邊朝書桌走去,看見桌墊下那張二年級時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與他拍的合照,她忍不住又嘆氣「唉‥‥一開始還以為只是單純的欣賞,怎麼會到了後來‥‥喜歡的無可自拔呢?」放下毛巾,抽出那張照片,纖纖手指撫上照片裡笑的燦爛的容顏

放在床頭的手機突然響起「妡菲?有什麼事嗎?」
『明天不是妳生日嗎?正好是星期六嘛!我們拿妳姐給的招待券到“新樂園”玩好不好?』妡菲活潑的聲音自另一頭傳來
「明天?喔,那下午1點,門口見‥‥嗯‥那,就這樣,晚安。」收起電話,紫柔愣愣的望著鏡中的自己,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莫名的緊張。

隔天下午 新樂園門口

紫柔穿著一身粉紫的站在新樂園門口等妡菲「抱歉!久等了‥‥」她耳邊突然傳來這個聲音,紫柔聽見這熟悉的聲音,有片刻的怔愣,隨即又想‥‥就算是他也沒自己的事情。她還是沒有轉身,低頭看手錶,心中正臭罵著妡菲
「妳明明聽見我在跟妳說話!紀紫柔」那個聲音還是沒有遠離,而且還叫出她的名字
「咦!」聽見自己名字的紫柔,這才轉過身來,看著那個穿著襯衫、長褲的男孩,簡儒祐

「你、你怎麼‥‥」紫柔講不出話來
「我?昨天收到妳的簡訊啊!妳約我來的耶。」
「嗄‥‥我、我沒有發簡訊阿‥‥」
他疑惑的看她一眼,拿出手機按了幾個按鍵「是嗎?可是妳看,這封簡訊‥」紫柔也同樣疑惑,伸手接過手機看看內容『簡同學~我是紫柔,我這邊有新樂園的招待券,可以邀你明天下午一點出來玩嗎?如果可以新樂園門口見~』
「‥‥這、這不是我傳的阿‥‥而且,號碼‥09012XXXXX,這是‥妡--」話未說完,她的手機傳出收到訊息的聲音,她打開手機一看,是妡菲傳的『喜歡我給的驚喜嗎?好好過這18歲的生日唷~』
「呃‥抱歉‥‥這一切都是妡菲的惡作劇‥‥讓你跑到這裡來‥‥對不起!」紫柔看完妡菲傳的簡訊後,立刻道歉
「沒關係啦!反正我今天本來就沒事‥‥對了,既然今天是妳的生日‥又剛好有招待券和黎妡菲安排的好機會‥‥我們就進去玩吧!」

「咦‥‥等--」紫柔就這樣被拉近這所名為新樂園的遊樂場;新樂園‥前兩天剛開幕的大型遊樂區,裡頭有世界上最高最長的雲霄飛車,還有各項好玩有趣的遊樂設施,剛開幕兩天,即創下驚人的入場人次!到現在此樂園可說是一票難求了,若不是因為紫柔的姐姐名聲響亮,人家什麼都願意贈送‥兩人也難得有此機會入園遊玩了。

*   *   *   *   *

時光快速流逝‥轉眼已經是下午五點了,橘紅色的夕陽光線斜斜照射著人們

「今天,我玩的很開心。謝謝你。」站在新樂園的入口外,紫柔甜甜的笑著
「其實我也沒有做什麼啊,而且還被招待來新開的遊樂區玩‥‥我完全沒有損失呢!」他一手插在口袋裡,另一手搓著頭,有點傻氣的笑著
「過去17年的生日都是哥哥和姊姊陪伴我,還沒有和同儕一起出去玩的經驗!」“而且第一次出來就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好像夢一般!”紫柔在心裡偷偷加上這句話
他又是露出很燦爛的笑容,放下搓頭的手伸進上衣的口袋「是嗎?不過,仔細想想‥今天也是我第一次單獨和女生出來玩呢!」他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禮物「對了,這個給妳,生日快樂!」
「呃‥這怎麼好意思‥‥」
「這是剛剛在精品館看到的‥我覺得很適合妳,所以就買下來了‥‥今天妳生日嘛!」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解釋
「可是‥‥」
「對了,妳今天穿的很可愛唷!」為了避免紫柔又推辭,他很強硬的轉了話題;不過也說著事實,因為今天穿著粉紫色連身裙以及粉紫色綁帶涼鞋,搭配著用同色系緞帶綁在肩膀處的雙馬尾,再揹上紫色包包,今天的紫柔非常可愛!
聽見他這樣說,紫柔的臉蛋一下子就紅透了「咦!謝、謝謝誇獎」

「好了,我送妳回去吧。在繼續待在這裡,可就沒有車可以回家了!」他大手一伸,又抓住紫柔的手
禮物加上稱讚‥現在又來個牽手‥雖然已經牽了一整天「啊‥嗯‥」此刻的紫柔低下那因害羞而發紅的臉蛋,任由他抓著自己的手向前跑

*   *   *   *   *

『怎樣!今天的約會好不好玩?』回到家,紫柔一打開電腦登入MSN,立刻傳來妡菲的訊息
「臭妡菲!」紫柔只是打入這句話
『嘿~別降嘛!人家也是好意呀~是因為看妳這段戀愛像烏龜在爬一樣,才幫幫妳ㄋㄟ!!』妡菲又快速的打入這一段
「問題是我差點被這段“驚喜”嚇傻啊!」打完這段,紫柔又在後頭加入「臭妡菲!妳是笨蛋!」
『欸欸~今天是“姐姐”我肯幫妳!要是平常看到這種烏龜,我一腳踢到太平洋勒!』
「討厭!害我今天一直很緊張!都是妳啦!心跳都快破錶了!」
『嗚嗚~再怎麼說人家今天安排的都是壽星限定ㄋㄟ!怎麼可以這樣說~好啦!下次我們在一起出去晃~當個蕾絲好了~』
「才不要理妳!下次我要安排你和哥哥!」紫柔邊打這段話邊偷笑
『‥‥我警告妳喔!妳若是讓我跟妳哥約會,我絕對跟妳絕交!』妡菲看見紫柔的話,氣到再網路的另一頭跺腳;她和紫柔的哥哥紀子溫從小就像是仇人一樣;紀子溫已經是個21歲的大學生了‥他是目前最暢銷的當紅作家“紀子”,他的書沒有一本是不超過5千萬的銷售量,且每套書都被翻譯成各國語言暢銷於全世界。其中還有三部已經拍成電視劇,七部正籌備拍電影‥‥他的寫作範圍包羅萬象,什麼都可以當作題材來寫。且寫出來的內容可說絕對不會重複!是個創意源源不絕的一流作家。

「呵‥開開小玩笑嘛!我都不介意妳今天偷偷安排我們單獨見面,不然我早就該跟妳絕交了哩!」
『哼!那真感謝妳的大人大量嗄!』
紫柔看著妡菲打出這句酸意十足的話,又發出笑聲「呵~那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囉~」打完這句,她又飛快的加入一句「今天好累‥我要先去洗澡了,掰掰~」

紫柔望著螢幕裡,和妡菲的對話‥雙手又重新覆上鍵盤「但是,今天真的很謝謝妳!」然後就登出了。

*   *   *   *   *

星期一早晨,紫柔依舊在5:30踏入教室
「早啊!」原本應該是空無一人的教室,今天還是有一個人比紫柔早
「你、你今天又看錯時間嗎?」紫柔看著他神采奕奕的向自己打招呼,只能愣愣的說出這句話
只見他站起身來,露出十分委屈的表情「才沒有勒!這樣說太過分了喔!」然後慢慢的逼近紫柔「我只是在想上禮拜我們談過的事情‥‥關於上頂樓看風景的事情--」

「咦!等--」他搶過紫柔的書包‥往自己的座位一放,然後拉著紫柔上樓去‥‥

爬上了一層層的階梯,兩人到了頂樓,身高略勝一籌的簡儒祐已經搶先一步看到美景「哇!真的好漂亮‥‥」
「嗯‥不過我更喜歡從這個角度看出去--」紫柔一到頂樓,就自動站到自己平常站的角落去
他立刻站到紫柔背後,仔細看著「真的?我看‥‥唔‥這裡看過去,可以把學校看清楚‥啊!我看到我的御用球場了!」
聽見他這麼說,紫柔輕聲笑著「什麼御用球場?那是公共的‥明明是你霸占著‥‥而已--」他站在紫柔的背後,雙手抵在前方的牆上,溫熱的氣息‥讓紫柔不之所措

「我哪有霸佔!是每次去大家都會把那個讓給我啊。」他無辜的低頭辯解,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讓紫柔更加不知所措了
「嗯‥我‥我更喜歡看到正前方‥‥的‥景色‥‥」紫柔因為緊張加上他低垂的頭就在自己旁邊,所以講話又開始結巴了
聽話的抬起頭‥仔細一看「有條小河‥哇!好漂亮的別墅!」
「別墅?哦,你是說那棟木色屋頂、白色牆壁的房子嗎?外面的花是我種的呢!」紫柔轉過頭微笑

「真的?下次要招待我去妳家晃晃‥妳家看起來好棒!」
「等哪天我哥哥姊姊保護慾減退吧」紫柔又輕聲笑了起來;這時,兩人都沒有察覺到距離有多麼接近,兩個人聊天聊到忘我了‥‥直到上課鐘聲響起
他一臉不情願的說著「上課了!不然我真想繼續在這裡待著‥‥走吧‥」
「喔、好‥‥」突然想起剛剛的距離是多麼接近,紫柔臉紅紅的跟上

*   *   *   *   *

午餐時間,妡菲與紫柔拿著午餐在操場旁的大樹下坐著,而紫柔在妡菲熱切的眼神盼望下,說出了前天與今天早上的事情
「--我真不敢相信!那種氣氛‥妳竟然還捨不得跟他告白?」十分用力的咬著麵包,妡菲很生氣,星期六那天,他送她禮物那時氣氛那麼好,紫柔竟然沒有告白紫柔只好小小聲的辯解「因、因為‥‥人家被嚇到了‥‥腦袋一片空白嘛!」
「好吧!這理由我勉強接受。那麼早上呢?早上氣氛更好了‥‥妳為什麼又沒有說?」
「呃‥我、這、我我‥我沒想‥‥到‥‥」紫柔結結巴巴的開口,而越到後面,越小聲
「沒、想、到!?」妡菲難以置信的大喊
「噓噓‥不、不要那麼大聲啦‥‥我、我自有打算‥‥」
妡菲雙手環胸,瞪視著紫柔「打算是吧?我看妳到老死都不肯說!」站起身,將垃圾丟入垃圾桶「還剩下兩個月就要畢業!這段時間內,如果妳仍然沒有告白‥‥那麼,我就一輩子都不承認妳這膽小的朋友!」妡菲背對著紫柔,冷冷的將這段話說出口,然後立刻跑開

「妡、妡菲‥‥!」紫柔看著妡菲跑開的背影,無奈的嘆氣「妳這樣我該怎麼對妳說那件事‥‥?」將沒有吃完的午餐放在地上,任由聞香而來的小狗們將它吃光

*   *   *   *   *

接下來幾天,對於紫柔來說‥‥簡直就是痛苦的折磨!
「早‥早啊‥妡菲--」妡菲改了到校的時間,晚了許多‥‥而簡儒祐取代了妡菲,早晨時間換成簡儒祐陪伴紫柔
「對了‥小悅,上次妳說的那個--」聽見紫柔的招呼,妡菲只是看了紫柔一眼,然後裝做沒看到的轉頭與另一個人說話

「妡‥」紫柔難過的伸出手想拉著妡菲‥可是妡菲卻與那名同學一起走出教室‥完全避開了紫柔「算了‥」這一天,紫柔又孤單的度過。

回到家以後,紫柔看著大姐正忙裡忙外的指揮著工人,小小聲的打招呼「姊姊‥我回來了‥‥」
「--小心一點,千萬別傷了我妹的鋼琴!」紀家大姐,紀紫雪,今年23歲,是世界知名的服裝設計師,兼任模特兒‥無論是她設計的服飾,或者她穿出的風格,都是引領時尚潮流的最佳典範!「小柔,妳回來啦!要不要吃巧克力?是班妮給姊姊的喔!」
「不用了‥‥謝謝姊姊,我先回房間了‥‥」
「真的沒事嗎?怎麼有氣無力的?是不是生病了?」說完,伸出手在紫柔的額頭上檢視
「姊姊‥我沒事,我只是有點累‥先去睡一下‥‥」

「好吧!如果不舒服一定要跟姊姊說唷!」紀紫雪擔憂的看著小妹

「姊!我把晚餐買回來了!」紀子溫提高手上的袋子,示意大姐他的存在
「噢‥‥各位,鋼琴搬好就可以下班囉!今晚謝謝了!」

*   *   *   *   *

二樓,紫柔的房內

紫柔無力的趴在床上,手裡拿著一條項鍊,這是那天‥簡儒祐送她的禮物,透明帶點紫色的水晶‥讓銀製的外圍包裹著,她看著項鍊‥心裡有些無奈『那天,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紀念‥‥可是為什麼‥‥一定要打破這種現狀呢?喜歡一個人不一定得要讓他知道呀!可以保持沉默吧?我不想造成別人多餘的困擾‥‥這樣想很差勁嗎?』她重新振作起精神,坐到書桌前,拿出紙筆開始寫信

叩叩--「小妹,妳要不要吃啊?今天是妳最愛的蛋包飯唷!」
「我晚點就下去吃,你和姊姊先吃吧!」紫柔抬起頭回應
紀子溫聽妹妹這麼說,沒有立刻下樓,反而打開房門走進去「妹,姊姊說妳怪怪的,看來是真的‥‥怎麼啦?要不要告訴哥哥呢?」
「哥‥我‥‥算了,沒事!」露出微笑,紫柔欲言又止

「真的沒事?好吧‥‥我不逼妳了,不過要趕快把東西整理唷,姊姊後天要把部分東西寄過去了!」話說完,紀子溫就離開房間
「恩,我會的!」目送哥哥走出房間,紫柔無力的垮下雙肩「剩下49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該怎麼辦?」甩甩頭,她明白在怎麼想都是沒意義,於是重新拿起筆‥‥在只寫了收信人的信紙上書寫內容

*   *   *   *   *

日子一天天逼近,漸漸的‥‥剩下10天就要畢業了。紫柔仍然沒有告白;於是跟妡菲的關係仍然是冷戰中。簡儒祐依舊是天天早到,天天陪著紫柔上頂樓看風景,與以往不同的是,紫柔每節下課‥不再是枯坐在教室,而是離開教室到處晃著。包括放學後都帶著相機在校園裡繞著。這天夜晚,紫柔把在學校拍的照片傳上電腦後,從第一張看到最後一張,所有的回憶都浮現腦海裡‥‥淚水也跟著一滴滴的落下「倒數10天‥‥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她仍是一天天等著,等著最後‥‥

「--畢業生代表,三年6班,紀紫柔。」司儀在台上叫出紫柔的名字
「校長、老師‥學弟妹,以及和我同是畢業生的同學們,大家好‥‥今天我代表全體畢業生來致詞--」紫柔將早已背誦到滾瓜爛熟的稿子完整的背出來‥可是她越念‥淚水越澎湃「以上是我的致詞,接下來‥我要分享一個我所製作的檔案給大家看‥‥」一邊啜泣,紫柔一邊說著;牆上的螢幕出現一個畫面“回憶”,一張張的學園照片伴隨著旋律出現,直到最後一張「--這裡是學校大門,三年前‥帶些青澀的我們在這裡加入這所學校;今天,我們帶著滿滿的收穫、充沛的自信‥準備要離開這裡。」講台上,紫柔已經泣不成聲了
畢業典禮,就在如此感傷的氣氛下,結束了‥‥所有的畢業生依依不捨的踏出了學校的門,如同紫柔所言‥帶著充實的收穫,與滿分的自信‥預備通往未來。

畢業生在門口拍照留念,紫柔手裡握著兩封信‥走向自己班上的同學「妡菲‥我知道妳不想跟我說話,也知道我沒有資格同妳說話,但是‥‥今天我要給妳這封信‥‥因為我知道自己不給妳,以後一定不會有機會‥而且,也一定會後悔一輩子!所以,請妳收下吧!」妡菲不語,只是伸手接下那封信「不要現在拆!雖然我知道妳也許不會有心情看‥‥可是‥這是我想對妳說的話‥‥希望我們以後有再見面的一天‥‥再見了。」

又一群人離開了學校,校門口只剩下幾個男孩子「欸!簡儒祐‥‥要不要再PK高中最後一場球啊?」
「好啊!就別讓我痛宰你--紫柔?」簡儒祐手裡握著畢業證書,正打算與其他男生一起走時,發現衣服被拉住
「這封信是我要給你的‥畢業快樂。祝你鵬程萬里‥‥我--」咬著嘴唇,紫柔準備在開口說出醞釀三年的那句話,卻被突來的喇叭聲阻止

叭叭!「紫柔‥快上車!快來不及了喔--」是紀大姐‥她搖下車窗,如此喊著

「我喜歡你。」說完這四個字,紫柔笑了‥笑的非常燦爛「謝謝你聽我說完。抱歉打擾你,再見了。」然後轉身上車

簡儒祐愣愣的站在原地,目送載著紫柔的車離開‥‥

這是紫柔所寫的兩封信

“給妡菲:

妡菲,對不起‥‥我總是這麼遲鈍‥‥我一直在想,只要我仍在台灣‥‥我一定有機會得到妳的原諒‥‥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畢業當天,我就要出國讀書了‥‥想不到吧!二下跟妳說的那個考試‥‥我竟然通過了‥姊姊和哥哥也準備好要搬家‥‥我們就要永遠分別了‥好想讓時光在倒流‥‥假若能有第二次機會,我一定不會讓妳生氣‥‥我一定一定會好好的跟妳說‥‥對不起‥也謝謝妳看完我的信‥‥我當初應該好好的跟妳解釋的‥我認為的喜歡,是在心底‥悄悄的給予他支持‥而非將〝愛〞掛在嘴邊,成天說著‥‥糟糕‥‥眼淚又開--字都被弄糊了--我想要任性一次‥我想回到仍是青澀的時期,我想把許多尚未完成的事情完成--對不起‥重寫了好多信‥總是會被淚水弄糊,將就著看吧‥‥

祝福妳,我永遠的朋友‥永遠快樂、健康

紀紫柔”

“給簡儒祐:

我一直是個膽小鬼‥總是躲在角落不敢說話‥‥我喜歡你,已經三年了。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不過喜歡你的這三年來,每天都很開心‥‥因為你是個開朗的人。你笑,我總是會不自覺跟著笑‥很少看見你生氣,因為你待人非常和善‥一開始我只是單純欣賞你的開朗‥後來卻喜歡到不可自拔‥‥我擔心貿然的告白,會造成你的困擾‥‥因此等到現在才說。妡菲常常罵我‥而她說的也是事實。我本來打算把這份初戀一直擺在心底‥‥可是後來我一直反覆思考‥我知道自己如果不向你說出這份心意‥‥我會一輩子活在懊悔中。我之所以下定決心寫這封信‥‥是因為你是我的初戀‥‥我想替我的初戀做一點事情‥‥我知道自己不夠努力‥寫這封信給你,是想讓你在未來某天‥‥突然想起〝紀紫柔〞這個人時,會知道她曾經非常喜歡你,然後露出笑容‥‥內容好像有點多了‥‥謝謝你耐心的看完這封信。別太介意這封信的內容,不過特地寫這種信給人家‥還要對方別太在意好像有點刻意‥‥總之,一百萬個謝謝你

祝福你,畢業快樂、鵬程萬里

紀紫柔”




創作者介紹

創作欲

星語‧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